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拿破崙與中國3/6: 皇帝和華工

音頻 10:18
聖赫勒拿島上的皇帝和華工
聖赫勒拿島上的皇帝和華工 © AP

聖赫勒拿島,孤聳在大西洋白浪之上。這個遠離大陸的所在,曾留下從輝煌跌落的拿破崙的足跡,也曾留下為家出海的廣東華工們的汗水。如今,島上仍有許多華人生活。他們的先輩在島上,與拿破崙之間,有過什麼故事?拿破崙又收到過來自中國的什麼神秘禮物呢?

廣告

Ninan WANG : 當失權的皇帝被流放到了聖赫勒拿島,當時的島上除了英國的各種活動,還有許多華工。我們今天認為,這些華工是聖赫勒拿島現如今華人群體的祖先。那麼這些華工是因為什麼而到了聖赫勒拿島上?他們有見過拿破崙嗎?本期節目當中,我們依舊請法國拿破崙基金會國際事務負責人皮特-希克斯教授做介紹。

Peter HICKS :當時聖赫勒拿島上有百來個中國人。當時有一套系統,把華工們從大概是廣東那邊運過去。這些華工在廣東簽一份合同,然後被運到聖赫勒拿島上,他們自己不拿工資,但他們在聖赫勒拿島上有吃有住,合同是3年。而他們的工資呢,則是被付給他們留在廣東的家人們。所以說,他們不是做工的奴隸,他們是當時那些公司付錢的勞工。只不過錢款是被付給了在中國的家人,而不是付給在聖赫勒拿島上的華工。在島上的華工們沒有名字,為了區分他們,每個華工都被安排了一個編號,比如說從1到300,這些為公司勞動的華工,被稱呼為“第8號先生”,“第14號先生”,或者“第25號先生”。當華工們生病了,人們會說,“第54號在醫院”,這樣。當時在聖赫勒拿島上,有一次,來自不同地方的華工們聚在一起鬥毆,這件事當時被記錄下來了,文件里寫道:他們互相毆打,而歐洲人則在旁邊吃驚地圍觀,這個時期是1815-1821年。這個時候的拿破崙是被流放的狀態,他上島日期是1815年10月15日,然後在1821年5月5日,死在島上。

這段時間,聖赫勒拿島上中國人無處不在,到處都有他們勞動的身影,他們會去修一些道路,有的時候會被派去修理房屋,修拿破崙住的房子朗伍德府邸。他們還會去幫忙修理經常經過聖赫勒拿島的中國船,這些中國來的船,之後會前往英國等地方。所以,聖赫勒拿島上的回憶錄里寫着:中國船到了!所以我們是知道的,當時確實是有中國船艦經過,停靠。島上的人和船上的人也有過交流。拿破崙本人也是,他本人收到過來自中國的禮物,這件事情當時很出名。事情是這樣的: 當時,有一個蘇格蘭家庭,一個兒子參軍,加入了英國軍隊,這個蘇格蘭士兵參加了滑鐵盧之戰,他在一場戰鬥當中受了傷,被發現的時候,身旁都是法國人,還被拿破崙看到了。當時,拿破崙跟自己的醫生說: 去,派人去治療這個年輕的士兵,他受傷很嚴重。

這件事情,拿破崙自己記得,把這件事記得更清楚的,是被幫助的蘇格蘭士兵的家人。恰巧的是,這個在拿破崙幫助下得到治療的蘇格蘭士兵,他的一個兄弟在廣東工作,因此,1816年間,這個蘇格蘭士兵遠在廣東工作的兄弟,兩次給拿破崙寄送過禮物,包裹里有很多東西,下棋的套品,影子戲的物件,這些物品都非常漂亮。所以說,這個英國家庭,從中國給拿破崙寄禮物,來感謝他,感謝拿破崙曾經在戰爭期間,幫助過受傷的士兵這個家人。更準確地說,這個士兵在滑鐵盧之前的戰役里就受傷了,但他得到救治是之後的事情。

聖赫勒拿島上的流放歲月,拿破崙讀書度日。其中,他讀過馬戛爾尼伯爵一份報告的法語版,那是非常著名的馬戛爾尼伯爵在1792-1795年期間的訪華記錄,拿破崙讀了這個中國之旅的記載,還和隨行的拉斯卡斯(Emmanuel de Las Cases)進行探討。他們談論中國,還有,後來拿破崙還和他的愛爾蘭醫生巴里-奧默拉(Barry Edward O'Meara)談論了一些這位醫生在拿破崙死後才被公開的片段。根據記載,兩人談論了中國,中國與英國的關係,尤其是當時中英兩國的商貿關係。兩人討論了英國應該如何和中國做貿易,如何才能符合英國利益,對於該如何與中國打交道,做買賣,拿破崙是發表過意見的。所以,我們了解到,當時的拿破崙,的確是對中國問題,感興趣了。

Ninan WANG:時針回撥,回顧往昔:滑鐵盧戰敗的第二天,拿破崙-波拿巴的命運就開始困擾着盟軍。皇帝設法逃離了戰場,返回巴黎,他仍然希望在政治舞台發揮作用。而盟國的重點則是要給法國帶來和平與秩序,並面對巨大困境,考慮重扶波旁上位。拿破崙的歸來,從實際上證明了路易十八脆弱的力量。鞏固王位因此成為檯面上的優先事項,但前提條件是,拿破崙必須離開政治舞台,所有他的支持者們,也必須被趕下台。為此,盟國還鼓勵法國新政府嚴厲懲處那些幫助拿破崙返回的人。但是,為什麼要流放拿破崙而不是將他處決?為什麼英國人必須擔負起這個麻煩的囚犯的命運呢?這一切都與聖赫勒拿島這一最終選擇,有關聯。

早在路易十八回巴黎前,英國人就認為必須要俘獲拿破崙。當英國政府得知他要往大西洋方向走,並打算離開歐洲大陸後,就下達了非常嚴格的命令,防止拿破崙去美國。英國人不僅打算俘獲拿破崙,而且還想確定把他安置在一個合理的保險的地方。他們不想把拿破崙移交給尚未完全恢復元氣的法國政府。況且英國政府對法國解決這位前皇帝命運的能力,持謹慎的態度。因此在當時的決策者眼裡,只有英國“這個意志頑強反法的國家”,才有資格有能力做這件事。要麼就把拿破崙送到英國本土,要麼讓他去直布羅陀,要麼讓他去馬耳他,或者聖赫勒拿,再不濟,可以讓他去好望角,或者其他什麼“讓人放心的地方”,而且為了不吸引公眾的注意力,還要距離歐洲大陸很遠,免得引人同情,或者再攪動風雲,掀起新的革命。本想只關他幾個月,就足以讓他的影響力消弭或者減弱,不想拿破崙寫了一封動人心弦的信,據歷史記載,英國的喬治四世看到之後感動不已。種種這些都加劇了英國的不安。又因為送還給法國,讓法國處死拿破崙具有不可操作性,因此英國最終決定將他遠遠地流放。好望角與聖赫勒拿島看上去都是比較好的選擇,後來,英國政府出於殖民帝國政治版圖的考量,排除了好望角,選擇了聖赫勒拿島。至於後面與華工們的故事,我們剛剛已聽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