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從合夥人到爆料人:鮑布林斯基與拜登家族的春夏秋冬

音頻 07:36
拜登父子資料圖片
拜登父子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肖曼
22 分鐘

在美國總統大選最後一次電視辯論中,特朗普就與競選對手拜登有關的電郵門媒體曝光發問說,“現在情況更加糟糕,所有那些揭露出來的電郵顯示,你大撈特撈地撈錢,你當時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你還是我們國家的副總統,這種事情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發生,我覺得你欠美國人一個解釋。”拜登則絕口否認說他沒有從任何外國來源拿過錢,從來沒有。”不管拜登是否會當選美國總統,他以上的否認回答已經載入歷史。

廣告

“硬盤門”的有關爆料和調查在繼續,拜登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前合夥人托尼·鮑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成為“硬盤門”的第一個露臉的重要知情人。在周四總統大選辯論會前,他走入公共視野,舉行新聞發布會,指證曾經擔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及其家族收取中共企業的巨額資金。針對拜登說自己與兒子生意無關的說辭,鮑布林斯基說他自己於2017年5月與前副總統喬·拜登會面,並花了一個小時討論與中國能源集團日華信能源(CEFC)與拜登家族合作的協議。他打算在周五將三套智能手機(包括有關拜登家族的交易的證據)移交給聯邦調查局,並與正在調查喬·拜登商業交易的參議院調查人員討論他所知道的事情。

此人出台發聲後,整個事件的調查似乎被加快了腳步。周六就傳來福布斯新聞報道:美國聯邦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周六聲明表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次子亨特的前合夥人鮑布林斯基將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約談,因此原訂周六早上跟參議院的會晤延期。一名政府高階官員則告訴“福布斯新聞”:鮑布林斯基或他的律師已聯繫FBI要求進行會談,而不是FBI主動找鮑布林斯基約談。擔任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人約翰遜(Ron Johnson)感謝FBI出了一份力,高興他們終於對參議院已調查數個月的拜登財務問題產生興趣。

《紐約郵報》上周爆料的電子郵件詳細披露了在這個與中國公司的交易中,包括拜登家族在內的相關人物的薪酬待遇和股權分配。鮑布林斯基說,電子郵件中分配給“H”的20%的股份就是給拜登的次子亨特,提到“H所代表的大人物”所持有的10%的股份,是指亨特的父親喬·拜登。

鮑布林斯基在周四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亨特·拜登及其合作夥伴於2017年初讓鮑布林斯基擔任SinoHawk LLC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與中國能源集團華信能源(CEFC)有限公司達成交易。該公司是為正式建立拜登-華信能源投資合作夥伴關係而創建的。該公司名稱中的“ Sino”意為中國,“ Hawk”意為鷹,是拜登已故大兒子博·拜登(Beau Biden)最喜歡的動物。鮑布林斯基補充說,SinoHawk最初預計將獲得1000萬美元的資金,隨後將投資資金增至數十億美元。鮑布林斯基被告知不要在書面中使用喬·拜登的名字。他說,亨特‧拜登和其叔叔吉姆‧拜登都堅持認為,對喬‧拜登的參與需要保密。

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鮑布林斯基是由亨特‧拜登及其合夥人詹姆斯·吉利爾(James Gilliar)招募進SinoHawk公司的。吉利爾在2015年12月短信中就向鮑布林斯基介紹說,中國公司與“美國最傑出的家庭之一”之間將達成協議。

4個月後(2016年3月),吉利爾告訴鮑布林斯基,要合作的中國實體是華信能源。吉利爾許諾同月就要與亨特發展並達成交易條款。當時,喬·拜登仍是在任的美國副總統。

2016年5月中旬,SinoHawk 公司開始跟華信能源開始最終的合同談判。這時,亨特帶來了他的叔叔吉姆(Jim Biden)參股。吉利爾安慰鮑布林斯基說,吉姆加入可加強公司的獨特賣點是,“對中方來說,它看起來像是一家真正的家族企業”。隨後,亨特·拜登要求在三個美國城市都要設辦公室,配以“大筆”的旅行預算,還要支付他叔叔吉姆的薪酬、配備助理等各種支出。亨特·拜登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希望收取超過85萬美元的年薪,而這一數目是首席執行官鮑布林斯基的年薪收入。

鮑布林斯基對亨特·拜登的漫天要價等行為逐漸不滿意,亨特則“憤怒”回短信說,他對公司的貢獻就是他的名字,華信能源的負責人“將成為我亨特的夥伴,成為拜登家的夥伴”。“只有一名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可能不公平,但這就是現實,因為我才是唯一一個能將整個家族遺產傳承下去的人。”

和華信能源的這筆交易在2017年夏季戛然而止。據美國國會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9月公布的調查報告,華信能源於2017年8月向一家名為Hudson West的公司電彙了500萬美元。華信能源董事長葉簡明的夥伴於9月以Hudson West公司為名開了一系列信用卡,包括:亨特、吉姆以及吉姆的妻子薩拉(Sara),併購買了總價值超過10萬美元的物品。該公司還在一年的時間內向拜登的律師事務所支付了470萬美元的“諮詢費”。

在看到這份國會報告後,鮑布林斯基開始懷疑亨特和吉姆已經找到了一種更容易用名頭彙錢的方法,以跳開煩人的合作夥伴和複雜的交易。鮑布林斯基給吉姆發送了一條憤怒的短信,指責亨特和吉姆對合作夥伴“撒謊”,秘密地從華信能源公司撈取錢財。至 此,鮑布林斯基與拜登家族的關係徹底鬧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