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美國點明沙特王儲下令殺害記者卡舒吉 但是……

音頻 06:14
美國中央情報局解密:沙特王儲薩拉赫批准殺害了沙特異議人士、華盛頓郵報記者卡舒吉。
美國中央情報局解密:沙特王儲薩拉赫批准殺害了沙特異議人士、華盛頓郵報記者卡舒吉。 REUTERS - OSMAN ORSAL

記者卡舒吉之死終於揭開謎底。美國中央情報局周五解密卡舒吉遇害調查報告,指控沙特王儲薩拉赫直接核准了沙特特工針對卡舒吉的謀殺行動。但是,華盛頓沒有制裁王儲。

廣告

中央情報局的結論:“薩拉赫王儲親自批准沙特特工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抓獲並且殺害記者卡舒吉的行動“,這份完成於特朗普政府時期的秘密報告相當簡短,拜登總統下令解封。報告說,“王儲把卡舒吉視作沙特王國的威脅,因而支持必要時藉助於暴力使其噤聲”。

早年畢業於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卡舒吉經歷豐富,曾在穆斯林兄弟會與沙特媒體之間徘徊,一位曾經親政權的沙特記者最終成為沙特王國的批評者,成為『華盛頓郵報』的專欄記者。沙特當局2017年起在知識界和宗教界發起一系列逮捕行動,卡舒吉流亡到美國,從此不斷地揭露數月前成為王儲的薩拉赫打着改革的旗號鎮壓異議者的行為。

中央情報局指出,鑒於薩拉赫王儲對情報和安全機構擁有“絕對的控制權”,如果沒有他的批准,殺害卡舒吉的行動不可能實施。

為了維持與利雅得這一美國視為應對伊朗的“砥柱”、美國軍火的慷慨購買者、全球第一大石油輸出國的關係,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從未有過要解封秘密報告的打算,也無意公開抨擊薩拉赫王儲。特朗普政府僅僅對10幾名沙特次要的官員宣布懲罰。

華盛頓周五解密中央情報局報告前,拜登試圖掃清雷區,周四打電話給沙特國王,這是拜登入主白宮後第一次與沙特國王聯繫。拜登一邊強調“人權的普適性”和“法治國家”,一邊對王國當局釋放一批政治犯予以讚揚。不過,無論華盛頓還是利雅得,都沒有在各自的簡報中提及這次電話談話中涉及秘密報告解密可能會對兩國關係產生的爆炸性影響。

報告解密後,拜登政府宣布對薩拉赫親信、沙特情報局前二號人物阿西利將軍及快速干預武裝實施金融制裁,後者是保護王子的精英部隊,被指大規模涉入對卡舒吉謀殺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布禁止76名沙特人進入美國。拜登政府看來沒有準備對直接下令殺害卡舒吉的元兇薩拉赫王儲採取制裁。華盛頓方面之前表示,拜登打算從今以後直接跟沙特國王本人對話,而不是跟沙特王儲。

卡舒吉殺害案是一個非常殘忍但一開始就線索相當清晰的案件。

2018年10月2日,按照事先約會,卡舒吉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去辦理與土耳其未婚妻準備結婚的行政手續,隨即沒有了消息。5號,薩拉赫王儲稱,卡舒吉的確進入領事館,但是辦完事後很快就走了。但是,土耳其政府根據其情報機構掌握的線索宣布,卡舒吉在領事館內部遭到來自利雅得的特工隊謀殺,特工人員殺完人後當日返回利雅得。

『華盛頓郵報』7日報道,卡舒吉的遺體極可能被肢解,然後裝入紙箱,送上飛機,離開土耳其。根據『紐約時報』,一名被懷疑參與謀殺的特工屬於薩拉赫王儲的親信,另外三名特工屬於薩拉赫王儲親自指揮的安全組織。

10月20日,利雅得被迫承認卡舒吉在領事館內部被殺害,但不承認是謀殺,而是“打架致死”。沙特國王命令兒子薩拉赫王儲重整情報機構,四名負責人隨之被解職。次日,沙特司法部長稱卡舒吉遭到了一場謀殺,但他特彆強調這是一場“未經允許的行動”,“王儲並不知情”。

10月23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形容卡舒吉之死是‘政治謀殺’,是“有計畫的謀殺”,是由一個15人組成的特工隊伍執行的。沙特王儲次日稱,這是一起醜陋的事故,完全不可容忍。

11月2日,埃爾多安指控“沙特政府最高層”親自指揮了謀殺,但他排除了國王本人。埃爾多安的顧問表示:為了用硫酸化解,卡舒吉的身體被肢解。11月15日,美國宣布制裁沙特有關責任人,德國、法國、加拿大跟進。

11月16日,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中央情報局已得出薩拉赫王儲指揮謀殺的結論。20日,特朗普總統公開表示不排除薩拉赫王儲知情,但宣稱“美國打算繼續是沙特王國不可動搖的合作夥伴”。12月4日,幾位共和黨參議員表示,在獲知中央情報局的調查結論後,對薩拉赫王儲組織協調謀殺“已不存在任何懷疑”。13日,參議院通過認定薩拉赫為謀殺事件負責人的決議。

2019年6月19日,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卡拉馬爾表示,根據可信的證據,有必要對沙特高級負責人個人在謀殺事件中的牽涉責任進一步調查,包括對王儲本人。利雅得隨即反駁聯合國的報告毫無根據。29日,特朗普認為薩拉赫的責任沒有確認。

2020年9月,沙特一家法院在最終審判時,撤銷了上年12月對五人判處死刑的判決,將五人的刑期以及另外未公布名字的九人的被告減至7-20年。這一宣判是在卡舒吉的兒子們宣布“饒恕殺人犯”之後。沙特當局宣告卡舒吉一案正式終結。

但是,聯合國特別報告員卡拉馬爾直指這是一場“司法鬧劇”,“這一判決沒有任何司法的道德的合法性”,土耳其司法機構則在七月份開始對沙特20人進行缺席審判,其中兩位是薩拉赫的親信,一位是薩拉赫王儲的前顧問,一位是沙特情報界的二號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