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中央鹰鸽两派被指介入香港民主发展

路透社/Bobby Yip

作为香港立法会一个喜欢“闹事”的议员,梁国雄是最让中央政府头痛的香港人之一。让中央政府更头痛的是,梁国雄在连同其他4名议员辞去议员职位后,却又重新报名补选,还喊出全民起义的口号,务求将这次补选推动为一个变相的公投,明确向中央表达香港人希望在2012年举行双普选的诉求。

广告

有长毛之称的梁国雄,是最让中央政府头痛的香港人之一,他在立法会是一个喜欢“闹事”的议员,例如每到六四,他必然提出悼念北京1989年民主运动死难者的动议,尽管每年都遭到保皇党议员的封杀。他现在连同其他4个议员已经辞去议员的职位,但这让中央政府更头痛,因为他们又重新报名补选,而且还喊出全民起义的口号,务求将这次补选推动为一个变相的公投,明确向中央表达香港人希望在2012年举行双普选的诉求。

属于社民连的梁国雄对5月16日举行五区变相公投之前所发生的连串事情,有这么样的看法:中央对香港民主发展步伐的速度,出现了鹰派和鸽派两个派系,而这又牵动了香港未来特首的争夺战。他对5.16的选情又有相当独特的看法,他认为成败关键不在北京的打压,他反而担心泛民主派内部的矛盾影响到投票率。他说:「作为泛民主派主流的民主党,还在说什么要与中央沟通,且看他们逆来顺受到几时。」

在5.16补选之前,香港大学的民意调查发现,当天的投票率不会超过三成,但渠料上星期特区政府却推出令到所有泛民主党派都失望和反对的《2012年政改方案谘询文件》,有学者更预料投票率有可能因此而激增到四成。

特区政府为什么在补选前推出明知会惹起争议,从而会刺激投票率的文件?梁国雄说,在什么时候推出文件不是特区政府的决定,绝对是中央政府的意思。至于为何在补选前推出,梁国雄认为中央对香港的民主发展出现两个派系,一个持较为开放和容忍的态度,即所谓的鸽派,而另一个则是保守而态度僵硬的鹰派。他说,下届特首热门人选之一的政务司长唐英年,背后有鸽派的支持,因此唐英年一直都强调谘询文件可以有商讨的空间,并呼籲泛民主派打开沟通的大门。

至于另一位有意问鼎特首宝座的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背后的势力就是梁国雄口中所说的鹰派。他说,鹰派在香港的另一代表,就是基本法委员会香港委员刘迺强,他公开攻击补选和参与补选的泛民主派人士,认为香港人现在要求中央交代终极普选是荒谬,「讲终极普选就是无知,就是白痴,这些人根本没有脑筋」,又指民主派要求普选时一人一票,中央没可能答应。刘迺强扬言,市民应在五区补选时投白票。他又形容香港现时是「全世界最反共的地方」。梁国雄说,刘迺强的言论,就是代表了中央的鹰派。

梁国雄又认为,作为泛民主派的主流,民主党还在逆来顺受,还说要与中央直接沟通,但他们这样只会削弱5.16补选的公投意义。他说:「我们不怕中央的打压,但民主党的态度反而会影响投票率。」

政府推出的谘询文件需要立法会三分之二的议员同意,就可通过成为法律,因此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除了稳获保皇的民建联和自由党议员的铁票之外,政府方面只要“策反”3个泛民主派议员,就达到三分之二的票数。

政府有没有这个本领“策反”3个泛民派的议员?梁国雄说,这完全要视乎5.16补选的结果而定,如果提倡2012双普选的候选人全部得胜,泛民派被策反的可能性就不大,但如果选举结果不理想,情况就很难说了。

梁国雄认为,他个人认为总投票人数达到80万,就可以算是一个胜利。他说,2003年的立法会全体议员选举,投票人数也只有108万人,这次只是一个补选,而且受到政府和建制派的杯葛,因此如有80万人出来投票,绝对已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

八十后青年为主骨干的「大专2012」,也参与这次五区补选,并且被视为是补选5人的B队,问梁国雄有何看法时,他说:「我很感谢他们参选,因为有了他们,就没有人可以不战而胜。梁家杰尤其要感谢他们,因为他只有一个对手,就是『大专2012』的代表。」问他到时有没有可能因应情况需要而进行所谓的“弃保效应”时,他说:「香港人心中都有一把尺,都有自己的看法,有没有弃保,就看你如何看待这事了。」

在这次的访问之后,公民党与社民连以及「大专 2012」合共10位立法会五区补选候选人决定,由于大家同样以争取尽快落实双普选及废除功能组别为参选目标,因此为了集中市民坚持废除功能组别的强烈诉求,两大阵营同意将双方补选得票相加后的总数,视为市民反对功能组别的力量。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