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沧海桑田

朝鲜极为严峻的粮食危机

音频 10:22
作者: 流芳
30 分钟

韩国智囊组织“统一研究院(Kinu)”的一份报告最近揭出惊天丑闻:朝鲜发现食人肉充饥事件!该报告引述具体人证披露,朝鲜当局对食人肉恶魔处以极刑。5月17日出版的《费加罗报》报到了相关消息。

广告

该报指出:这是朝鲜悲剧中最为可怕的秘密之一。首次披露的新证词显示,朝鲜近年发生多起饥民丧失人性、杀人卖肉、食人充饥事件,这证明几近与世隔绝的朝鲜粮食危机已到了极为严峻的地步。

根据韩国智囊组织“统一研究院”周三(5月16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朝鲜当局最近几年来至少处决了三名食人恶魔。平壤当局在2009年底推行货币改革政策,全盘失敗,造成严重通货膨胀,原已不足的粮食,供应更加紧张,各地的粮食配给纷纷大幅减少,许多人忍饥挨饿。同年12月,与中国隔江相望的惠山市的一名男子饥饿至极,达到失去理性和人性的地步,将一名10岁女童杀害后充饥。这名男子随后在惠山市广场遭处决。这是韩国官方文件首次公开相关消息的细节。
这一食人肉事件是由当局推行的货币政策引发严重的食品危机所致。报告的撰稿人之一韩董浩(Han Dong-ho)指出,巨大的通货膨胀突然引爆消费品价格,将一部分人推向绝境。

报告引述一名抵达首尔的脱北者披露,2006年,德城也发生一对父子共食人肉的事件。当局将这对父子当众处决。披露此一事件的是一名女性脱北者;她是最近抵达韩国的230名脱北者中的一员。受到政府资助的韩国智库“统一研究院”的专家们获得相关信息均来自这些脱北者。他们中的许多人表示曾目睹食人肉恶魔或人肉贩子被当局处决的情形。最近的一次食人肉事件于去年发生在茂山市(Musan)。

有消息称,食人惨案在朝鲜绝非个别事件。去年韩国一个名叫“Caleb Mission”的援助组织获得一些来自朝鲜警方的档案,其中含有人食人案件,是首次有官方档案证实食人惨剧。据报,一名住在一座废弃工厂宿舍的警卫,不堪忍受饥饿折磨,用斧头将一名熟睡中的同伴砍死,吃肉充饥,并将一部分人肉假充羊肉在市场上出售。后被揭发遭到逮捕。
朝鲜曾在上个世纪90年代爆发大饥荒,有消息披露:全国2200万人口中,约有200万至350万人饿死,当时就已传出人吃人的事件。之后,朝鲜一直处于粮食不足状况,食人惨剧持续发生。

韩国“统一研究院”的报告在揭出朝鲜发生食人肉事件的同时,发表看法认为:其规模有限。报告强调,这只是个别现象。230名受访的脱北者中,只有十几个人谈及此一话题。因此,韩董浩表示,“不应夸大朝鲜人食人的现象。”国际危机组织( l'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 )的东北亚项目副主任丹尼尔•皮恩克斯顿(Daniel Pinkston)则指出:“尽管这是一个禁忌话题”,他仍不相信“这是一个有组织的普遍行为”。

韩国 “统一研究院”报告披露的消息进一步证实了一些如:朝鲜人权公民联盟(Citizens Alliance for 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 NKHR)等非政府机构曾经揭示过的情况,使人们了解到:自90年代的大饥荒结束以来,尽管粮食的分销渠道获得相对改善,仍有多个省份处于食品严重匮乏状态。一位曾因吞噬了其九岁女儿而受到指控的母亲,在2007年底对其行为作出这样的辩解,她说:她曾听说人肉比猪肉还要香,无论如何都要饿死;不如吃了女儿再说。这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证词,是一位名叫金惠淑的脱北者在2009年抵达首尔之后向朝鲜人权公民联盟揭示的。他讲述了朝鲜大饥荒时代发生的惨剧,一些非政府机构披露的数字显示,当时的死亡人口超过百万。另外一名脱北者也回忆了当时的情景;这位年轻的脱北者目前是生活在首尔的大学生,他的亲生父亲就是被大饥荒夺去了性命。那个年代,他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童。他讲述了位于朝鲜东南部恩德郡的一名男子如何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女儿,吃了她的肉,并掩埋了剩余尸骨的真实故事,这名男子后来被处决。他说:其实,邻居们都很同情他,因为饥饿令人发狂,将人变成野兽。

实际上早在2003年,就有调查报告指,朝鲜政府宁要核子,不顾国民饿肚子,令朝鲜人变成了“食人族”,把活生生的孩子如牛如猪般宰杀吃掉。大饥荒后的情况虽有好转,但朝鲜始终未能彻底摆脱饥荒的威胁。

今年4月,为迎接金日成诞辰100周年,朝鲜发射“光明星3”卫星,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美、日、韩、联合国、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向朝鲜施压。与卫星危机相交织的是,朝鲜的粮食危机再次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美国中断了原本计划向朝鲜提供24万吨粮食援助的承诺。朝鲜再次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入联合国“面临粮食危机的全球34国”名单。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今年3月份发布的报告,尽管有所增产,朝鲜依然严重缺粮,缺口预计达74万吨。而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名官员则披露,朝鲜今年粮食缺口为41万4千吨。但是,如果今年夏天朝鲜遭遇水灾,这一数字会相应变化。

联合国的《2010世界粮食不稳定状况》报告将朝鲜列入22个慢性粮食危机国家。该报告称,粮食危机国家的国民营养不良比例要高出发展中国家的3倍。通常,每人每天平均所需的最低能量为1800大卡,长时间无法保障这一能量的人可列入营养不良或慢性饥饿状态人群。

朝鲜的饥饿人口,在90年代初约为420万,90年代中期增至700万。之后经历了10年以上的漫漫粮食危机,到了2007年,33%的国民,即780万人处于营养失调状态。这在亚洲,绝无仅有。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一份报告称,朝鲜从1996年到2010年,共经历了15次灾难。其中,因设施不足或人为失误而造成的人灾多达9次,比自然灾害多。

有分析人士认为,朝鲜的粮食总量上即使达到最少需求量,也并不意味着人人都可以获得与最少需求量相等的粮食。因为朝鲜的粮食分配机制是有优先顺序的。对于始终处于慢性饥饿之中的朝鲜民众来说,粮食直接关涉着生死存亡。但是,朝鲜不同阶层的人,在粮食的待遇上截然不同。国际社会援助的粮食常常根本无法到达百姓之手。主要原因有:首先,处在食物链最底层的人始终缺粮,这令国际社会无比困扰:最需要国际社会帮助的群体,却是最没可能吃到援助粮的人群。第二,当局将国际援助的粮食拨给部队作军粮。美国朝鲜人权委员会在2006年的一份报告中认定,韩国援助的大米中,大部分被利用为朝鲜军军粮。该机构披露:对朝援助粮的90%以上被作为战时储备粮或者发放到各个部队作为军粮,其他10%依次分配到属于军备经济的第二经济委员会管辖下的机关、企业和党政机关等。

此外,还有地域上的差别。韩国统一部2005年的资料显示,对朝援助粮的21.21%到了平壤,南浦直辖市所在的平安南道得到了16.72%。相反,粮食相对不足的两江道和江原道得到的数量却更少,分别仅获4.57%和5.76%。2011年,朝鲜向联合国报告,北部和东部 五个道的粮食最不安全。

国际社会希望能够用监督的形式来促成粮食的公平分配。但是,向平壤派出的常驻人员,往往在对粮食配给情况展开调查时无法获得当局配合。在这样一个几近与世隔绝的国家,国际社会的援助究竟对底层民众有多少帮助,很难作出论断。

朝鲜当局为何不顾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坚持试射导弹及核武试验?对此,分析人士指出:金正恩刚刚上台,需要些大动作,形成国内的凝聚力。2012年,朝鲜要宣布建成强盛大国,其中就包括军事大国。一旦掌控了核武并能制造可以打击美国本土的运载工具,将为其在国际舞台上增加重要筹码。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