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拿破崙與中國5/6: 探秘中法拉丁文大辭典珍本中集

音頻 10:02
208歲的漢學豐碑中西大辭典珍本實探-中集
208歲的漢學豐碑中西大辭典珍本實探-中集 © Ninan WANG

今年是拿破崙一世辭世兩百周年紀念整數周年。在上期節目中,我們走訪了法國東北部米盧斯大學與工業學會圖書館,那裡收藏着一本拿破崙政令下印刷出版的世界第一部用兩種西方文字撰寫的,旨在為西方人提供了解中文渠道的中文-法文-拉丁文大辭典的珍本。1813年它的問世,為法國在歐洲漢學界奠定了紮實的基礎,這一大辭典,也長久以來持續作為中西文字解讀的重要參考,矗立在歷史長河中。在上一期節目當中,記者採訪了圖書館管藏品負責人Alice Caillé女士,了解了這部中文-法文-拉丁文大辭典的館藏條件,和翻閱方法。這一大辭典因重達12公斤的體量,而讓線上翻閱成為較為方便的方式。為它撰寫線上介紹的研究員Céline Urlacher Becht女士目前在上阿爾薩斯大學任職拉丁語言和文學講師,今天她將為我們細細講解這部大辭典的具體內容。

廣告

Céline Urlacher Bercht:這本出版於1813年的中法拉丁文大辭典,當時一共印了1500份。它的意義可以說是完全在於它是第一部以兩種西方文字,向西方人解釋中文意思的印刷出版物。我們需要強調的是“印刷”二字,因為如果單看當中的內容的話,基本上沒有什麼原創性,這也是圍繞它的爭議之一。不過如果從整體這個印刷項目來看,它的確是一場盛舉,因為的確是前無古人,後來者也很難超越的一本經典作品。

這本書問世的時候,西方人對中文的了解非常的少,很重要一個原因就是,當時中國已經沒有基督教傳教士了。一是中西禮儀之爭,還有就是面對越來越具有威脅性的強勢西方,中國關上了國門。歐洲人後因革命戰爭等原因,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上面,無暇顧及漢學,所以說,當時西方人對一本了解中國的工具書,是有需求的。對法國來說,出版第一本這樣的大辭典,是一種自豪。

當時印刷的中法拉丁文大辭典在法國全國範圍都有派發,因為拿破崙下令,往每個法國大學圖書館都送一本。就是這樣,當時被派發到大學圖書館的大辭典,有些流傳下來了。不過米盧斯這本不是這麼流傳下來的。我們這裡的這本是科爾馬那邊的行政長官獲取的,他在19世紀30年代,把這本辭典贈予了米盧斯工業學會。

這本大辭典一共有1200頁,有12多公斤重。每個字都有編號,一共有13316個字。裡面這些字由偏旁部首按序編寫,從少到多;在每個字下面,有一個中文官話發音的標註,這個發音依照5音來標寫,這個音標混合了西班牙語,葡萄牙語,法語的標音方法,編纂者小德金也在前言裡面解釋說,這是一種不同於以往的標音方法,可以算得上是一種創新,主要是為了方便西方人看懂該怎麼讀中文,因此偏向於實用性,而非學術性。

這場印刷術盛舉,百年前已開始:這部大辭典使用的印刷字塊,我們管它們叫“攝政王的黃楊木”,這是因為製作時期屬於菲利普二世 (奧爾良公爵)的攝政王時代。另外,我們管它們叫“黃楊木塊”,是因為它們可能使用的是黃楊木,但實際上使用的是梨木。菲利普二世把製作中文字塊的工程托給了一個神父,這個神父名叫Jean-Paul Bignon。這位神父Jean-Paul Bignon是當時法國皇家學院和國王圖書館的主任,他把工程的具體監督交給了Étienne de Fourmont這個人。Étienne de Fourmont又是什麼人呢?他在當時的法國皇家公學院,也就是如今法蘭西公學院阿拉伯語研究所正式任教。1715年,這一中文字塊工程動工,到1740年結束,製作字塊的工人們不懂中文,他們是臨摹了一些中文字,在此基礎上製作了字塊。其中一些字塊是40號大小,中法拉丁文大辭典的印刷使用的就是這些,這種比較大的字塊數量是最多的,也是質量最好的,還有一種字塊,做出來體積比較小,錯誤也更多。所有這些字塊都有編號,如今收藏在法國國家印刷局。它們現在所在的抽屜,就是之前最早的時候被保存的地方。這些字塊的數目有比較大的爭議,可能一共有13萬隻。後來,主監督人Étienne de Fourmont去世,他的徒弟們把興趣轉移到了其他的東方語言,中文字塊這個項目就擱置了,這一擱置就是幾乎一百年。直到拿破崙一世下令使用這些字塊,來印刷中法拉丁文大辭典。Étienne de Fourmont生前出書的時候用過一些這種字塊,他本人教過中文,還寫過一些有關中文的書。他去世之後,這套中文字塊的用途就非常有限了。所以說中法拉丁文大辭典的印刷,可以算得上是這些字塊的第一次真正亮相。

(下集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