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戰狼外交風頭不減是在將中式一言堂全球化

音頻 05:55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資料圖片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29 分鐘

隨着新冠疫情的爆發及新疆、香港和印度邊境衝突等中國國內外問題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地關注,在過去數月中,中國外交官員面對外界質疑和批評,甚至僅是表達不同看法所展現出的所謂“戰狼外交”也成為了被西方發覺和試圖理解的現象。此類事例在過去數月中不斷出現,而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個星期內便發生了中國駐法大使館與在法國呼籲關注維吾爾人權問題的歐洲議會議員格律克孜曼(Raphael Glucksmann)之間的推特爭執,以及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叢培武對加國政府為香港示威者提供政治庇護所發表的威脅性言論等具有代表性的事件。

廣告

聯合國大會10月13日投票選出了新一屆人權理事會成員,包括中國、俄羅斯和古巴在內的15個國家成功當選,將從2021年1月1日起開始為期三年的任期。這一消息隨後立即引來了多方的回應和批評。巴黎方面,近期在法國以多種形勢公開呼籲關注新疆維吾爾人權問題的格律克孜曼當天便通過推特,就中國和俄羅斯入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事件提出質疑。他還批評聯合國對新疆上百萬人被任意拘留的事件視而不見。隨後,中國駐法大使館的官方推特轉發了格律克孜曼的推文,並且警告他停止在涉及中國內政的新疆問題上“滋事”。中使館的推文寫道,“任何國家,任何勢力都無權干涉,任何反對中國的企圖都會以失敗而告終。”中使館還指責格律克孜曼的發言基於“傳言”並非事實。

對此,格律克孜曼通過推特回答說,中使館無權在法國發號施令,作為民選代表他將把民眾授予其捍衛人權的工作進行到底。他還敦促中使館改變姿態,特別是關閉新疆的“再教育營”,並讓維吾爾人重獲自由。中使館對格律克孜曼的這一警告,也引發了不少歐洲議會議員對後者的聲援和支持。綠黨歐洲議會議員亞多特(Yannick Jadot)在推特上寫道,“多年來,中國當局一直在向歐洲民選議員施加壓力,並在其侵犯人權和不可被接受的傾銷做法被揭露或挫敗時,以經濟報復來威脅(歐洲國家的)政府”。他則呼籲,法國總統馬克龍應暫停正在談判中的中歐自由貿易協定,並指依照其現有內容會對法國的經濟主權及價值觀構成威脅。他強調,該協議不包括禁止強迫勞動和有關保護人權的部分。來自不屈法國黨的歐洲議會議員恰比(Leïla Chaibi)也表示,“中國大使館失去了冷靜。這一試圖威脅民選代表的嘗試是不能被接受的”。她稱,“沉默就是共謀,因為每天都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的罪行”。

在大西洋的另一邊,加拿大與中國建交50周年之際,加國總理特魯多周二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將繼續不遺餘力地與我們的各盟友合作,以確保中國脅迫外交的方式、對兩名加拿大公民以及世界其他國家其他公民的任意拘押不會被其視為成功的策略。”他還提到,加拿大對人權保護以及香港和維吾爾人處境的關切。特魯多談到,加方將與“世界各地誌同道合的國家向中國表明,其在內政和國際事務上的方式並非走在一條特別有成效的道路上,無論是對其自身還是對我們所有人來說”。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一天後的例行記者會上則指責加拿大政府“虛偽和軟弱”。他提出,“已向加方提出嚴正交涉”。隨後,中國駐加大使叢培武還在15日接受該國媒體採訪時警告稱,“我們強烈敦促加方,不要給香港暴徒提供所謂政治庇護。” 他續稱,加方提供所謂政治庇護的有關行為等同於“干涉中國內政,肯定會助長暴徒(的氣焰)”。

叢培武強調,“因此,如果加方真的關心香港的穩定繁榮,真的關心在港30萬加拿大護照持有者的健康與安全以及眾多在港經營的加拿大企業,就應該支持打擊暴力犯罪所做的努力。” 相關採訪內容見報後,叢培武的這一戰狼外交發言再次於加國引發巨大爭議。不少加國會在野黨議員及民間批評聲音紛紛通過推特等社交媒體平台,呼籲特魯多政府對此作出強硬回應,不應允許中國大使在加拿大的領土上對加國公民的安全作出公開威脅,更有的還要求特魯多政府將叢培武驅逐出境。對此,加拿大保守黨領袖艾林·奧圖爾(Erin O'Toole)16日通過推特發表長文作出回應。奧圖爾表示,“中國大使決定作出與其公職不符的好戰言論”。他指出,“很明顯,(他的講話)是對香港的30萬加拿大人作出了威脅,並幾乎沒有遮掩。” 奧圖爾稱,“這是一種預計會從收保護費的人口中,而不是作為聯合國安理會成員的正式使節口中(表達的)口吻和大意。”

奧圖爾強調,“任何地方對加拿大人的一個威脅都是對所有地方的加拿大人的一個威脅。”他續指,加拿大保守黨要求叢培武收回言論並發表公開道歉。他補充說,“如果大使不能迅速地這樣做,我們期待政府收回國書”。奧圖爾在信中還代表加保守黨要求特魯多政府加快通道幫助香港民主派示威者和政治難民來加國避難,以明確表示只有加拿大政府才有權決定誰人可以被允許進出該國。此外,他還呼籲對破壞《中英聯合聲明》,這一國際條約的相關負責人採取《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他寫道,“從經濟上而言與中國相比,加拿大是一個較小的國家。但我們對自由、人權和法治的承諾高聳於這位大使的言行之上”。

在台灣“雙十節”到來前夕,印度有兩家主流媒體7日刊登全版的相關廣告,有電視台更播出25分鐘的台灣專題報道,引發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不滿。中使館則發函警告印方媒體,不要違反“一中”原則,並重申“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世上只有一個中國,印度媒體不應稱台灣是一個國家,或使用中華民國稱呼台灣,也不應該稱呼“中國台灣地區的領導人”為總統。據悉,在中國大使館發函警告印度後,印媒WION主責外交與國防的特派記者席保(Sidhant Sibal)、獨立記者兼節目主持人考爾(Aditya Raj Kaul)等多名媒體從業人員,紛紛在推特轉貼中國駐印度大使館給媒體的警告函,並詢問網民,“中國駐印度大使館的舉動,是在間接威脅報道台灣的印度媒體嗎”?該國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JP)德里黨部發言人巴加(Tajinder Pal Singh Bagga)還一度帶人前往使館區,把一百面印有中華民國國旗和“台灣,國慶日快樂”標語的海報,貼在中國駐印度大使館前道路的每支路燈上以示抗議。

自戰狼外交受到各方關注以來,不少國外的中國問題研究人員紛紛提出,公然蠻橫和專行只會進一步損害在疫情中北京當局的國際形象和中方利益,甚至也有中國體制內人士在重壓下擬文呼籲“四面樹敵是最糟糕的外交戰略和策略”,但如此的換位思考呼聲也擋不住類似事件地繼續發生。這種將中式一言堂全球化的勢頭同樣在民間中繼續蔓延。在學術界,近日有來自美國、英國、德國和澳大利亞等16國、71個學術機構的逾百名學者聯署請願信,表示香港國安法可能會在學術界引發寒蟬效應,因此學術界必須一致抵抗北京當局對與中國相關的學術研究和教研工作的干預,否則各所大學都將被各個攻破。諸如此類案例更是在中國擁有巨大市場的商業領域中常年來成為潛規則。

分析人士指出,而與過去不同的是,外國企業不但在中國內部的運營和發展要受到審查和避免當局眼中的敏感問題,近來這些外企及相關人員在本國表達的一些不同觀點,同樣還被當作是“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而遭受到中方地跨境審查、追責和懲罰,諸如NBA火箭隊前總經理莫雷事件及好萊塢進行的自我審查等事例。這一現象更不僅限於商業領域,例如位於法國西部城市南特的歷史博物館12日宣布,因為中國合作方企圖干預和審查展覽內容,該館的成吉思汗展將延後至少3年。對此,南特歷史博物館館長吉野(Bertrand Guillet)向本台介紹稱,“事情的經過十分簡單,我們和內蒙古呼和浩特博物館友好地合作了將近三年,期間並沒有遇到任何困難,按照慣例,我們共同策畫了我們的展覽,一起選擇了將要展出的文物,我們對展覽的一切工作都已經就緒,已經在準備運輸展品,但是,今年夏天,在為出借展品申請出口許可證時,這也是一個必須經過的很正常的程序,但是我們卻出人意料地遇到了重重阻力。”

吉野說,“中國當局首先要求我們在展覽中不要使用蒙古王國,不要使用成吉思汗等詞語,這對我們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這是我們展覽的中心內容。其次,他們又要求我們不要舉辦我們原先策畫的展覽,而是按照他們的意思修改計畫舉辦一個由他們為我們設想好的展覽。也就是說,在展覽正式開幕之前的兩個月,要求我們徹底地修改原先的計畫,使用他們為我們準備的展覽規畫,這是我們難於接受的。因為他們所提供的展覽詞,如果用一個政治化的詞語的話,就是宣傳資料。而且僅僅從技術層面來看,重新策畫一個展覽至少需要一兩年的時間。因此我們不能接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