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伊朗總統選舉:選情低迷 極端保守派萊西勝選幾無懸念

音頻 05:39
2021 年 6 月 18 日星期五,伊朗總統選舉的候選人易卜拉欣·萊西 (Ebrahim Raisi) 在德黑蘭的一個投票站投票(美聯社照片/ Ebrahim Noroozi)
2021 年 6 月 18 日星期五,伊朗總統選舉的候選人易卜拉欣·萊西 (Ebrahim Raisi) 在德黑蘭的一個投票站投票(美聯社照片/ Ebrahim Noroozi) AP - Ebrahim Noroozi

在投票意向低迷的氣氛下伊朗周五舉行總統大選,如無意外,選舉將意味着極端保守派易卜拉欣·萊西的無懸念獲勝,接替已任滿兩屆的魯哈尼,就任正經歷嚴重經濟與社會危機的伊朗新的總統。

廣告

周五早7點後幾分鐘,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就在投票站率先投票。面對歷史性低迷的選民投票意向, 他呼籲 5930 萬伊朗選民“儘快”投票,履行他們的“公民”義務。

哈梅內伊的呼籲在一些選民中起到了效應,法新社記者在德黑蘭一家清真寺設立的投票站看到,前來投票的人一大早就排起了隊,報道特別提到,投票站懸掛着伊朗“烈士”、去年一月被美國擊殺的伊拉克革命衛隊將領蘇萊曼尼的畫像。在另一個設為投票站的清真寺,一個選民家庭舉着的小標語牌展示了極端強硬色彩的口號,“領袖,我們準備犧牲生命”,“以色列很快就會從地圖上抹去”。

投票率或創歷史新底?

周五的投票從當地時間早7點到午夜12點,視情況投票也可能會延遲到周六凌晨2點。此次投票是遭遇新冠疫情嚴重打擊的伊朗首次允許選民前往投票站進行大規模投票活動。在新冠疫情嚴重打擊、民眾面對持續的社會經濟危機普遍厭倦的背景下,選舉首先備受關注的是投票率問題,此前三周的競選活動低迷。

選舉民調的最終結果預計將在周六中午公布。

根據現有的民調,此次選舉棄權率可能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超過 2020 年立法選舉中時創下的棄票率57%的 記錄。官方預測投票率也只有四成,可能破歷史新低。

在2017年上一次總統選舉時,提倡適度向西方開放和給與更多個人自由的伊朗溫和派政治人物魯哈尼在一輪投票當選,當時的投票率創下 73%的高位,但當時引發的希望被隨後四年的政治現實幻滅所取代。一系列事件極大地改變了伊朗的政治格局。其中包括對反政府抗議活動的致命鎮壓,逮捕政治和社會活動家,處決政治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擊落一架烏克蘭客機,以及美國制裁造成的嚴重經濟危機等,對普通伊朗民眾造受巨大衝擊,不滿情緒不斷上升。因此有評論認為,對伊朗統治者來說,投票率低也許對他們最大的打擊,自公布伊朗憲法監護委員會通過的總統選舉候選人名單以來,民調預期投票率下降了7%,僅為36%,而“我不會去投票”的標籤在伊朗社交媒體走紅。面對抵制呼聲,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最近幾個月不斷增加對選民呼籲,呼籲投票選舉出一個“強有力總統”。

最大勝選可能:極端保守派候選人易卜拉欣·萊西

此次選舉絕對優勢的候選人時60歲的伊朗司法首長易卜拉欣·萊西,他不僅被視為魯哈尼總統的接任者,而且未來可能還會繼承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權力。萊西在競選活動中主旨突出的是承諾要應對經濟困難造成的民眾絕望。他在保守派陣營中獲得了廣泛的支持,普遍預計在他的主要政治對手被取消參選資格後,他也成了幾乎無敵之選。

萊西在2017 年參加總統選舉與魯哈尼的競爭中,曾獲得 38% 的選票。

今年 5 月,伊朗憲法監護委員會在將近 600 名候選人中通過僅 7 人具有參選資格,之後其中的三人宣布退選,他們中的兩人呼籲投票給雷西。

因此與萊西此次競爭的只有三個候選人:分別是一位鮮為人知的議員哈什米 (Amirhossein Ghazizadeh-Hachémi);伊朗革命衛隊前指揮官莫赫森·雷紮伊 (Mohsen Rezai);以及一名無黨派技術官員、前中央銀行行長阿卜多納瑟·赫馬蒂(Abdolnasser Hemmati)。

一位60 歲的鐵匠向法新社說 “我愛我的國家,但我不接受這些候選人”,曾支持 1979 年的伊斯蘭革命的他對今天“他人代替自己選擇”感到失望。事實上他所說的話反映伊朗人的普遍看法,即儘管當局否認,但選舉還是提前就決定的、甚至是有組織地確保萊西獲勝。一名私營企業的僱員瑪麗亞姆也表示將“不去投票。因為這是一種抗議形式”。

經濟:選舉最優先議題

報道指,伊朗總統的權利有限,而國家大部分權力是掌握在最高精神領袖手中。

已連任兩屆按規定不能再參選的魯哈尼,其施行開放的政績因美國 2018 年退出伊核協議而受損。而面對特朗普政府恢復對伊制裁造成的嚴重經濟和社會危機,伊朗民眾對當局的不滿和不信任越來越多。2017-2018 年 12 月和 1 月以及 2019 年 11 月伊朗爆發的兩波民眾抗議浪潮遭到暴力鎮壓。對於流亡中的反對派和人權捍衛者來說,有望新當選總統的萊西是鎮壓的化身,萊西是參與1988年決定大規模處決政治犯和持不同政見者的特別委員會的成員,而他本人否認參與了這一悲劇事件。

分析指,新一任伊朗總統的首要任務是經濟復蘇。由於美國實施的經濟制裁,以及新冠疫情雪上加霜,造成了伊朗史上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之一,通貨膨脹率高達50%。因而提振經濟是所有候選人的重要議程,同時他們也都認可,要做到這一點必須通過取消特朗普實施的制裁,而這正是維也納恢復伊核協議談判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