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眾目睽睽“拜習”通話 特朗普中國政策被下架?

音頻 06:04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特魯茲Ted Cruz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特魯茲Ted Cruz AP - Ken Cedeno
作者: 肖曼
16 分鐘

美國總統拜登在中國春節前的2月10日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這是自從去年11月3日美國大選後,中美最高領導人間的首次,據說持續了兩個小時,受到普遍關注和評論。

廣告

美國華爾街日報評論說,拜習通話前,拜登已經與歐洲和亞洲的盟友進行了通話,這暗示拜登尋求一種全球民主國家領袖的身份,而不僅僅是美國總統的身份來與中國打交道。拜登早就高調錶示,重視盟友才會讓美國在與中國的競爭中佔據優勢。拜登以此否定前總統特朗普秉持的政策路線,即一邊就貿易和安全問題與美國的盟友角力,一邊一對一地與中國打交道。

話雖如此痛快,華爾街日報卻馬上指出:“拜登的相關計畫在某些方面高度借鑒了特朗普的策略”,包括此前透露的暫不取消特朗普大力度關稅措施,留待對貿易政策進行評估後再對取消哪些關稅做出決定。

與此同時,華盛頓郵報文章報道也認同拜登高度借鑒特朗普策略的看法說:“拜登總統並沒有立即撤銷由前總統特朗普對中國施加的關稅”。該報報道認為:拜登無意無限期地維持特朗普和中國的貿易戰,“但將在制定更大戰略的同時將幾種中國商品的關稅用作槓桿”。

拜登政府通過簽署行政令推翻逆轉了特朗普的一些國內政策,但他最為難以推翻的是前朝政府有關中國的政策。由於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已深度改變了美國人對中共政權的認知,形成了寬泛的兩黨共識。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無論如何改變,都必不可免地受到重大制約。制約力量既來自於拜登政府成員間的不同政見,也來自於鉗制中共的兩黨共識,還來自於美國多元社會勢力的不同訴求。

不過,即便是在多重困境下,拜登政府已經表示,需要時間來審查特朗普政府的擬議禁令。周四(2月11日),拜登政府要求聯邦上訴法院擱置特朗普政府試圖禁止微信的上訴程序。此前不久,拜登政府也要求另一家聯邦法院延遲處理TikTok禁令上訴案件。

一些共和黨參議員緊盯拜登政府對前朝政策的下架行動甚至企圖,高調發表他們對拜登政府有關中國政策立場的擔憂。

共和黨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周四針對拜登首次和習近平通話發推說:“拜登總統對共產主義中國採取的軟弱措施,將無助於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或使它們(中國)對種族滅絕負責。我們不需要可親和愉快的通話,而是需要採取強有力的積極行動來對抗中國威脅。”

上周,美國資深參議員特德·克魯茲對拜登商務部提名吉娜·雷蒙多持保留態度,因為她在參議院聽證會上拒絕透露是否將華為列入經濟黑名單。

有關特朗普政府卸任前要求美國學校披露與孔子學院聯繫的政策規定被拜登政府悄悄“下架”的消息,也招致共和黨人一連串猛烈批評,指責拜登廢除了特朗普限制中國滲透美國校園的規定。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佛州聯邦參議員魯比奧在推特上說: “FBI已經發出警告,中國共產黨利用孔子學院對美國學校進行滲透。但是現在拜登卻悄悄撤回了特朗普政府要求學校和大學披露與這些中國政府影響力代理人合作關係的政策提案。”

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加州聯邦眾議員麥卡錫(Kevin McCarthy)在推特上說:“中國共產黨讓一場大流行病全球擴散已經一年。拜登政府沒有在掩蓋真相的問題上向他們問責,反而給中國獎賞,允許他們的宣傳滲透進我們的大學校園。”

面對洶湧的批評浪潮,白宮方面2月10日表示,有關撤回規定的指稱是“不實”的。而有關美國將對中國保持戰略耐心的說法,拜登政府發言人也試圖進行解釋說:美國的戰略耐心,並不是指中國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