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中國政治犯家屬苦海深重經年累月

音頻 06:39
2021年4月7日上午,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在德克薩斯州米德蘭國際機場接到了施明磊(左四)及其女兒小豆豆(左三)。(對華援助協會網站)
2021年4月7日上午,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在德克薩斯州米德蘭國際機場接到了施明磊(左四)及其女兒小豆豆(左三)。(對華援助協會網站) © 對華援助協會網站

不論是在中國大陸內地還是邊疆地區,很多政治犯所受到的非法非人道對待,要靠他們的家屬,特別是他們的妻子的呼籲,才能得到外界的了解。哈薩克族人熱合江被以“間諜罪”判刑13年後,有被被囚於“教育培訓中心”四年,他的妻子身在哈薩克斯坦,每年只有探望他一次,只能談話十分鐘。中國大陸公益組織“長沙富能”三名成員被關押21個月,3人中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走過艱難的國內呼籲之路後,日前和女兒途徑第三國抵達美國。她們的經歷都凸顯中國人權癥狀的嚴重惡化。

廣告

大陸公益組織“長沙富能”的三名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劍雄自2019年7月被當局羈押,迄今已超過21個月。據悉,“長沙富能顛覆案”可能已經秘密宣判,但判決結果並不為外界所知。4月7日,在美國基督徒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的協助下,被告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及女兒和家屬已順利抵達美國。 施明磊在推特上發布推文說:“一關又一關,孤獨、恐懼又難熬。出了中國的那一刻,心裡又難過又激動,大哭一場。” 施明磊表示將通過國際社會發聲,將丈夫程淵等一行人所受的中共當局的迫害公之於眾。 

施明磊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整個辦案的過程每一步都是違法的,不論是在抓捕程淵後對我們家屬所進行的迫害,還是到後面這個案子到了法院階段。之所以到現在為止當局不敢公開,只能證明他們在整個案子中就是在迫害,在違法辦案。這也是中共當局針對中國本土NGO打壓的標誌性事件。”

2016年3月,公益機構“長沙富能”創立,創始人程淵等人長期關注殘障人士權利議題,並積極監督政府信息公開。程淵作為法律人士,曾多次推動關於乙肝、艾滋病歧視和計畫生育政策的訴訟。2019年7月22日,程淵、劉永澤及吳葛劍雄三人被長沙市國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在程淵被捕的當天,警方當著三歲小女兒的面將程淵帶走,他的妻子施明磊也被戴上頭套和手銬審訊了二十多個小時,當局的粗暴執法給他們的女兒造成嚴重的心理陰影。

在程淵被捕後,當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對他的妻子和家人實施了長期的監視居住,並凍結其銀行賬戶、扣押證件等。同時,她的朋友、僱主也屢遭偵察機關和秘密警察騷擾威脅。

施明磊到達美國後說:“我們能來到美國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也非常感恩我的女兒能獲得自由。我們再也不會作為人質、作為要挾程淵的手段。”

4月9日,新疆博樂市哈薩克族人熱合江獲准離開中國,抵達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與闊別17年的親人相聚,其中有他的4個孫子、孫女及兒媳婦,都是首次見面。

2004年,身為哈薩克族牧民的熱合江被控從事間諜活動,被新疆博樂市法院判刑13年,2017年9月期滿出獄後,當局又把他轉送再教育營羈押了4年,據說現年58歲的熱合江是中國自1966年文化大革命以來, 新疆第一位被以“間諜罪”判刑的哈薩克族人,該事件曾轟動哈薩克斯坦。

當年,博樂市安全局指控熱合江為博樂市一名高官瑪告牽線,向哈薩克斯坦國官員提供情報。在審訊期間,熱合江遭到酷刑。

在過去的13年,熱合江的妻子帕力旦每年都前往探監一次,而每一次探監只准10分鐘。她萬萬沒有料到,2017年9月7日,熱合江刑滿後,卻被警方送往溫泉縣的“去極端化教育基地”羈押。他的妻子帕力旦被迫持續在中國駐阿拉木圖總領事館前抗議逾60天。目前,在中國駐哈薩克斯坦總領事館外,繼續有數十名哈薩克人舉橫幅抗議,要求新疆當局釋放他們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