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德國大選的挑戰

音頻 04:52
2021 年 9 月 14 日,德國柏林,社會黨總理候選人肖爾茨、綠黨總理候選人安娜萊娜·貝爾博克的選舉海報。
2021 年 9 月 14 日,德國柏林,社會黨總理候選人肖爾茨、綠黨總理候選人安娜萊娜·貝爾博克的選舉海報。 REUTERS - CHRISTIAN MANG

再過不到兩周,9月26日,德國將選出新的國會,也由此誕生出未來的執政聯盟和現任總理默克爾的繼承人。法國媒體評論,德國大選或如民調所示一個新的聯盟將登台執政,或者德國準備翻過新的一頁,默克爾四次總理任期,總共十六年,這在歐盟領導人中是十分罕見的。但是,無論誰執政,都將面臨一個重大挑戰:中國。

廣告

法國世界報認為,很明顯,德國很不容易翻過新的一頁。給德國帶來三十年繁榮的“穩定政治”在經歷最近一年政壇紊亂的情形後似乎重新得到重視。一年以來,綠黨節節上升,基民盟基社盟---默克爾的基督教聯盟民意暴跌,社民黨後來者居上。如果最新的民調可信,投票率基本穩定在這樣一個水準線上:26%支持社民黨,21%支持默克爾的基民黨,16%支持綠黨,12%支持自由民主黨。

奧拉夫.肖爾茨率領的社民黨目前領先,但他似乎也未能提出一個真正的全新的替代綱領,他雖然建議當政後將比中右的基民黨更注重社會政策,作為目前基民黨-社民黨聯合政府的財政部長,肖爾茨競選的側重點仍在於維持現行政策。

世界報分析,為了彌補中右翼和中左翼兩大政黨的弱化,競選活動的特點是選舉鬥爭的個性化。主要由三位主要的總理候選人主導,分別是社民黨候選人肖爾茨,基民盟候選人、現任北威州州長拉舍特以及綠黨候選人貝爾伯克。被肖爾茨拉開距離,陷於困境的拉舍特連日來明顯變得強硬,不過,他對對手的攻擊卻被兩大黨聯合執政12年的事實衝淡。

世界報認為這就是德國議會制度的另一面,促進穩定,因此不允許決裂。現在推測未來執政聯盟由誰組成還為時過早,如果民意調查得到票箱確認,新的執政聯盟應該由三個政黨而不是兩個政黨組成,才能在議會中獲得絕對多數。周日晚上三位主要政黨候選人之間的電視辯論似乎發出這樣一個信號,德國首先希望留在舒適的區域。肖爾茨以冷靜、對問題的掌控能力以及缺乏默克爾式的魅力讓人放心。拉舍特儘管富有戰鬥性,但似乎還沒有追上對手。雖然觀眾欣賞 貝爾伯克女士的活力,但他們認為她比較缺乏說服力。

德國的危險在於,穩定的王牌變成了一種維持現狀的障礙。不過,三位候選人之間的交流表明:德國——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在數字化和基礎設施等領域的拖延使其變得脆弱。中國的緊縮政策使其出口導向型經濟模式受到質疑。然而,周日晚上既沒有討論歐洲,也沒有討論國防,更沒有討論中國。面對 2021 年世界的挑戰,這場德國競選運動未能站在應有的高度。

電視辯論給人的感覺是德國以外的世界完全 不存在,不過,雖然德國對華政策在辯論中缺位,電視辯論結束後,拉舍特的黨內重要支持者、現任聯邦衛生部長施潘(Jens Spahn)在德國電視一台的政論節目中明確表示,基民盟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德國以及歐洲今後幾十年都將面臨一個重大挑戰:中國。"

施潘還表示,不管是疫情期間對中國醫療物資的依賴,還是關鍵基礎設施領域對中國技術的依賴,抑或是汽車等產業對中國銷售市場的依賴,"減輕這種依賴性會是貫穿整個二十年代的任務。想象一下:假如現在只有中國能夠生產疫苗,我們都得乞求這個政權"。

社民黨外交政策發言人施密德(Nils Schmid)稍早曾對媒體表示,默克爾的中國政策“已經過時”,通過深化經濟關係中國就會變得更自由民主的設想沒有取得成功。

綜合德國民意,一些分析認為,無論哪個黨派贏得選舉組成政府都將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中國不可能指望像默克爾時代那樣繼續得到德國的遷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