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法国独立记者谈偷渡叙利亚实地采访感想

音频 12:59
作者: 杨眉
36 分钟

利比亚前独裁者卡扎菲的死亡象征着北约在利比亚军事行动的结束,国际社会从本周起或许可以给叙利亚予更多的关注。西方媒体天天都在报道着叙利亚每天有多少人被打死,但却没有引发政界以及舆论界的强烈反应,舆论莫非对此已经麻木不仁、无动于衷?另外,近日又有媒体报道说,叙利亚境内爆发数千人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示威活动。那么,叙利亚境内状况究竟如何?叙利亚民众如何看待国际社会各成员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问题上究竟有多大的斡旋余地?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采访了刚刚秘密潜入叙利亚采访的法国独立记者尼古拉•艾能Nicolas Hénin,尼古拉•爱能精通阿拉伯语,长期在中东以及北非地区地区从事报道工作,1993年起先后数十次前往叙利亚实地采访,他首先向我们介绍了外国记者目前在叙利亚的工作状况:

广告

尼古拉•艾能:目前在叙利亚很少有外国记者,中国记者是少有的被允许采访的记者,但是,他们其实并没有多少运作的余地,因为事实上,无论哪个国家的记者都不可能做正常的记者工作。因为,所有国家的记者在叙利亚都必须做出明确的选择:要么站在叙利亚政府这一边,如果这样,他就可以拥有采访证,但是,他们的采访范围只能局限于政府允许采访的地方,他们会受到政府人员的严密监视,也就是说,他们不可能采访反政府示威活动。要么,站在示威游行的反政府人士这一边,也就是说,外国记者可以通过秘密途径进入叙利亚,如果这样,那么他就不可能采访叙利亚官方人员以及亲政府的示威活动。不可能观察叙利亚军队的活动。因此,外国记者在叙利亚采访根本不可能做到客观中立,因为,要做到客观报道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不可能得到满足,那就是必须同时采访政府方面与反政府方面,而这一点在叙利亚是不可能的。叙利亚政府不时的给外国记者发放采访证,我在叙利亚的时候,就有一个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在大马士革采访,我看了她所作的电视报道,同我对叙利亚的报道内容相比较,简直是天壤之别。其实,这很正常,因为他是一个事件的两个对立的层面,政府方面与反政府方面相互之间毫无相干。

法广:您是怎么秘密潜入叙利亚境内的?在叙利亚待了多长时间?都去过那些地方?

尼古拉•艾能:我在叙利亚待了十多天,我是通过偷渡组织,借道第三国的走私渠道进入叙利亚境内的。当然,我不能透露这个第三国的国名。我在叙利亚待了十多天,去过好几个城市,其中包括赫姆斯市,这是叙利亚反政府示威游行的大本营。

法广:据媒体报道,叙利亚每天都有民众示威,每天都有十多个人被打死。这是真的吗?示威的民众都是些什么人,他们中究竟有没有政府所说的恐怖分子或者极端分子?

尼古拉•艾能:示威民众中没有一个是恐怖分子。这是叙利亚政府的无耻的宣传。不过,示威民众宗教对立色彩非常浓厚,示威的民众大多数都是逊尼派,而叙利亚执政者基本上是从属什叶派的阿拉维派。同所有的茉莉花革命一样,示威游行队伍中有许多年轻人,我见到有许多妇女、孩子还有一些老人。在这些逊尼派穆斯林信徒中,有一些比较保守的逊尼派成员,比如穆斯林兄弟组织成员,他们在政治以及社会上比较保守,但是,他们并不是恐怖分子。

每天都有人示威,每天都有人被打死,这确实是事实,但是,叙利亚媒体对示威活动完全不报道,外国媒体记者如果报道示威活动就会被禁止甚至被驱逐。我所见到的是声势越来越浩大的示威活动,不过,我认为就目前而言,这些示威活动不至于会颠覆叙利亚政权,尽管示威活动的气势确实十分宏大。

 

法广:叙利亚普通民众是否了解联合国有关叙利亚的表决活动,中国与俄罗斯在安理会有关叙利亚的谴责决议案表决中投了反对票,叙利亚人对此有什么反应?

尼古拉•艾能:必须强调的是,我所接触的都是反政府人员,叙利亚人总得来说对俄罗斯、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国家的立场十分失望。

我认为叙利亚正在为北约在利比亚的军事活动付出代价。我认为西方国家通过高压的方式在联合国通过利比亚决议,之后,北约在实施联合国1793号决议时又大大地超出了决议所允许的范围,这就使许多新兴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态度谨慎。而事实上,这些国家,例如,印度和巴西,这些国家他们在政治和外交上应该支持叙利亚民众,捍卫叙利亚民众的示威权。象中国这样的国家之所以不支持联合国的谴责决议,主要原因就在于西方在利比亚问题的欺骗行为:西方国家在联合国通过一个最低限度的制裁决议,最终导致的军事干预程度是对联合国决议的歪曲,是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最极端夸张的解释方式。

法广:中国国内网上流传着有叙利亚民众焚烧中国国旗以及示威民众高举反对中国的横幅的的照片,这些照片的来源有待确认,您在叙利亚的时候,有没有在游行队伍看到类似的图片和行为?

尼古拉•艾能:我并没有亲眼看见,叙利亚民众最反对的是俄罗斯,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些照片是假的。因为,叙利亚反政府民众确实对俄罗斯以及中国的立场十分失望。几周前的一个星期五,叙利亚民众专门举行示威反对俄罗斯,叙利亚民众密切关注国际社会各个成员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叙利亚媒体以及境外的媒体都大量地报道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案的表决过程,叙利亚民众对此十分关心,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引发民众的强烈的反应,他们尤其对俄罗斯以及中国的立场十分失望,叙利亚民众不明白为什么俄罗斯与中国反对联合国的谴责决议。不过,他们也意识到最近几周来俄罗斯与中国的立场有所松动。

不过,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无论国际社会的立场如何,对叙利亚局势的改变都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无论如何,西方国家军事干预叙利亚是完全不能想象的,首先,即使是最反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政府也不愿意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因为,军事干预的代价实在是太昂贵了,利比亚目前的状况令人不敢乐观,叙利亚战后全民和解将更加复杂。而除了军事干预之外,国际社会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施压的筹码十分有限。经济制裁、外交制裁以及政治制裁的效果十分有限。叙利亚拥有足够的外汇储备,阿萨德政府完全可能在国际社会严酷制裁的背景下继续维持好几十年。所以,在我看来,叙利亚要走出危机出路还在于叙利亚国内。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回旋余地是十分有限的。

法广:这么说,您认为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对策来自叙利亚国内。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上周宣布要成立制宪委员会,并且在几周后推出新的宪法。您认为,通过改革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可能性还存在吗?

尼古拉•艾能:叙利亚政府所承诺要做出的改革对叙利亚民众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自从叙利亚军警对示威民众打响了第一枪,改革就完全失去了可能性。随之而来的就是越来越强烈反抗和越来越残酷的镇压。叙利亚反政府民众一听到改革这两个字就怒火焚烧,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阿萨德政府下台。在这一点上他们绝对不会退让。所以,叙利亚危机的演变只有两种可能:其一是内战,越来越多的政府军逃兵将同政府军展开全面的内战,就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黎巴嫩发生的内战一样。叙利亚内战的情况可能会很复杂,叙利亚周边的国家,例如,黎巴嫩、伊朗、海湾地区国家的逊尼派国家也有可能会出面干预。另一种可能性是发生政变,西方国家比较倾向于叙利亚政权内部发生政变,期待叙利亚军队内部有将军站出来结束目前的混乱局面。无论向哪个方向演变,我对叙利亚的局势都十分担心,因为最近几个月来,叙利亚民众与政府、叙利亚各大社群之间的仇恨越来越强烈,反政府活动组织者坚信如果他们不成功,他们一定会被政府处决,而从事镇压活动的政府官员是十分清楚,政府的垮台,就意味着他们的末日来临。所以,双方之间互相猜疑,有许多因素都会导致暴力。

法广:您刚才所说的第二个走出危机的可能性,也就是发动政变,那谁有可能发动政变呢?你有没有听说过人名?

尼古拉•艾能:目前在叙利亚有许多这方面的谣言,说那位将军对阿萨德不满意了,等等。有反对派人士向我介绍过几个人的名字。不过,这只不过是道听途说,其实他们所透露的,有的是他们自己的期待,是他们希望他们所期待发生的事情能够真的发生。

法广:最后,作为总结,对您来说,叙利亚通过政治改革达到国民和解的可能性的微乎其微?

尼古拉•艾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利比亚的国民和解看来已经是十分困难,这可以说是北约的军事干预策略欠妥而导致的后果,叙利亚未来的国民和解很可能会更加困难。
我对叙利亚的前景十分的悲观。

感谢尼古拉•艾能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听众朋友,今天的时事观察请多次前往叙利亚采访的法国独立记者尼古拉•艾能介绍他本月偷渡叙利亚采访的见闻以及感想,本次节目是由杨眉采播,感谢各位的收听,下次再会。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