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中國鼓勵生育,但新疆穆斯林除外?

音頻 06:34
現居弗吉尼亞州的圖爾蘇娜依·孜亞伍敦說,她在新疆的一個拘禁營中被強姦。“你那時候只想死,但不幸的是你沒死,”她說。 GABRIELLA DEMCZU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現居弗吉尼亞州的圖爾蘇娜依·孜亞伍敦說,她在新疆的一個拘禁營中被強姦。“你那時候只想死,但不幸的是你沒死,”她說。 GABRIELLA DEMCZU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紐約時報

中國周二發布去年人口普查數字,顯示去年中國新生兒只有1200萬,這是中國出生率連續第四年下降。就在中國政府放寬甚至鼓勵生育政策的同時,50歲以下的新疆穆斯林婦女卻被強迫節育。

廣告

紐約時報同時刊登對中國人口普查和新疆婦女被強迫節育的兩篇文章,前者評論說:人口普查數據表明,中國面臨著一場人口危機,這可能會阻礙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增長。中國面臨著與發達國家類似的老齡化相關挑戰,但同時平均家庭收入要少得多。也就是說,中國還沒有富起來就變老了。

但實際上,“從2016年開始,中國的計畫生育已經將夫妻生育的限制放寬為兩個孩子,而這次人口普查可能會促使決策者將其進一步放寬。許多地方政府已經允許家庭生三個或三個以上的孩子,而無需支付罰款。”

因此人們無法理解,正是在同一時間段,中國新疆為什麼卻在上演着強迫穆斯林女性節育以降低生育率的悲劇,美國紐約時報文章題為:“中國強迫穆斯林女性節育以降低出生率”。

文章寫道:“在中國的大部分地區,隨着官員們試圖避免因出生率下降而引發人口危機,當局正在鼓勵女性多生孩子。但在遙遠的西部新疆地區,隨着他們加強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控制,當局正迫使這裡的人少生孩子。”

文章指出:“這是一場巨大的壓制性社會工程的一部分,中共決意以這場運動來消除任何所謂對其統治可能構成挑戰的東西,在新疆,這種挑戰是民族分裂主義。過去幾年裡,中共在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領導下,聲勢浩大地鎮壓新疆的維吾爾族和其他中亞少數民族,將數十萬人關進拘禁營和監獄。當局已將該地區置於嚴密監視之下,把居民送進工廠幹活,將兒童送進寄宿學校。”

“當局正在更進一步,把穆斯林女性作為目標,試圖策畫一個將影響幾代人的人口結構變化。隨着侵入式節育手術的使用增多,該地區的出生率近年來已經大幅下降,研究人員鄭國恩(Adrian Zenz)與美聯社合作已對這一發現進行了記錄。儘管當局表示,這些手術是自願的,但對十幾名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穆斯林男女的採訪,以及對官方統計數據、政府通知和官方媒體報道的審閱,描述了中共對這些少數民族社區生育權的強行控制。當局強迫當地女性使用宮內節育器,或做絕育手術。她們術後在家休養時,政府派官員到家裡與她們同住,觀察她們是否有不滿跡象;一名女性還描述了她不得不忍受看守她的人對她的猥褻。”

“如果超生或拒絕避孕手術,她們將面臨高額罰款,甚至被關進拘禁營。在這些拘禁營中,這些女性面臨遭受更多虐待的危險。一些曾被關進拘禁營的人說,她們被迫服藥以終止月經周期。一名女性稱,她在一個拘禁營中被強姦。”

“對於維權人士和西方官員而言,中國政府在新疆的鎮壓行動無異於危害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這些罪行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遏制穆斯林人口的增長而採取的措施。1月,特朗普政府成為第一個宣布鎮壓行為是種族滅絕的政府,其中生殖壓迫是主要原因。拜登政府在3月確認了這一說法。  北京指責其批評者在推動反華議程。政府表示,該地區最近的出生率下降是當局長期全面實施計畫生育的結果。它說,絕育和避孕手術使女性擺脫了生育和宗教上的落後思想。”

新疆政府發言人徐貴相在3月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是否採取避孕措施、採取何種方式避孕,均是個人自主自願決定的,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干涉。”

“對於新疆的女性來說,政府的命令很明確:她們別無選擇。當政府將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趕進大規模拘禁營時,也隨之採取行動,加大了節育措施的實施力度。根據鄭國恩的計算,從2015年到2018年,新疆的絕育率猛增了近六倍,手術達到了6萬多例,而全國範圍內絕育手術的數字卻是急劇下降的。”

文章指出:中國政府在新疆開展的這項節育運動,與2015年在全國其他地區廣泛鼓勵生育的舉措是相矛盾的,鼓勵生育的舉措包括:提供稅收補貼和免費摘除宮內節育器。但是從2015年到2018年,即使在全國範圍內上環人數下降的情況下,新疆在全國新增上環總數中的比例卻有所增加。

根據鄭國恩的計算,新疆地區以少數民族為主的縣的出生率從2015年到2018年出現大幅下降。其中有幾個縣已經停止發布人口數據,但根據其他縣的數據,鄭國恩計算出,少數民族地區的出生率在2019年可能比2018年下降50%以上。

在新疆,不服從政府的懲罰是嚴厲的。違反生育規定的漢族女性將面臨罰款,而維吾爾族或哈薩克族女性可能面臨拘禁。三名女性告訴紐約時報,她們在拘禁營見過其他因違反生育限制而被關押的被拘禁者。這些說法得到了去年新疆西南部墨玉縣泄露的一份137頁的政府文件的證實。文件顯示,被拘禁的最常見原因之一是違反計畫生育政策。

根據研究人員鄭國恩發現的伊犁一個縣的政府通知,拒絕終止非法懷孕或繳納罰款的人將被轉到拘禁營。一旦這些女人消失在秘密運作的拘禁營中,她們當中的許多人就會受到審訊。對一些人來說,這種折磨更糟糕。

紐約時報文章貫穿引述了幾位實名實姓的新疆穆斯林婦女在出逃後的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