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教師被殺案:國葬後,接下來做什麼?

音頻 06:08
法國為遭伊斯蘭激進分子殺害的教師Samuel Paty舉行國葬儀式,2020年10月21號
法國為遭伊斯蘭激進分子殺害的教師Samuel Paty舉行國葬儀式,2020年10月21號 REUTERS - GONZALO FUENTES
作者: 艾米
19 分鐘

10月22號(周四)的法國幾份大報繼續聚焦中學教師 塞繆爾·帕蒂被激進伊斯蘭份子斬首事件。周三晚上,法國為這位47歲的教師在巴黎索邦大選舉行了國葬儀式。 « 費加羅»報的頭版提出了盤旋在所有人腦海里的問題 : 現在該做什麼?

廣告

在這位中學歷史地理教師遇害進一周後,法國依然沉靜在慘案帶來的悲痛中。 « 費加羅»報周四用多個版面從不同角度進行分析報道,報紙頭版指出,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塞繆爾·帕蒂的國葬儀式上發表講話時,指出他是“共和國的新面孔”。全國團結一致向塞繆爾·帕蒂帝致敬的同時,都在關注政府能拿出什麼樣的行動來剷除日益泛濫的激進伊斯蘭主義。

備受羈絆的反激進主義行動

在« 費加羅»內文的相關報道中, 被採訪的省長和警察都點出了在反伊斯蘭激進主義時遇到的困難,其中包括:犯人被提前釋放、受太多限制的安全措施、伊斯蘭激進分子通過網絡進行頗有成效的合作以及在驅逐這些人時遇到他們的原籍國的阻力等等。報道認為 ,實際上法國多年來累積制定的應對伊斯蘭激進主義的法律條文非常多,應該足以起到對抗的作用,但問題是,握有執行權的行政機構在執法過程中非常軟弱。一名警察甚至說,眾多參與採取行政司法決定的人都生活在象牙塔里。從法律層面看,同樣舉步維艱。比如,法國1905年制定的憲法條例保障所有人信仰自由,因此,在宣布關閉有問題的清真寺前,必須在證明宗教場所曾宣揚暴力,仇恨和歧視,關閉的期限僅為六個月。除此以外,要取締有爭議的宗教協會也會與1901年憲法中“聚會自由”發生衝突,需通過複雜的法律和行政程序達到目的。另外,禁止有爭議的活動和集會、懲罰網絡上宣揚恐怖主義、驅逐激進的外國人和拒絕身份有疑問的難民都會受到相關法律的羈絆。在這樣的背景下,法國將如何行動來應對伊斯蘭激進主義的泛濫趨勢?法國國務顧問Jean-Eric Schoettl 接受費加羅報採訪時強調指出,現在有必要解除限制實施國家主權的法國或歐洲的相關司法限制了。

左翼 «解放報 »頭版刊出在周三的國葬儀式上一位共和國憲兵手捧塞繆爾·帕蒂黑白照片的莊嚴肅穆畫面,大字標題為向“老師先生”致敬。在對教師被殘殺案的後續調查中,報道指出,目前還有七個涉案的人被羈押接受反恐法官的審訊,其中包括兩名可能曾幫助恐怖主義分子辨認遇害教師的兩名未成年學生。

悲劇發生後 眼淚和勇氣如何並行 

«解放報 »題為“紀念與眼淚”的的社論指出,這位年僅47歲的教師10月16號被殘忍殺害是令人難以忍受的悲哀,每天催人多次淚下。和鮮花和蠟燭一樣,眼淚也是必要的 ,而且,和法國極右派或右派人士所言不同的是,這並非鱷魚的眼淚。作者認為,眼淚是人道的體現,讓我們得以與恐怖主義分子區別開來,眼淚也不會讓人視線模糊,這篇社論說,隨着眼淚而產生的是思想、是感情、是理智、是政治、也是與狂熱激進主義的鬥爭……

相比之下,右翼 « 費加羅 »報的社論顯得非常悲觀,在題為“法國式悲劇”的文章中,作者認為,在媒體關注熱潮退卻後,塞繆爾·帕蒂的悲劇或將被遺忘,法國將再次陷入對新冠疫情的恐懼、意識形態的泡沫和渺小的論戰之中。社論指出,2001年911事件後,法國土地上發生多起恐怖主義襲擊案,每次 會一再重複向遇難者致敬的紀念儀式,也會激起憤怒的情緒,政府也會公布一些對應措施,但同樣,每次都在“伊斯蘭恐懼症”、反警察暴力和反歧視的指責煙霧彈中喪失一切行動的能力。社論認為,這些瘋狂的思想20年來阻止着相關機構採取行動。蔓延在教育界的 “息事寧人主義”早已傳染到各個領域,包括政府、行政機構、媒體編輯部、教堂、醫院、企業被涉及、所有人都害怕觸碰到那些禁區,但現在這個局面應該結束了。從今以後,每個人都要勇敢地講出所見,所經歷和所擔心的勇氣,作者認為,這才是“法制國家”應有的樣子。

悲劇發生一周後,法國政界也開始尋找國內的意識形態“共犯”,費加羅網站上的報道中指出,教育部長今天在媒體上就將矛頭指向 極左派的法蘭西不屈服黨(LFI)和學生聯盟組織(UNEF),他認為,一些知識分子的左翼伊斯蘭主義傾向不可避免地導致最壞的結果。

美國大選:奧巴馬出山

另外,各報也 對正在如火如荼激烈進行的美國大選予以關注。« 費加羅 »報關注的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親自出山為拜登站台,奧巴馬對支持者說,他從來沒有失去過希望。報道指出,奧巴馬在賓夕法尼亞州演說助選的目的是要試圖動員能在保證拜登最後戰勝特朗普的關鍵州的選民支持。

« 解放報»記者從美國發來的報道中指出,在佛羅里達州,選情異常膠着,兩位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和拜登目前在這個關鍵“搖擺州“的支持率十分接近,民主黨陣營似乎也不敢掉以輕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