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

政局动荡 泰国人无心过年

音频 05:53

每年4月13-15号是一年一度的泰历新年,也叫“宋干节”,对于重视新年程度不亚于任何国家的泰国人来说,已经有两年没有过好“宋干节”了。连续多年的政治动荡,影响到泰国人过年的心情与气氛,甚至给整个泰国社会的思想、经济和文化带来了一次次深刻的撞击。

广告

去年宋干节发生的系列骚乱事件让人记忆犹新,“红衫军”搅黄了东盟对话伙伴国家领导人峰会,后在曼谷制造系列骚乱,几天后被阿披实政府调动军队给予平息。

事隔近一年,今年3月12号,以维拉、纳塔武、扎度蓬为首的“红衫军”原批领导人,再次召集人马,发动大规模反政府集会。自3月14号以来,数万名“红衫军”长期驻扎在曼谷繁华桥(攀发桥)一带,一再要求现任总理阿披实解散国会,重新举行大选。

“红衫军”此次卷土重来,策划行动时更多了些理智,集会者占据繁华桥天天抗议,泼血争取舆论关注,几乎每晚聆听他信从海外传来的政治演讲,每周末举行一次大规模示威游行,掀起一波又一波示威高潮。跟去年相比,“红衫军”似乎是汲取了去年主张暴力而导致局面失控的教训,因此特别注重争取民意支持,几名主要领导人始终对外宣称:这是一场和平集会。

不过,自“红衫军”再次集结以来,曼谷市内好几处名人宅邸、私人写字楼乃至公共场地,接二连三地发生恐吓性爆炸案,一个月来,警方毫无线索可查。按照“红衫军”的说法,这是政府方面刻意制造混乱局势,目的为了让“红衫军”背黑锅。直到4月10号傍晚发生军民冲突,造成23人死亡,近900人受伤,“红衫军”首脑仍然坚持此一说法。

与之相反,泰国法政大学一名教授分析说:为能尽快推翻阿披实政府,“红衫军”实际上做了多手准备,一方面,集会首脑倡议民主与和平,争取民意支持,经过多次和平示威行动,“红衫军”在曼谷地区原本不高的民意支持度有所提升。另一方面,“红衫军”不排除使用暴力,不少采访记者、过路群众都有过被“红衫军”群殴的经历。造成“红衫军”言行不一致的主要原因,是“红衫军”内部派系众多,关系复杂,粗略统计有军队派、警察派、国会议员派、街头集会派、以及他信时代曾经执政,后被禁止参政为期5年的老牌政客派。当然,其中更多是热爱和拥护他信的东北粉丝派。

就在“红衫军”在曼谷抛头颅、洒热血之际,2006年9月军事政变下台后四处流亡的泰国第23届总理他信,不久前刚成为东欧地区黑山共和国的公民。他的前妻颇乍曼夫人和三名子女,早在3月初陆续离开泰国。作为大多数东北人民脱贫致富的希望所在,他信始终是“红衫军”为之奋斗的精神领袖。这位前国家领导人多年来对操控泰国政治的巨大影响力,搞得素拉育的军人政府和阿披实的民选政府都为之疲惫不堪。10号傍晚曼谷军民冲突酿成20年以来泰国最大的政治伤亡事件后,泰国外交部长卡实指责他信跟“恐怖组织”有关联,呼吁国际社会协助缉拿他信归案。
目前,“红衫军”集会仍在进行,对政府的诉求不断升级。阿披实总理坚持不妥协,但似乎也没有有效对策。政府颁布紧急状态令得不到有效实施,陆军最高指挥官阿努蓬呼吁阿披实解散国会,即便阿披实动用总理的最后一张王牌---实施戒严令,又难保能获得军警的配合。按照“红衫军”的说法,泰国的警察是西红柿---全红,军人则是西瓜兵---身穿绿色外皮,内瓤也是红的。
泰国第27任总理阿披实对军人和警察的调动权威令人置疑,总理因执法不力而备受社会舆论谴责,阿披实所属的民主党上周五被中央选举委员会裁断解散,有待仲裁委员会定案。政府执政联盟中的其它小党随时可能投奔支持他信的为国党,宋干节收假最迟18号以前,若无法解散反政府集会,形势会对政府愈加不利,何况泰国是一个有着“军人政变”传统的国家,一旦政治走入死胡同,军人常扮演“裁判”角色吹哨喊停。所以说,必须尽快找出泰国政治发展的出路,这对于阿披实来说,无疑又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