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卡恩:法国需要左派在明年大选中获胜

音频 06:16

自纽约州法院宣布撤销对斯特劳斯卡恩案的全部指控后,卡恩携妻子返回了法国。返回法国后的卡恩一直保持了沉默。9月18日晚间,卡恩打破了这种沉默。法国媒体好几天前早已宣布,卡恩9月18日晚间将接受电视一台(TF1)的专访。这里要向大家补充的,在卡恩抵达电视一台现场直播之前,电视一台正门前有示威的女性。示威的人高举“司法误判”、“女人说不就是不!”的横幅。电视一台新闻部主任此前回应要求示威的人:公众有知情权,我们有告知权。

广告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法国前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斯特劳斯卡恩在20分钟的专访中谈了自己的好妻子、自己如今的一无所有、自己的惧怕、自己和女性非暴力的关系、自己曾经决定竞选下届法国总统而今错失良机的悲情。他说:他的所作所为给自己的妻子和周围的人带来了痛苦。不仅轻浮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且他犯了一种道德错误。而今他不再会重蹈覆辙,应为他为此付出的代价使他一无所有。

谈及他的未来,他对记者和众多正在观看电视节目的法国民众说:“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自己的未来。”卡恩说:我再也不是什么候选人了。我需要和家人在一起、需要修整一段时间。他说:我一生致力于有益于公众利益的事业之中。

当记者问他是否早作出竞选总统的选择时,他回答说 : “是的,我曾经做好了竞选总统的准备。我自认我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职位使我能够敏锐地察觉到事情的真相、也可以对法国现状有一个现实的目光。我可以敏锐地看到法国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所处的困难和长处。我曾经觉得自己会对国家是个有用的人,在困境中给法国一些答复。而今这一切都抛到了我的身后。尽管我还在幻想我将精选总统,我显然再也不可能是总统候选人了。但我坚信左派社会党的胜利对法国来说是有必要的。”

当法国电视一台记者沙扎尔(Claire Chazal) 问及:“2011年5月14日在纽约索菲特2806 套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卡恩回答说:“我与她发生了没有金钱交易的性关系。”卡恩还使用了四次“没有”来否认旅馆女服务员对他所有的指控。卡恩说:“我没有使用暴力;我没有强迫她;我没有实施性侵犯;我没有犯罪行径。”

法国小说家巴农的母亲(Anne Mansouret) 在卡恩接受电视台采访之后说:“卡恩是十足的悲剧演员。他说谎的能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原告迪亚洛在法国的律师代表在看完卡恩采访是说:“记者的提问和回答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包装起来的。在整个采访中,没有丝毫现场采访的意味,一切都是在公关,毫不真实。”

卡恩还说:“他对自己犯的道德错误当然没有任何的自豪感。”他说:“他至今还在无穷无尽地悔恨自己的过失。”他对记者说:“我毕生最大的幸运就是有一个不离不弃、举世无双的好妻子。没有她的支持,他恐怕难过此关。”

记者问这是否是一场阴谋?卡恩回答说:“别人给他设下的陷阱?这很有可能。是不是一场阴谋?将来真相会大白的。”

卡恩还诚恳地告诉大家,他被关进莱克斯(Rikers Island)监狱后他真怕了。他对记者说:“当你被搅进机器齿轮里的时候,你真会觉得机器会把你搅成肉泥。”

在回答试图强奸当年年轻的女记者巴农一题时,卡恩否认自己当年对巴农有性暴力的行为。他说:巴农编造了事情的经过,这些都是为了恶语中伤他。

提及他了如指掌的主题-希腊债务危机,卡恩说:“可以有一笔勾销希腊债务的想法。”他说:“希腊债务数额过大,要不惜一切代价来降低它的债务。否则欧洲为其付出的代价将是经济衰退。”

卡恩在接受电视一台专访时批评欧洲领导人不懂得与千变万化的经济展开时间的赛跑。法国很多人曾经推举卡恩当总统的一大原因就是,他懂得经济。他能用最简单的词句给大家讲清楚经济停滞的症结在何处,这也许是拥戴卡恩的人容易纵容他个人生活不检点的原因所在。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