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國

今次河南洪水,天災固然嚴重,人禍也不輕

音頻 04:45
河南省會鄭州地鐵7月20日遭淹,全線癱瘓,死傷不詳。
河南省會鄭州地鐵7月20日遭淹,全線癱瘓,死傷不詳。 © 網絡照片

近日河南洪水泛濫,釀成慘劇,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今天的觀察中國要向大家介紹有關議題的分析評論。 

廣告

美國中文《世界日報》的社論稱:“河南鄭州20日遭遇‘千年一遇’水災,京廣隧道和五號地鐵大災難,近一周來繼續受海內外關注批評。從災害預報、救災、善後,輿論風暴延燒,壓過習近平主席訪西藏;官方定調京廣隧道拖出247輛車、死亡6人,民間普遍不信。李克強總理26日召開視頻救災防汛會議,強調‘公開透明’,‘該停就停,該封就封’。”“黨媒自曝,鄭州氣象局雨前五天至少五度預警,上面卻未發布撤離或防洪命令。有評論說,專制體制官員習於層層上報,體制命令是由上而下,才有‘定於一尊’的習近平一人指揮全國。下級上報後就算交差,上面不發令讓地鐵停駛、隧道封鎖,基層官員根本管不着。”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平情而論,今次河南洪水,天災是主因,說暴雨‘千年一遇’未免誇張,但雨量異乎尋常地集中,確是事實。”“這種超常的豪雨侵襲,任何‘海綿城市’都難以抵受得住。天災固然嚴重,人禍也不輕。作為內地新一線城市、人口大省的首善之區,人命傷亡最重的兩處地點,一是地鐵五號線列車,一是京廣快速路地下隧道,都乃公共交通設施,市政當局事先預警不足,事後搶救不及時,對慘劇的釀成難辭其咎。”“有內地分析認為,鄭州乃至河南在今次汛情到來前,採取的是內地政府慣常的做法,即體制內動員,對外則鮮有預警,不停工不停課,維持歌舞昇平,整個城市依然按照慣常節奏運行”。“地鐵和快速路,都是市民出行的主要公共交通設施,人們不禁要問,如果有關方面及早預警,停工停課,是否可以避免民眾受困?如果救援及時果斷,是否可以避免或至少減輕傷亡?” 

新加坡《聯合早報》“中國早點”署名韓詠紅的評論稱:“河南是中國歷史上水災最頻繁的地區之一,在主汛期官方的警覺性理應更高,何況該市過去五年投入534億人民幣,打造‘海綿城市’,如今洪澇災害如此嚴重,網上不乏罵聲。然而,翻查國內媒體的報道,對於本次汛情,河南省與鄭州市不是沒有準備。7月13日,履新不足兩個月的中共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就在省防汛抗旱指揮部,主持緊急視頻會議”,“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隨後立即召開全市防汛工作視頻會議,要求‘繃緊防汛安全這根弦,保持臨戰狀態’。”“可惜,主事官員和當局雖上緊了發條,地鐵站的悲劇還是發生了。網上有議論分析,當局可能過於集中防範黃河河堤安全,從全力防洪的角度思考,對積水迅猛上漲後的城市應對預案不足。‘重要交通不中斷’的要求,也或許影響了及時關閉地鐵站的決斷。”“另一點引人關注的是,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62歲)6月從山西省委書記任上調到河南,就具備了擔任兩個省級一把手的條件、符合在明年中共二十大中晉陞政治局的資格。這次鄭州洪澇災害他不是直接負責官員,但災情是否會對他的仕途前景增加不確定性,則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