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報紙摘要

獨立成國:法國和新喀的高危選項

音頻 05:18
2020年10月公投時支持獨立的新喀里多尼亞人
2020年10月公投時支持獨立的新喀里多尼亞人 © AP - Mathurin Derel攝影

今天是5月26日星期三,新喀里多尼亞地區民選代表們受法國總理卡斯泰邀請已抵達巴黎。馬克龍的任期會在新喀里多尼亞走完去殖民地化全程當中收場嗎?面對中國在南太平洋的着墨,法國政府有所顧慮,民選代表們須在巴黎對總理的諸多疑問作答。新喀里多尼亞全民公投的走向,是今天法國各大報刊的重點內容,因為或許今年年底,或許最晚2022年9月,那裡將進行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獨立公投,獨立的可能性並不小,法國需要做好萬全準備,從前殖民宗主國的身份,轉換成合作夥伴。

廣告

世界報指出,法國政府與新喀里多尼亞民選代表的工作會談秘密文件共有44頁,其中至少33頁研究的是下一次公投若是獨立派獲勝,應當如何應對。這沒什麼可驚訝的,畢竟相比留在法國,獨立出去才會出現更大的不確定性。而且獨立的可能性也並不小。2018年11月4日的公投當中,有42.33%的新喀里多尼亞人選擇要獨立;2020年10月4日那次公投,有46.74%的民眾要獨立。不過,新喀里多尼亞在經濟上對宗主國的依賴程度很高,自身在該區域貿易的介入度很低,且法國對新喀里多尼亞的經濟扶持在2020年佔到了該地生產總值的18%,若選擇獨立,這一切都要重新談,新喀里多尼亞人也不再擁有歐盟公民的身份,無法自由進入歐盟。另外有關新喀里多尼亞鎳礦的前途,若獨立出去,法國對其提供的貸款,擔保,免稅機制,僱傭利好等一系列礦產開發管理戰略,也都要重新談。該秘密文件當中指出,由於獨立對新喀里多尼亞經濟將不可避免造成衝擊,預計將有一萬到七萬名新喀里多尼亞人將選擇出走,該地總人口目前為28萬。

新喀里多尼亞民選代表團抵達巴黎的消息也是今天費加羅報的頭版頭條。當天費加羅報的社論也對新喀里多尼亞持續了三十年的政治動蕩與不確定性做了評論。社論寫道:“阿爾及利亞和其他非洲國家從法國獨立出去已有六十餘年,科莫爾,吉布提和瓦努阿圖也從法國獨立出去差不多四十年,如今,這個太平洋中心的法國一塊領土,是否也會獨立?前兩次公投的結果,新喀里多尼亞人選擇了留在法國,但選擇獨立和選擇不獨立的百分比差距很小…馬克龍在2018年直白地說:‘法國若是沒了新喀里多尼亞,將不再是原來的法國’。的確,法國有相當多的利益要捍衛:比如全世界四分之一的鎳礦儲量,比如資源豐富的海域,再比如地理戰略上的關鍵點,等等,尤其是面臨中國的巨大胃口,法國不能坐視不理。如果本次公投讓塵埃落定,新喀里多尼亞徹底選擇留在法國,那麼就要在政治和經濟上為它籌畫一個安穩的未來,讓它在法國能夠充分得到發展”。

費加羅報在內頁從經濟角度報道了新喀里多尼亞北部獨立派的礦產開發政策與該政策引發的質疑。不久前,新喀里多尼亞南太平洋礦業公司被法庭判處進入司法拯救程序,今年四月底,地區審計法院發出警告,稱新喀里多尼亞獨立派運營的鎳礦公司已經走入了死胡同,而每5個新喀里多尼亞人當中,就有一人在該公司工作。與南太平洋礦業公司一道被警告的,還有獨立派掌控的另外一家公司,費加羅報引述一名業內人士的話稱,兩家公司雙雙“積累下了高額且無力償還的債務”。根據地區審計法院的報告,相關集團的債務已經超過了新喀里多尼亞地區生產總值的20%。而且礦業公司並非真正掌握在新喀里多尼亞當地人的手裡,瑞士跨國公司嘉能可才是工廠債務背後的真正掌控者。地區審計法院總結認為,新喀里多尼亞想通過鎳礦發展經濟,卻發現背上的債越滾越多,也越來越依賴法國中央政府的援手。費加羅報表示,當地人本想通過鎳礦完成經濟上與法國的切割,因此鎳礦不僅是經濟策略,更是政治風向,然而這一戰略已走向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