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之一:和平主義者與被遺忘的非洲大陸

音頻 12:18
美國總統特朗普。
美國總統特朗普。 AFP

執政近四年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常常令人困惑不已。本台法語部在美國大選之際,對此從幾方面進行了破譯,並回顧了他在白宮四年來的所作所為。

廣告

首先,特朗普夢想在歷史上留下自己作為和平主義者的印記,在演講中他就不斷重複這一點,但實際上又是怎樣的呢?針對這一疑問;本台記者從三個敏感的問題上做了分析總結,這三個敏感的國際問題就是巴以關係,朝鮮和阿富汗。

2020年九月,以色列,阿聯酋,巴林三方在白宮簽署了歷史性和平協議,這份協議對特朗普來說,來正是時候,其戰略目標是遏制伊朗在中東地區越來越大的影響力。

此外,在美國大選的前夜,這份協議也可以讓特朗普拯救他的外交總結。尤其是在這一地區,特朗普曾許諾此前任何一位美國總統都沒能實現的, 一份可行的以巴和平協議。

自入主白宮開始,特朗普的調門就已經定下了,他的首次出訪就是去中東。先是沙特阿拉伯,然後是以色列。他委託自己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處理棘手的以巴問題,經過一段時間,庫什納提出了一份計畫,特朗普低調地稱之為“世紀合約”。一份展示對敵對雙方都有利的雙贏合約,可實際上,合約對以色列非常有利;在此之前;特朗普還承認了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並將美國駐以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了耶路撒冷。此舉贏得了特朗普選民的支持,因為這是他競選時的許諾;但是引發國際社會的嘩然。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說這是一記世紀耳光,停止了巴勒斯坦和美國以及以色列之間的所有聯繫,並要求聯合國在2021年初,舉行重啟巴以和平進程的會議。

特朗普的另一個外交嘗試是朝鮮問題。他決定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會面。在他之前,沒有任何一位美國總統曾經這樣做過。一共三次會面;兩人面對面的握手之後,第一位美國總統邁過了畫分一直處於戰爭對立狀態的朝韓兩國的三八線,這一畫面可能是最令人難忘的。

然而,如果說雙方的聯繫渠道重新建成了,但兩年後,在進行總結時,這份外交努力則顯露出沒有什麼實際效果,朝鮮沒有決定在其領土上進行去核化;平壤和首爾之間的關係也重新惡化;以至於韓國總統文在寅,今年九月在聯大會議上的演講中說;雙方間曾充滿希望的關係已經陷入停頓。

四年來;特朗普不按傳統出牌的風格,在國外引發了不少外交緊張,但是他沒有對外展開新的軍事行動,特朗普還承諾阿富汗的和平;這主要是為了實現他競選中的另一個諾言:結束已經持續了十九年在阿富汗的用兵!這是美國主導的持續最長時間的戰爭。

在第一時間;為了商討如何撤出美軍士兵,華盛頓直接和塔利班展開了對話;雙方簽署了一項協議;但是對話時,阿富汗政府完全排除在外,此後,雖然喀布爾政府和塔利班之間展開了談判,但是沒有什麼能說明雙方將達成一致。所以對阿富汗來說,沒有什麼真正意義上的和平計畫。

可這並不重要;特朗普繼續在講話中大聲疾呼;以至於有些人只聽字面上的意思;例如挪威的一位極右派議員就建議提名特朗普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他表示自己明白有些人並不認為特朗普是一位偉大的和平主義者;但他認為:事實上,在國際事務層面,特朗普做得還是不錯的。

四位美國總統已經榮獲了這一令人羨慕的獎項;西奧多·羅斯福,托馬斯·伍德羅·威爾遜,吉米·卡特,貝拉克·奧巴馬,特朗普試着非要毀掉這位前任留下的政績,可無論如何,在獲獎這一點上,特朗普想做的和奧巴馬一樣好,所以在競選大會上,他講的話,就好像他已經得獎了似的。他說:你們喜歡你們的總統,你們的總統獲獎了;因為我沒有獲獎;是你們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當談到特朗普的非洲外交策略時,有一個詞總是會出現;那就是漠不關心,很明顯他對非洲不感興趣;甚至有更厲害的一個詞,那就是鄙視。還記得2018 年1月在白宮的那次私人對話嗎?在對話中,特朗普把一些非洲國家稱作垃圾。自從出任美國總統以後,特朗普就沒去訪問過非洲,只接待過兩位非洲國家領導人;用了近兩年的時間,才任命納吉擔任負責非洲事務的副國務卿。

那麼從理論上說,特朗普為什麼對非洲大陸不感興趣呢?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對這位總統來說,只有能給美國帶來利益的國家,才有吸引力。然而,自從美國開始發展頁岩石油的開採後,華盛頓就不是那麼需要進口非洲的石油了。所以美國在非洲的經濟利益大幅下滑。

儘管如此,在非洲大陸上還是有兩個議題吸引着特朗普,第一個是與恐怖主義的鬥爭;具體情況不是都很清楚;可美國在非洲大約有34個軍事據點。當然,今年年初時,美國政府宣布從薩赫勒地區撤走美國的特種力量,引發各方的擔心。可比較有意思的是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其中包括共和黨的議員,團結一致堅決反對政府的這一決定,特朗普讓了步,三月時,他為薩赫勒地區任命了一名特使;六月時,法國軍方在馬里北部成功擊斃了一名基地武裝的頭目,這是由於通過美國無人機對這名聖戰組織領導人的車輛進行了定位。也就是說,從情報,後勤器材,無人機等各個層面,直到現在,美國人還在那裡,他們每年在薩赫勒地區反恐的花費約五千萬美元。

非洲另一個吸引特朗普的原因是對抗中國在非洲大陸上的影響。

要知道,反華是特朗普的執念。

在非洲,美國特別關注的國家有兩個。首先是蘇丹,近四年內;非洲大陸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就是蘇丹巴希爾政府的倒台;那麼自從倒台之後,美國就試圖投資該國,和過渡政府建立信任關係。現在雙方的對話相當有成效,目的為了讓華盛頓將蘇丹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上刪除;從名單中刪除對蘇丹的經濟至關重要,因為刪除後,喀土穆就可以在國際金融市場上進行借貸。

第二個令美國關注的與中國有關的非洲國家,當然是剛果金(剛果民主共和國)。在特朗普執政的四年期間,那裡同樣也發生了政權變革。2019年1月,費利克斯·齊塞克迪出任總統,和巴黎或是布魯塞爾相比,他的上台受到了華盛頓很友好的歡迎,他還任命新的負責人取代剛果武裝部隊總監察長努比將軍的職務,因被指控濫用職權和侵犯人權,尤其是剛果人權組織領袖被殺案,努比將軍被美國制裁;努比被解職後,美國國務院公開拍手稱讚,幾個星期後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宣布,要重新開始和剛果金在安保層面的合作。

所有這一切都顯示出:在看非洲地圖時就能發現的蘇丹和剛果金是非洲大陸上兩個重要的國家,近二十年來;中國在這兩個國家的影響非常大;現在美國在那裡不惜損害北京的利益,也要試圖重新建立自己的影響力。

然而也不能將美國的非洲政策都集中在特朗普身上。當然了美國除了白宮,還有國會,參眾兩院,它們都非常重視自己的特權,此外還有美國政府,不僅要繼續上一屆政府的行動,還會在特朗普離任後繼續美國的政策。很簡單的例子——喀麥隆,英美兩國都非常關注喀麥隆西北和西南英語地區的境遇。一年前,美國暫停了喀麥隆享有美國的“非洲增長與機遇法案”,這給法案給某些希望出口產品到美國的非洲國家,提供單方面貿易和價格的優惠。喀麥隆當然提出了抗議,但是美國堅持了自己的決定。

那麼這個決定是不是特朗普本人作出的能?這一點可以有疑問。但這絕對證明了中國的一句老話——鐵打的硬盤流水的兵——美國政府和國家的根基不會動搖,離任的是歷屆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