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法國議員為何指中國人體器官來源可疑

音頻 05:13
法輪功一直指責北京當局販運器官。圖為該組織2018年在維也納舉行的抗議活動,
法輪功一直指責北京當局販運器官。圖為該組織2018年在維也納舉行的抗議活動, © JOE KLAMAR / AFP
作者: 安德烈
15 分鐘

法國六十幾位議員對中國可能存在從死刑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風險再度發出質疑,儘管從2015年以來,中國正式頒布法令禁止這樣做。

廣告

法國世界報報道,中國殘酷的鎮壓體系下仍然存在許多灰色區域,其中就有未經事先同意從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問題。儘管北京已有相關禁令,但從中國公營與私家醫院大量施行的人體器官移植手術看,可供備用的人體器官以及移植的快速打破了所有紀錄,不得不令人懷疑。

在中國從事人權工作的非政府組織對此一直保持謹慎,因為很難獲取記錄。大赦國際組織東亞與東南亞區域副主任羅助華對此表示,長期以來在中國的器官移植行業中一直存在透明度問題,中國在使用囚犯器官,特別是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有着悠久的歷史,而當局的官方聲明很難核實。

首先,中國死刑犯人的數據保密,非政府組織根據公開的資料估計每年中國處決大約一千多人。而被中國取締的法輪功組織多年來一直揭露北京當局從其囚禁的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問題,另外,對維吾爾人大規模的迫害,大規模集中關押,囚禁,也讓非政府組織擔心他們會成為摘取器官的對象。

法國六十多位議員認為,儘管存在不確定性,但必須對此保持高度警惕。九月15日,他們提交一項旨在有助於提高中法兩國衛生機構科學合作透明度的法案。在法國國會議員杜馬斯質詢下,法國總統府辦公室主任斯特佐達曾在8月24日的一封回信中做出回應。並提請衛生部長韋蘭對這一法案予以關注。

法國世界報就此詢問衛生部長韋蘭時,他的辦公室表示部長十分重視議員的相關提案,但同時強調法國並不需要新的立法。衛生部長的這一說法讓杜馬斯議員非常憤怒:法國有什麼可以評估或者制裁的工具?目前只有良好的願望。假如沒有能力驗證中國的醫院在做什麼,則必須遵循預防原則,否則倫理原則有何效用?

2019年,法國生物醫學局針對190個透析和移植中心進行調查的結果顯示,其中24起移植手術是在外國完成。唯一一位法國人於2004年在中國的移植中受益,但是,事實上法國與中國在醫療方面的合作遠遠超出這一領域,比如醫療培訓,接待實習醫生,以及雙方醫院聯合開展研究等等。

法國巴黎公立醫院集團國際關係部主任韋伯表示,2010年年代,法國衛生部帶領下,中法兩國衛生機構結成合作夥伴關係,以支持被視為親法國的中國衛生部長陳竺發起的中國醫療改革,這一醫療合作運轉良好,但目前似已處於停滯狀態,她認為,這一切取決於誰在台上,另外,今天的中國在醫療方面發展快速,對外界的需要也在減少。

韋伯強調巴黎公立醫院集團對於中國的關係抱持謹慎,“自從國際關係部2013年開創以來,我們決定,永遠也不與中方團隊在移植人體器官領域合作。2015年,中國通過了禁止從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法律,但我們對這一問題仍然保持警惕。無論如何,中國醫院可以對我們說他們所願意說的一切,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去查證核實。”

中法相關法律在涉及捐獻人體器官方面也有明顯區別,法國缺少器官來源,而且平均等待移植時間為三年左右,以至於15%-30%的患者在沒有來得及移植的情況下死亡。中國的情形相反,摘取人體器官相當於工業,非常有利可圖。 “在146家中國衛生部確認可以移植器官的醫院裡”,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只有12天左右。這也就是為什麼外間對捐贈器官的來源以及捐贈者的真實意願產生懷疑的原因。

在法國和歐盟沒有任何可用來允許制裁掩蓋器官販運的政府的具體機制的情況下,法國議員希望對法中兩國衛生機構之間的科學合作予以集中關注。2019年以來,歐盟對自身相對於中國的戰略利益有了清醒認識,但尚未轉化為醫學倫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