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陈奎德:中东政治变革表明全球第四波民主化进程的开始

音频 10:22
作者: 艾娃
28 分钟

利比亚前独裁者卡扎菲被击毙,结束了持续数月的利比亚内战,而他的死也引发全球的关注。西方国家普遍认为:这是利比亚人民的胜利,也是北约及民主政治的胜利,对其他国家的独裁者起到震慑作用;希望利比亚早日建立民主制度,民众自由得到保障。但是也有分析指出:希望利比亚在重建过程中不要走上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路。和欧美国家的反应不同,中国只是低调的表示:希望在卡扎菲死後,利比亚能够尽快开启“包容性政治过渡进程”。就此,今天我们请旅美学者 陈德奎 先生谈一谈卡扎菲被击毙这一事件。

广告

法广: 陈先生您好。利比亚前强人卡扎菲被击毙这件事您是怎么看的?

陈奎德先生: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这几个月来,在中东重大政治变迁中一个显眼的、关键的亮点,应该说从这件事情开始,从过去的突尼斯革命、埃及革命、利比亚的革命、到叙利亚等等一系列的在中东发生的重大浪潮、政治变迁表明,确实可以说在全球,民主化的第四波已经开始。而且已经走了一段路了。也就是说从过去的第三波之后,有一段平静的时机,甚至有的地方开始有退潮,但是从中东的事件开始发生,这个民主的第四波是越来越显著的呈现在全世界的面前,所以说这一点我想已经不可否认了。

卡扎菲的被击毙有点类似于象过去苏俄东欧变革的时候,大多数国家还是基本上是和平变革的、和平转型的,但是也是有一个国家, 例如罗马尼亚产生了类似于这次利比亚的暴力冲突,最后独裁者被枪决这样一个结果,所以说有些现象都有些类似的地方,过去人们觉得第三波民主之后,包括克林顿提出关于以后成为各个文明之间的冲突、文化之间的冲突为主,而且在中国人看来阿拉伯人和西方人很不同,和我们中国人也很不同, 他们是信阿拉、是娶很多老婆,好像他们和我们离得很远,是一个不同的诉求,大家想的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但是阿拉伯革命一发生,大家发现他们一样的是人,一样的要自己的尊严,一样的是要民主、要言论自由,要过有尊严的生活。实际上,这几个国家就经济上来说,并不是衰败到贫穷的哪个地方,甚至利比亚的经济情况,因为它有石油,卡扎菲还利用石油来收买人民,某种意义上,他们的经济状况并不是非常贫穷,非常差的,但是还是革命爆发了,说明人的有些基本的诉求,包括政治上的有些基本诉求,那是不可抗拒的,不管你用经济上怎样的收买,但是最终你还得面临这个基本的人性的挑战。这一点,我发现中东的人想得和我们是一样的,想的最深沉的东西和我们想的是一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它这个普世价值,普遍性的潮流在中东表现的越来越清楚。

法广:普世价值对中国民主进程,您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启迪呢?

陈奎德:我想大家恐怕也注意到了,卡扎菲在面对国内民众的挑战,国内民众起来抗议、起来起义,他特别援引了中国当年一九八九年北京的屠城,来为自己的屠杀本国同胞做辩护,他要以中国在六四屠城的中国当局为榜样来,镇压本国人民,他认为当时中国是选择了正确的路,所以我也要做这样的、同样的事情,我是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这件事情,实际上大家知道,弄得中国当今的政府非常尴尬,因为中国政府不愿意提那件事情,也知道自己那件事情在全世界面前矮下一头,是犯下了罪行,但是极力想淡化它,抹杀它掉;但是卡扎菲再次把这个提起来,激活了全世界对二十多年前中国大陆天安门事件的历史记忆和回忆,所以说,这一点恐怕对中国也有某种象征意义。虽然中国大陆官方当然不会在他控制的整个宣传机构里面谈这个事情,特别尴尬的,特别不会谈到卡扎菲提到六四的事情,来做自己的强心针,来为辩护这个事情;但是实际上,中国当局很显然在利比亚事件中,尤其是这次被击毙,有一个深度的刺激、有一个深度的震撼,对他们来说。当然他们也要做出一种姿态,表示一切照常、无动于衷,做出外表的一个姿态表示希望尽快展开包容性的政治过渡,好像这件事情马上结束,我们赶快不要谈这件事了,赶快转到下一个阶段。因为中国在利比亚有非常大的经济利益,当然也有政治利益,中国的政治利益遇到很严重的亏损和挑战以后,现在要扭转自己的形象,同时也在经济利益尽量的减少损失,所以说做的很低的姿态。

当然我们也要实事求是的看到中国和利比亚的关系,因为利比亚这个狂人---扎菲行事的风格是极其诡异多变的,由于他自己号称自己是世界性的领袖,所以对中国有时候也不买账的,所以两国外交关系并不是非常的融洽。但是在潜在的意识形态上,他们是惺惺相惜的,所以说卡扎菲到了最后,在求生阶段才紧急的要用中国的六四来为自己辩护。

法广:当然卡扎菲之死也是对独裁者的榜样,其下场有可能象卡扎菲一样被击毙;目前叙利亚的情况不容乐观,卡扎菲之死会对叙利亚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奎德:当然会有很大的影响,对叙利亚反对派的运动,对叙利亚抗议阿萨德的残酷镇压,这种运动当然是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这点是毫无疑义的。我想一定的变迁结果,当然可能要一段时间,也许如果是他明智的话,也可能是妥协。

不管怎么样变局是肯定的了,怎么变?是妥协的变?文明的变?还是象卡扎菲这样?我想阿萨德他们每个人自己心里都要琢磨琢磨了。因为有不同的变化模式,变是肯定要变的,但是可以选择不同的变化模式。从苏联东欧也好,从这次卡扎菲和这前面的突尼斯、埃及,大家都不一样的模式。

这次卡扎菲他是选择了一个自己给自己套上绞索这个方式,他是硬撑着,因为他看到前面的突尼斯总统,独裁者本阿里在发生民众起义没多久就跑出国了,就逃跑了;埃及也在镇压了几下后,迫于巨大的国内、国际压力,也停手了。当然后来被关在笼子里公审。卡扎菲觉得他们都没有坚持强硬,我就是不退缩,不退让,就象邓小平当年说得那样:一步都不能不退,我就是宁可战死在国内,也不出国也不逃,觉得独特的、可以硬撑过去,甚至可以反扑过去,把反对派打败,所以说实际上他让自己的话已经出口,也就是说自己选择了死亡,自己给自己套上了绞索。

卡扎菲的这一模式出来,必然给各国的独裁者,包括阿萨德,当然更长远来说,对北京的独裁者都是一个警讯:你们还是都有路的,各种不同的路是有不同的变革方式的,苏联东欧的各种变革方式,你当时污蔑的这么差,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看到他们都走上了正常的国家轨道,而且很多前官员如果是顺应了时代潮流,现在也并没有怎么样。但是如果是说,如果你要采取象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或现在卡扎菲这样的、顽固的、坚持的对抗历史潮流的话,最后的下场就是这样的一个下场。这一点我想对他们是会有深度的提醒。虽然他们在口头上不提这个事,在公开的集会中间也不会说这个事情,包括在内部的场合,恐怕只非常小的范围他才说,但是一定会在他们的心灵上有非常大的震撼,使他们在潜在的时候,在关键时刻来临的时候,知所进退,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样的明智选择,而不要使双方都流更多的血。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