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思潮与政见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音频 05:17
作者: 雅尼克
14 分钟

哈维尔生命的价值能够获得体现,不仅仅由于他本人具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对自由与真理的毫不动摇的信念,他的成功也同二十世纪以来,尤其是八十年代后期至今的世界历史大趋势不可分割。

广告

回顾逝去的年代,世界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当年喧嚣一时的苏东共产主义阵营早已土崩瓦解。面对共产主义全面解体的历史大潮,俄罗斯以退为进,以民族主义加威权主义抵御民主大潮一度获得了成功。中国则以实用主义加开放市场换来一时的经济繁荣。而在另外一边,随共产主义阵营的失败接踵而来的全球化加速与欧美社会内部危机的爆发,传统的民主模式颇受质疑,“中国模式”一时呈现后来居上之势。

不向短期利益低头

面对这一局面,当有人为了短期经济利益鼓吹放弃价值坚持之时,哈维尔却从来没有动摇过对民主基本价值的坚持。他认为对自由的追求是人的本性。对于从政者来说,坚持信念,不懈追求就是给社会指明希望,就是不向短期利益低头。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哈维尔都一直关注着世界的民主进程,提醒世界只要还有一个极权国家存在,极权主义制度就会威胁世界民主的进程。

2009年10月,哈维尔在法国世界报撰文重提东欧剧变,指出当年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测一个随意形成的小雪球有朝一日居然会引发雪崩。时隔仅仅一年,突尼斯引爆茉莉花革命,阿拉伯文明世界进入自由、民主的视界。今天,阿拉伯之春更似呈现突破伊斯兰区域,向威权主义的残存堡垒进逼之势。不仅远在南亚内陆的缅甸传来变革之音,曾经看似固若金汤的普京统治也摇摇撼动。哈维尔也许没有注意到中国乌坎村民的气壮山河的民主维权创举,但哈维尔肯定密切注视着俄罗斯的变局。世界历史的进程再次证实哈维尔所论证的无权者的权力,无权者对专制的和平抗争,对真实与自由的追求的巨大力量。

不为暴力、谎言所动

哈维尔留给世界的最重要的思想遗产应该是其“无权者的权力”的理论,俄罗斯民众的觉醒和中国各地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均属于无权者以“无权者的权力”捍卫自己权利的运动。什么是无权者的权力?哈维尔的回答是:在真实中生活!哈维尔认为,所谓后期极权社会,即是政权强迫人们生活于恐惧和谎言之中。而一旦每一个个体,用其可能的每一个机会,表达其生活于真实之中的诉求,坚守其不为暴力、不为谎言、不为眼前利益所动的意志,那么这种以恐惧与谎言为支柱的极权制度就会趋于崩溃。在哈维尔看来,普通人之所以能够对极权机器构成威胁,原因即是每一个人都是这架极权机器的部件和共同建造者。

哈维尔的遗产不仅对今天仍然坚持同极权制度抗争的人士具有指导意义,他对人性基本价值的信念对于今天处于经济危机与意义失落的欧洲来说,也具有重要的启示。

1989年捷克走出极权主义之后的十几年间,作为捷克总统,哈维尔对内致力于民主制度的建造,对外则坚定不移地推动捷克加入欧洲联盟大家庭。哈维尔是最早呼吁推动欧洲政治联合的欧洲领导人之一。早在九十年代初,哈维尔即积极倡导建设一个欧洲联邦,提出制定一部明确的走向政治联合的欧洲宪法。从今天欧洲所遇到的政治与经济困境来看,意味深长的是,同今天欧洲领导人以解决欧洲债务危机为目的而倡导欧洲联邦的呼吁相比,哈维尔以普世价值为基础建造政治欧洲的主张显示出非同寻常的现实意义。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