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今日欧洲

引人注目的缅甸活跃的外交

音频 13:03
作者: 小山
42 分钟

2011年10月成为缅甸被世界关注的月份,前所未有,这个不久前还被联合国批评,欧美制裁,在世界上凸显深受孤立的国家忽然间走向世界。其中引人关注的外交活动中,首先就有缅甸总统吴登盛访问印度,明天10月20日缅甸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开始访问日本,接下来21日,缅甸副总统丁昂敏吴将访问中国,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与东南亚联盟博览会。从近看这几个不同的访问,国际观察发现,缅甸正在调整与世界首先是与亚洲国家的关系。正是由于缅甸近期显现了开放与变革的迹象,缅甸面向世界的新举动正在引发国际舆论重新评价缅甸。

广告

缅甸向印度靠拢

缅甸总统吴登盛是在10月12日到15日访问印度。这是缅甸被称为文官政府今年3月上台执政以来,其总统第一次访问印度。由于印度在南亚次大陆以及在世界的地位与影响,吴登盛的访问立即被国际媒体高度关注。

按照路透社评论,缅甸男人的传统服饰是将印度纱笼与中式上衣合二为一,这种装束或许正是缅甸试图平衡与中印两大邻国关系的生动写照。缅甸西部与印度接壤,东部毗邻中国,夹在两大国之间的缅甸在推行政治改革,摆脱“恶棍国家”名声、振兴经济之际,需要努力平衡与中印的关系。在西方制裁遏制下,缅甸长期以来依赖中国获得武器、贷款并进行基建项目。但现在也在讨好印度,降低对中国的依赖。印度尽管经常与西方国家附声,但却没有制裁缅甸,相反同中国一样与缅甸保持经贸联系,并从缅甸获取能源和建设材料。

缅甸希望中印两国之间相互竞争,这样便可从中渔利,获得更多好处,譬如印度洋天然气等资源项目。吴登盛抵达印度恰好是在作出了决定,停建由中国牵头、合约价值36亿美元的密松水坝项目。由此吴登盛在印度更多让评论谈及缅甸不想被低估,因为缅甸知道他们拥有许多国家都想要的资源,并正在加以利用以充分发挥优势。

吴登盛访问印度,他首先前往佛教圣地菩提伽耶参观,据传释迦摩尼在此地的菩提树下静坐三天三夜后得道,这样的日程,精心对外显示缅甸与印度的佛教有着同一根源。同时由于缅甸对中国采取的新举动,加上该国想重返国际社会的意图,也为印度提供了难得的机会,在海运及能源供应等地区事务与中国的竞争中抢得先机。

以稀土合作开发打头阵的缅日外交

缅甸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20日起访问日本,缅甸方面没有大肆宣扬这个访问。日本方面也低调宣布缅甸外长的访问。印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是在10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向媒体透露,缅甸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访问日本的消息。日本透露,这个访问主要涉及双方经济合作,特别是关于稀土等天然矿物资源的共同开发以及支援缅甸民主化建设等内容。在抵达印尼前,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12日访问新加坡,并与与该国前总理吴作栋举行了会谈,双方就新加坡等9国正在谈判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交换了意见,表示日本积极参与谈判。玄叶还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外长尚穆根会谈,会谈涉及支持缅甸民主化、海洋安全等问题。

日本今年以来加强了与缅甸的接触。3月,缅甸从军事政权过渡到民选政府,日本为了加强两国的关系当即就邀请缅甸外长吴温纳貌伦访问日本。今年6月,当时的日本外相松本刚明和吴温纳貌伦还在匈牙利举行了会谈。

日本与缅甸加强接触与和建立合作关系,凸显日本希望获得缅甸的稀有矿藏。共同社引述外交官方消息,日本政府不久前敲定了与缅甸共同开发稀土等天然矿物资源的方针。为进一步明确具体计划,日方希望缅甸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在今年年内访问日本。去年日中撞船事件后,日本遭遇中方稀土出口手续停滞问题。日本认为有必要吸取教训,确保多条稳定供给渠道。

今年3月,缅甸军政府进行了形式上的政权移交,但目前民主化尚不充分。东京曾经因此担心日本国内或许会有意见指出,现在正式采取旨在与缅甸加强经济关系的措施还为时尚早。日本政府今年6月派遣时任外务政务官的菊田真纪子出访,这是日本政府三年来首次有政府高官访问缅甸。在与缅甸外长吴温纳貌伦会谈时,菊田对政权移交一事表示肯定称“向着民主化迈出了前进的一步”,并在两国人员交流及今后的经济合作方面展现了积极姿态。消息人士认为,日本政府在菊田访问缅甸前后就邀请缅甸外长访日一事进行了询问。

缅甸去年解除了对该国民主化运动领袖昂山素季的软禁,并于今年5月释放了其他政治犯。日方考虑以上转变,针对目前为止事实上冻结的除人道支援之外的政府开发援助,限定修建医院等直接有利于缅甸国民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解冻了部分开发援助,逐渐加强与缅甸的经济合作。稀土是生产智能手机和混合动力车等高科技产品不可或缺的材料。中国目前的稀土产量占全球约9成,但据推测缅甸、越南、老挝等国也蕴含着丰富的稀土资源。

共同社还透露,围绕缅甸的稀土开发,日本并不是第一家与缅甸接触,韩国政府也与该国就实施地质勘探等达成了协议。

缅甸对中国的犹豫

如果说,缅甸外长前往日本访问,经济合作占有重大成分,却是缅甸应日本的经济开发所需求,以稀有矿藏为敲门砖同亚洲大国拉近关系;缅甸副总统10月21日前来中国访问所涉及的议题却是另一种敏感的内容,因为按照各个媒体几乎是一致的评论与猜测,缅甸副总统丁昂敏吴前往中国主要解释缅甸为什么要决定停建密松大坝工程,虽然表面上缅甸副总统丁昂敏吴到中国参加中国东盟博览会。

中国官方的报道承认,缅甸单方面叫停中缅密松大坝建设,引发中国的批评和反对。但缅甸副总统丁昂敏吴是在跟随总统吴登盛10月15日结束印度访问之行返国后,才启程前往中国,磋商暂停兴建密松大坝的后续问题。可是缅甸总统吴登盛10月12日至15日进行就任总统后的首次出访印度,却不是首先访问中国。缅甸前军政权丹瑞将军于去年曾经访问中国,之后缅甸开始了政权改革,举行有限制的立法选举,并成立了文官政府,包括吴登盛在内地政府高官都是在稍前的军队将领大批脱下军装转为民间官员参加选举而再次掌权。缅甸官方透露,副总统丁昂敏吴应于10月21日至26日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大陆─东协博览会,他将于会外与大陆官员见面,就密松大坝后续问题同中国磋商。

中国的报道说,密松大坝由中国公司斥资36亿美元主导建造,九成电力将供应中国,而缅甸每年可获得10多亿美元税收。但缅甸反对派、环保人士及西方组织一直反对该大坝建设,认为该项目破坏当地生态系统。这些反对派中包括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缅甸总统吴登盛是在9月30日在奈比多宣布暂停该大坝建设,这一计划停止建设到至少2015年。他表示是因为尊重民意,才决定暂停工程。中国外交部10月1日批评缅甸单方面叫停该项目,要求双方先协商该项目。不过,有分析认为,缅甸政府今年3月执政后,为摆脱军人执政的影子,在对内对外政策上发生了诸多改变。缅甸政府暂停中缅大坝建设的决定,不排除拿中缅大坝作为取信于民的一个测试。对缅甸政府来说,暂停大坝不仅在国内缓和政府与反对派的矛盾,增加声望,同时在国际上也有助争取美欧解除对缅甸的制裁。
中国东方早报引述缅甸伊洛瓦底报消息,缅甸总统吴登盛在出访印度前,在内比都接见中国驻缅甸大使李军华,向李军华简单解释了搁置密松电站的原因。但缅甸总统顾问奈金腊则认为:“无论是对缅甸还是对所有其他国家来说,太依赖与一个国家的关系是不好的。”

据这家报纸报道,奈金腊表示,中国和缅甸已经基本解决了这一个问题,缅甸将向中国作出赔偿,可能以提供经济合作项目许可的形式。“我不认为我们一定要赔偿他们数十亿美元。”他并未详述缅甸将向中国提供何种项目许可补偿。他还表示不担心因为搁置电站可能带来的偿付中方贷款问题,表示将寻求其他财政来源来还贷。

缅甸密松水电站总值36亿美元,距云南腾冲县200多公里,是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在缅甸伊洛瓦底江流域开发建设的重大水电项目。电站位于缅甸北部的克钦山区,是伊洛瓦底江干流河段上拟开发的第一级电站,总装机容量为600万千瓦。缅甸突然宣布搁置电站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陆启洲表示震惊和不解,他说,如果搁置意味着停止建设,将带来一系列法律问题,将面临有关合同方巨额的违约索赔。这个消息表明,中国对缅甸的决定事前一无所知。中国的反应表态怀有不满但却没有愤怒,除了抨击西方国家幕后推手以外,并没有敲打报复缅甸。

实际上,就在吴登盛作出宣布任内暂停大坝建设工程之后,缅甸当局出面多次做出解释,并派遣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为总统特使,专程前来中国进行解释。未来接掌胡锦涛退休后的党政军大权呼声很高的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接见了吴温纳貌伦。外界无法知道中国是否接受了缅甸的解释,亦或中国还需要缅甸这个过去的盟友派出更高级别的官员出面解释。无论如何,缅甸副总统前往北京重要的使命就是解释停建原因,修复双边的不愉快。

不过并没有消息或者分析证实缅甸真正与中国疏远。尽管缅甸同泰国孟加拉印度接壤,却与中国的边界线更为重要。在过去长时间遭到国际社会抵制的时候,中国有机会以经济贸易和投资接近缅甸,这样的渗透也造成缅甸的依赖和需要。就在缅甸决定停建密松水电站的同时,中国与缅甸合建油气管道缅甸段第四标段却于10月1日开工。

按照中国第一财经报道分析,一停一建两则消息引发了社会舆论的持续关注和猜测。在缅甸方面突然宣布搁置中缅两国密松电站合作项目的消息后,在中国国庆期间开工的中缅油气管道第四标段可算是一个积极消息,显示电站项目搁置是个孤立的问题,暂时没有波及其他领域,应当不会影响大的能源战略。中缅油气管道缅甸段第四标段开工算是一个好的注解。中国 “十二五”规划要求今后五年,中国加快西北、东北、西南和海上进口油气战略通道建设,实现能源供应多元化。西南通道是从中东和缅甸进口油气资源,并在中国西南地区入境的进口通道。不过缅甸宣布停建以及近期发生的变化,还是有报道要求中国官方做好应变的准备。

扑朔迷离的缅甸改革

缅甸的变化其实引发周边以及国际观察,与中国不同,欧美各国却积极敦促缅甸进一步开放政治,加快政治改革,实行真正的民主与自由。缅甸2014年轮值东盟主席,为此缅甸作出很大的动作以求被接受入位。当缅甸军政府大批脱下军装跻身行政官僚队列,通过组织有很大限制的虚假立法选举让前军官将领占夺政府官位,而且这个选举遭到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的抵制,西方没有任何国家看好缅甸的变化。只是当新政府解除对昂山素姬监视居住,成立人权委员会,特赦数千名在押犯,并且释放部分政治犯,欧美才正面肯定缅甸的变化。今年以来,欧美不少国家都派遣政府高级别官员前往缅甸,或是鼓励,或是敦促,缅甸在国际形象大为改观。而且西方国家也被评论觊觎缅甸的各种能源矿藏。

尽管有变化,可是缅甸的真面貌是什么样的呢,现在没人可知,因为缅甸还是一党专政,仍然还有近两千名政治犯和被指控威胁国家政权的各类批评家,记者被监禁。新近被释放的一百多名政治犯,并不包括仍然被关押的反对党各级领导人。就连昂山素姬本人虽然对政权当局的变化给于鼓励和肯定,但并没有给予全部信任。缅甸人对政府的变化开放并不完全相信,在获得真正的民主自由之前,缅甸民众仍然心有余悸。对于昂山素姬来说,在组织自由公正的民主选举之前,缅甸还不能被算进民主改革的国家行列。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