法國世界報

野象群為何出走?雖沒可靠解釋,但研究人員還是提出了假設

音頻 05:49
法國世界報
法國世界報 RFI

在中國,一群野生大象離開它們本來的棲息地西雙版納勐養子保護區,並一路向北。在走了近500公里後,現在逼近昆明市區,這一舉世稀少的事件周五受到了法國世界報的關注。

廣告

相關文章報道了這個大象群從2020年3月份開始的“出走”經過,報道了大象群一路上給當地人造成的騷擾和損失,也報道了大象群逼近昆明之際,當局嚴陣以待,動用了675名警察,60多輛急救車,以及十多架無人機警戒。

法國世界報的文章也指出,研究人員們現在仍然在尋找大象群此次長途旅行的原因,雖然目前還沒有可靠的科學解釋,但研究人員還是提出了一些假設。

文章表示,亞洲象是一種主要棲息在南亞和東南亞的物種,被認為是瀕危物種。因此,自1986年以來它們就一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入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在中國,它們大約有300隻,主要分布在雲南南部,受到嚴格的保護。它們生活在巨大的保護區內,可以隨意走動並可以隨着季節的變化尋找不同的食物。倫敦​動物學會的顧問貝基·淑·陳(Becky Shu Chen)表示,“自1980年代以來,隨着對森林砍伐的增加,森林為農業用地尤其是為橡膠種植園讓路,導致大象們的領地減少並被分割。現在,它們行走時要穿過人口稠密的農業區。

貝基·淑·陳還表示,亞洲象已經適應了這種不斷變化的環境。隨着他們數量的增長和對食物需求的增加,他們擴大了活動的範圍:“他們領土上的農業用地和種植園的擴張,對他們來說,就相當於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糖果,他們知道他們能夠在裡邊找到大量的容易獲得的食物。”

貝基·淑·陳還向人們和當局提出了忠告,她說:“我們建議不了解大象的人要給大象們留出空間,不要靠近大象群:它們是野生動物,它們可能很危險,尤其是在有青少年的情況下。”貝基·淑·陳還說,我們還建議當局要將更多的資源和注意力投向居住在大象旁邊的人們,以便他們能夠安全地共存。但是,貝基·淑·陳也表示,對這一大象群的出走,需要進行更深入的調查。

法國把對馬里的威脅變成了行動

法國宣布暫停和馬里當局的雙邊軍事合作,這在周五下午出版的世界報的國際版面上佔據着重要的位置。

相關的文章寫道,法國把對馬里的威脅變成了行動。在讓阿西米·戈塔上校掌權的政變發生10天後,法國於6月3日星期四宣布,法國“臨時並可以逆轉地”暫停了與巴馬科的雙邊軍事合作。此前四天,法國總統馬克龍5月30日接受法國《星期日日報》採訪時說,法國軍隊不能夠再與一個“既沒有民主合法性也沒有過渡合法性的國家並肩作戰。

相關的文章繼續寫道,2020年8月,馬里發生了軍事政變,9個月後,馬里再度發生政變,再次由一個軍政權執政。與此同時,法國越來越質疑自己是否應該繼續在馬里擁有駐軍。

目前,法國在新月沙丘(Barkhane)行動的框架內,在馬里有駐軍大約5千人,以打擊和基地組織以及伊斯蘭國(IS)組織相關聯的聖戰組織。八年來,新月沙丘行動在軍事上取得了一些成功,但是,由於缺乏政治上的進展,未來能有一個堅固的馬里政權的目標似乎是難以實現的。

世界報還指出,目前,“新月沙丘”行動本身並沒有因為法國暫停雙邊聯合軍事行動而受到影響。法國周四暫停雙邊聯合軍事行動的聲明是8年來的第一次,就目前來說,這似乎不是法國撤出“新月沙丘”行動的第一步,而更多的是對馬里政治施加壓力的一步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