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發展

巴黎誓言舉辦零排放奧運會! 怎麼可能?

音頻 12:41
Des affiches hostiles aux JO-2024 sont déployées, le 13 décembre 2020, à l'entrée du liu où doit être érigé le village des médias
Des affiches hostiles aux JO-2024 sont déployées, le 13 décembre 2020, à l'entrée du liu où doit être érigé le village des médias Christophe ARCHAMBAULT AFP/Archives

在這一期的環境與發展節目中本台將向大家介紹兩則新近發生的對氣候與環境領域具有一定象徵意義的事件。

廣告

巴黎奧運媒體中心的選址位於巴黎北郊的塞訥聖德尼省,該中心將被用來接待來自全世界的兩千多名記者以及技術人員,計畫於2023年年底修建完成。在奧運會結束之後,該建築將被改建成居民住宅,其中至少20 %的住房為底租金住房。不過,法國的兩家環保組織,法國國家保護環境運動組織與保護巴黎北郊的高耐斯三角地社團組織向法國的中級行政法院提出起訴,他們在聖德尼省當地四十多位民眾的支持下,於今年二月向中級法院遞交了快速起訴訴狀,指控該工程計畫違背了法國環境法中有關保護土地的規章,指控該項目是以修建奧運建築為借口的變相的房地產開發項目,而且,該工程所佔用的四百多公頃的土地將從目前的綠化公園徹底地改變成為不可耕種的土地。環保組織強調他們此舉的目的並不是反對巴黎奧運,而是反對變相地房的產開發工程。他們計畫在明天周日在附近公園舉辦慶祝活動,不過,法國中級行政法院的裁決還必須經過最後的審核。

作為巴黎大區最貧窮的省份,塞納聖德尼將修建多個與奧運有關的建築,這對當地政府來說是福音,但卻遭到當地環保組織以及居民的反對。面積為三十多萬平方米的奧運村就應該被建於該省的邊緣地區,今年工程應該逐漸啟動,所有項目都應該在2023年年底結束。

史上第一屆對氣候產生正面影響的奧運會

法國行政法院的裁決使輿論再度聚焦規模龐大的奧運會對環境與氣候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事實上,巴黎市政府上個月剛剛公布了如何儘可能減低奧運會的排碳量的減排規畫,市政府野心勃勃地要使巴黎奧運會成為史上第一屆對氣候產生正面影響的奧運會。制定如此高不可攀的目標,巴黎市政府計畫採取何等措施來達到目標呢?

仔細閱讀巴黎市政府發表的公告,其主要措施分為兩個方面,首先是儘可能的減低排放,其次,是支持積極的氣候項目來作為彌補。

儘可能地減低碳排放,意味着所有的公共交通工具都使用可再生能源,使用既有的體育運動場所與設施,使用臨時搭建的場所以減低碳排放,同樣在餐飲行業以及其他所有行業,都必須儘可能的減低排放,總體而言,巴黎計畫2024年奧運會的碳排放量與前幾屆奧運會相對比減少50 %。

不過,無論巴黎市政府如何努力,屆時參加奧運的體育運動員以及他們的支持者們將從全世界各地蜂擁而至,大規模的交通運輸必將導致大量的溫室氣體的排放!不過,巴黎承諾將抵消所有不可能避免的二氧化碳的排放。這些抵消措施主要體現在植樹造林,保護森林,保護海洋資源等等,這些行動將分布在全世界各地。此外,巴黎還計畫為貧困地區的居民提供低排放的日常用具,比如說,提供低排放高效益的爐竈,這樣,既改善了民眾的生活質量,同時也減低了碳排放。類似的抵消碳排放計畫今年年內即將啟動。除了直接採取具體的行動之外,巴黎還計畫資助一些保護生物多樣性以及改善民眾生活水平的環保項目。

最後,巴黎還將推出一個叫做“ Coach Climat”, 可以翻譯成氣候教練的減排軟件,協助所有奧運會的合作方嚴密地跟蹤監督參與者的個人碳排放與工作碳排放。在與合作商商榷合同時都必須優先遵守碳中和地原則,實施負責任的採購政策。巴黎將在明年之前,推出特別用來計算體育運動會的排碳量的計算軟件。

巴黎市政府雄心勃勃的要將2024年奧運會舉辦成為史上最低碳,最環保的奧運會,使巴黎作為2015年聯合國氣候協定的簽署地不至於因此而蒙上陰影。不過,無論巴黎作出多大的努力,如此規模巨大的體育盛會難免會對氣候環境帶來負面影響,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綠色和平等組織曾經極力反對巴黎申請舉辦奧運會,事實上,面對嚴重的氣候危機,國際奧運會以及全球體育界業內人士或許應該重新審視舉辦體育賽事的規模與方式。

格陵蘭島議會選舉的深刻啟示

位於北極地區的格陵蘭島4月6日舉行了立法選舉,結果不出觀察人士所料,由當地土著人因紐特人組建的地方黨派 I阿塔卡題吉利特黨(Inuit Ataqatigiit)獲得了36,6 %的選票,該黨派此次競選的主要綱領就是反對格陵蘭島南部納爾薩克鎮附近的一個稀土與鈾礦的開採計畫,阿塔卡題吉利特黨的領導人即將成為格陵蘭島總理的艾格德 (Mute B. Egede)本人就來自納爾薩克鎮,他也是本地的一個地方組織反對開採鈾礦組織的成員,在他們的積極推動下,越來越多的格陵蘭島人在開發經濟與保護環境這兩者之間選擇了後者。阿塔卡題吉利特黨在選舉的獲勝意味着鈾礦開採計畫將就此告一段落。

必須指出的是,計畫在格陵蘭島開採鈾礦的礦業集團是一家澳大利亞的礦業公司,但是,其最大的資金控股權卻來自中國的盛和資源控股公司,該公司已經在格陵蘭島經營了十多年,計畫在當地每年開採500公斤的鈾礦,我們知道,鈾元素是發展核能所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在歐美國家都在規畫如何走出核能的時代,中國卻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核能開發國。在非洲大陸的鈾礦被開發怠盡的今天,資源豐富的北極成為核能開發商的新的目標。不過,鈾礦開發不僅嚴重污染環境,而且高度放射性的原材料還可能對當地居民的身體健康產生嚴重的威脅,正是在這樣的前提下,以反對開採鈾礦為政治口號的因紐特黨才贏得了從此選舉。

法國的極地問題專家,巴黎政治學院的教授米迦 梅萊得就此次選舉結果評論說,格陵蘭島人在此次選舉中明確地向外界發出了這樣一個信號,那就是他們不會因為開發經濟而犧牲環境,梅萊得還指出,這次選舉也顯示了當地年輕人與老年人之間地價值取向的不同。

法國的行政法院本周四作出了一個出乎意料的裁決,法院裁定叫停2024年巴黎奧運媒體中心工程的修建,法院責令工程項目的負責公司要求其下屬的工程隊立即停止修建工作。

他解釋說,格陵蘭島被丹麥殖民三百多年來,島上呼籲獨立的呼聲從未停止過,儘管格陵蘭島今天享有充分的自主權,島上所有的事務除了外交與國防事務之外一律由格陵蘭島政府自行決定,包括礦業開採主權等等。不過,儘管如此,當地尋求獨立的呼聲依然高漲,根據丹麥政府新近通過的法律,格陵蘭島在法理上擁有獨立的權力,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宣布獨立,不過,主權的獨立也意味着財政上的獨立,也就是說丹麥政府將停止每年五百萬歐元的財政援助,也就是說,對格陵蘭島人來說,首先必須尋找經濟上的保障才能夠宣布獨立,這也是為什麼中資的到來為島上的獨立派成員帶來的希望,僅僅一個鈾礦開採就能夠為格陵蘭島帶來每年一百多萬歐元的收入,再加上島上有擁有的其他稀土,黃金等其他貴重的金屬礦藏,倘若對外出售礦產開採權,格陵蘭島在經濟上有可能擺脫對丹麥政府的依賴。因此,尋求獨立成為支持開採鈾礦的格陵蘭島前政府的主要依據。

不過,在主權獨立與環境保護之間,格陵蘭島選民選擇了後者,尤其是格陵蘭島的年輕人,格陵蘭島六十歲以下的選民絕大多數都反對鈾礦開採計畫,即將成為格陵蘭島政府總理的艾格德 就是一位34歲的年輕人,對年輕人來說,他們將是未來鈾礦開採所造成的污染環境的主要承受者,他們擔心鈾礦將污染當地土壤與水資源,對當地的傳統產業捕魚業構成威脅,而且中資企業在合同中並沒有有關在四十年開採結束之後如何去污染,恢復地皮原貌的條款,當地民眾認為,開採結束之後的恢復工程的費用將十分可觀,而且即使花費巨資,也不可能恢復原先的生態。這就是為什麼在當地因紐特黨派與非政府組織的影響下,越來越多的格陵蘭島人反對此一鈾礦開採計畫,從而引發了今年二月份的政壇危機,支持鈾礦開採的政府被迫下台,導致了本周二的提前立法選舉,目前當選黨派正在與其他黨派聯合組閣,不過無論結果如何,新政府在鈾礦問題上不可能作出任何讓步,而且最新的民調也顯示,格陵蘭島63 %的民眾反對開採鈾礦,觀察家認為該項目將在今年六月份舉行全民公投之後被叫停。不過,這並不意味着礦業開採計畫將從此被永久地畫上句話,或許十年後,二十年後,當地的局勢會發生新的轉變。不過,格陵蘭島新政府加入巴黎協定的決定或許能夠為保護當地的生態環境帶來一定的保障。格陵蘭島是極少數沒有批准巴黎協定的地區之一,因為,他們此前的立場是作為氣候變化的主要受害者,他們無需批准巴黎氣候協定從而作繭自縛,不過,看來這並不是格陵蘭島新一代年輕人的立場。

總而言之,格陵蘭島這個人口僅為56000人的北極小島通過此次選舉為全世界各國的民眾帶來了深刻的啟示,那就是,在非戰爭年代,無論是發展經濟還是尋求主權,都無法與保護生存環境相提並論!用中國人的話來說,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