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特朗普被揭存中國銀行賬號 拜登女婿公司受中企投資:“天下何人不通共”?

音頻 06:13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示意圖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示意圖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34 分鐘

舉足輕重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距今僅剩不到13天的時間,可謂是到了最後的衝刺階段。由於今年的大選結果將決定美國國內外,在經歷了4年與過去數十年來政策方向切割的特朗普政府的執政,因此到底將是特朗普連任還是通過拜登的上台重新向 的政策方向靠攏成為了不但受到美國人民,乃至中國和世界民眾關心的話題。正應如此,今年選前的所謂“十月驚奇”比以往都要多,也都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及美國當今頭號競爭對手的中國有着不少的聯繫。

廣告

特朗普在選戰中將拜登的對華政策歷史和主張作為其主要的攻擊目標和批評論據。他在參加全美各地的拉票活動中不斷向選民強調,“這次選舉是一個簡單的選擇:拜登贏,就是中國贏;我們贏,就是你們贏。”他還給予了拜登諸如“北京拜登”、“中國喬”等直指其對手“親北京”的綽號。而拜登本人在對華政策上的表態被指確實不夠強硬。儘管他的外交政策高參布林肯(Tony Blinken)等顧問近日紛紛出面,強調中國是綜合而言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但拜登本人在回答就他看來中俄對美國而言的角色來說,還是給予了“俄羅斯是美國的一個對手,中國是一個競爭者,一個重要的競爭者”,此類反映着上世紀冷戰時期美國外交政策的分析和表態。

可以借用奧巴馬在2012年總統大選辯論中,與當時的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辯論時的名言形容拜登的這一分析,“拜登,1980年代剛打來電話,要你還回他們的外交政策”。與此同時,儘管美國的主流媒體大範圍反對特朗普當選,由親民主黨人的媒體掌控話語權,但特朗普的支持者和親信們還是通過《紐約郵報》及福克斯新聞,這些僅剩的親右翼媒體揭露了拜登次子,被比作美國袁克定式“坑爹人物”的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被指與烏克蘭和中國存在的經濟聯繫。而當時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二者之間被指存在利益衝突,亨特·拜登甚至還被懷疑充當了家族的“白手套”。

特朗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拿出的這些指控來自一個被指曾屬於亨特·拜登的筆記本電腦的硬盤中所保留的電子郵件和短信數據。迄今為止,儘管拜登本人對《紐約郵報》的報導批評為是對他的“污衊運動”,但亨特·拜登及拜登競選團隊尚未就硬盤被披露郵件的真實存在提出過質疑。而就在這一對拜登選情不利的消息發出後,不但推特和臉書等社交媒體以“信息不實”或其來源不符合社區規範的名義封殺了有關報導,《紐約時報》等左翼媒體更是造勢稱,朱利安尼所披露的郵件來源或是“通俄門”再現,是俄羅斯情報人員進行黑客活動後所獲取的信息。但相關報導則缺乏支持這一說法的第一首材料或證據。此外,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和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官員也相繼否認了,有關亨特·拜登的硬盤資料指控是“俄羅斯假消息”的報導。

就在親拜登的美國主流媒體對特朗普“通俄門再現”的造勢不斷進行的同時,此前曾披露特朗普過去近20年個人報稅情況的《紐約時報》更是在20日獨家爆料稱,特朗普在中國有一個“從未公開的個人銀行賬戶”。《紐約時報》稱,通過分析獲取的特朗普稅務記錄,發現了一個後者在中國銀行機構開設的個人賬戶。該賬戶是首次被公開,因為掛靠在“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有限責任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 LLC)的企業名下,因此沒有出現在美國總統的公開財務信息中。文章稱,並不清楚這一賬戶是設在哪家中國的銀行,也查不到其中的資金明細。

據悉,特朗普僅在中國、英國與愛爾蘭開設了海外賬戶。後兩個賬戶的持有者是運營特朗普集團在當地高爾夫球場的公司。根據美國國稅局的記錄,它們每年在英國、愛爾蘭的營收約數百萬美元。而上述“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每年在華營收僅數千美元。不過2013至2015年,該公司曾經為營業執照相關的協議在中國繳納共188561美元的稅款。對此,特朗普集團律師艾倫·戈爾滕(Alan Garten)回應稱,集團曾在中國設立一家辦公室以“調研開拓亞洲酒店業務的潛力”,之後在一家有美國分支的中國銀行機構開戶,準備擴張在華業務後用於在中國繳稅。不過,“相關的合同、交易與其他商業活動從未成型。2015年以後,這個辦公室也不再運作。”戈爾滕強調,那個銀行賬戶依然存在,但“從未被用於任何其他目的。”

報導稱,特朗普長期以來一直尋求在中國達成一項許可協議。這一努力至少可以追溯到2006年,當時他在香港和中國大陸都提出了商標申請。而在他成為總統後,許多申請得到了中國政府地批准。他的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成為白宮幕僚後, 個人生意也獲得了中國的商標批准。報導提到,2008年,特朗普在廣州想推進一個寫字樓項目,但從未取得進展。但隨着2012年公司上海辦事處的開設,他加大了力度,稅務記錄顯示,特朗普名下與中國相關的公司之一——THC中國發展有限公司(THC China Development L.L.C.)——在那年申報了8.4萬美元差旅費、法務費和辦公費用減免。此外,他還被指曾嘗試與中國國家電網就涉及北京一個開發項目的許可和管理進行合作。據法新社報導,特朗普在開始第一次總統競選後的幾個月時間裡仍在談這筆生意,但在國家電網陷入中國當局的一起腐敗調查後,該項目就被放棄了。

報導稱,特朗普在中國境外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吸引中國富有買家購置他在其他國家的資產。在2016年競選期間,一家由來自溫哥華的中國夫婦控制的空殼公司以310萬美元的價格,在特朗普和賭場大亨菲爾·魯芬(Phil Ruffin)共同持有的拉斯維加斯大廈買下了11個單元。而在他贏得2016年大選後不久,特朗普被指曾以1580萬美元的價格,將自己在曼哈頓一棟大樓的頂層公寓賣給了一名叫陳曉燕的美籍華裔女商人,她在一筆場外交易中買下了這套公寓,伊萬卡和丈夫庫什納(Jared Kushner)曾在那裡居住。報導稱,陳曉燕經營着一家國際諮詢公司,據稱她與中國政府和政治精英關係緊密。另據特朗普的稅務記錄顯示,2017年,也就是他擔任總統的第一年,他從這筆頂層公寓的交易中獲得了至少560萬美元的資本收益。

就在數日前,剛剛康復新冠病毒的特朗普還信誓旦旦地就疫情全球大流行稱,“發生這種事不是你們的錯,是中國的錯,中國將為他們對這個國家所做的付出巨大代價。中國將為他們對世界所做的付出巨大的代價。這是中國的錯。”現如今卻爆出了他在中國存有銀行賬戶的消息。此前,美國國會民主黨領袖佩羅西更是zhi'c,特朗普欠下的個人巨額債務會引起“國家安全問題”。據此前同樣來自《紐約時報》的消息指,特朗普欠下了至少4.21億美元的個人債務,一旦他獲得連任其中很大部分將在他的第二個總統任內到期。目前,外界並不清楚特朗普的債務方是誰。對此,特朗普則強調其跟人資產遠遠超過欠下的4.21億美元。

與此同時,除了亨特·拜登被指與中國企業存在不明經濟往來後,《紐約郵報》、Politico等多個新聞媒體近日報導指,拜登的53歲女婿克萊恩(Howard Krein)主導的創投公司,積極協助中國企業進軍美國市場,又指克萊恩的公司吹捧中國是抗疫典範,同時也為拜登助選,擔任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政策的顧問。據悉,克萊恩任職於賓夕法尼亞州費城傑弗遜大學附屬醫院,是整形外科和耳鼻喉科醫生。他在2012年與拜登的女兒阿什利·拜登(Ashley Biden)結婚,也是創投公司初創健康(StartUp Health)的首席醫療官。該公司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國後,開始研發新冠肺炎醫療技術方案。報導指,在4月份每日向拜登報告疫情進展與醫療對策的電話簡報,克萊恩都有參與。而初創健康也同時宣布會投資100萬美元,資助10家研發新冠肺炎對策的初創企業,被懷疑涉及利益衝突。

初創健康還被指一直與中國有頻繁地業務接觸。報導稱,該公司名下的一個基金曾在2018年從投資者手中籌集到3100萬美元的投資,包括來自瑞士制藥商諾華(Novartis)和中國保險巨頭平安的投資。初創健康還在其網站上將中國網絡巨頭騰訊列為由奧巴馬政府在2016年推出,拜登負責的“癌症登月計畫”(Cancer Moonshot Initiative )項目的“共同投資人”(co-investor)之一。據悉,2018年該公司曾協助2家大型中國企業進軍美國,其中之一是美聯醫邦(Medebound),主要業務是將中國的患者與美國的醫生聯繫起來。另外,在初創健康推動下,美聯醫邦在同年11月與平安保險下屬的平安健康合作,共同“打造放射科、腫瘤科、心腦血管疾病等共72個醫學領域的美中頂級醫療資源對接通道”。而在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初創健康曾稱讚北京當局對疫情的應對表現,指“中國為遏制新冠肺炎而做出的系統性和緊急反應,已成為其他國家的典範”。

據報導,2009年至2016年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初創健康與拜登的關係十分密切。例如,該公司曾參與拜登主導的“癌症登月計畫”,克萊恩還曾陪同拜登前往賓夕法尼亞大學、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及梵蒂岡宣傳這一計畫。拜登也曾親臨初創健康的年會發表演說。該公司當時也對外宣傳,克萊恩是白宮的一個顧問,並就這項計畫向白宮提供意見。對此,拜登競選團隊回應報道時表示,“克萊恩涉及利益衝突的指控毫無根據以及是捕風捉影。”另據了解,特朗普近日敦促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啟動對拜登和亨特·拜登的調查。

周二接受福斯新聞採訪時,當被問及是否支持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調查拜登父子在烏克蘭和中國的交易時,特朗普回答說,“我們必須讓司法部長採取行動。他必須採取行動,而且必須迅速行動。他必須任命一個人。這是嚴重的腐敗,這一點必須在大選前公之於眾。”此前,11名美國會眾議院共和黨議員發表公開信要求,巴爾任命一名“獨立、不偏不倚的特別檢察官”,調查《紐約郵報》文章中有關拜登參與或受益於他兒子海外工作的指控。議員們還呼籲這樣一位特別檢察官調查,“在拜登47年的公職生涯中可能發現的任何相應的法律或道德問題。”北京方面,針對上文提到的《紐約時報》報導,特朗普國際酒店的管理團隊在華銀行賬戶2013至2015年在中國繳納了超過18萬美元稅款的消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21日的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我不了解有關情況。中方一貫堅決反對美國任何人在美國大選中拿中國說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