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台北一周

民主体制使台湾迅速终结军事审判制度

音频 06:53
18 分钟

台湾上周发生一件受国际瞩目的大事,就是废除军事审判,把军法案件移交一般司法机关审理,据说这和一件军中命案有关,请你为听众介绍一下,台湾为什么要废除军事审判?

广告

我曾在新闻中报导过台湾军方的洪仲丘命案,他是一位义务役下士,还有几天就要退伍,带了一个有照相功能的手机进入营区,违反了军方的规定,被关入禁闭室遭受凌虐,由于在高温下操练过度,严重中暑,送医急救后不幸死亡。他的家属不甘愿,展开一连串调查,发现疑点很多,包括他的长官疑似故意整他,串连起来加速关禁闭的程序,防止他退伍无法处罚;也有更高阶长官向低阶长官施压,说「你不关他,我就关你」;他在预见即将被整之前,发简讯给高级长官,说明自己身体情况无法承受,但未受重视;承受不住操练时向执行操练的士官求救,仍然被忽略,一连串的问题,导致一条年轻生命无辜死亡。

案件交由军法审理,但军方调查进度缓慢,而且疑点很多,台湾新闻界高度不满,舆论强力抨击,各界一致希望真相能水落石出,但又对于军事审判高度不信任,最后经网络号召,二十万以上民众身穿白色T恤上街游行,高喊口号要真相,要求把这个命案交给司法机关审理,在强大压力下,台湾国防部长下台,军事审判法迅速做了大幅修正,规定非战争时期,军人触犯法律,不再由军法审理,交由一般司法机关审判,分成两阶段执行,第一阶段先把凌虐部属罪、杀人罪、性侵害等罪交给司法机关审理,第二阶段,也就是五个月后,所有军法案件都转移到司法机关审理,这就是台湾最近废除军事审判的始末。

其实军法和军事审判制度,在世界各国也很常见,台湾这次因为群众运动的压力,政府在几天内立即修法通过,逐步废止军事审判,速度这么快,会不会不够周延?

没错,这次修法速度之快,十分罕见,连开公听会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因为舆论一面倒地批判军方,不信任军法审判,导致两大政党不敢怠慢,立即在立法院临时会中排出时间,迅速通过了军事审判法修正案,而且第一波正在审理中的军法案件共178件,也火速在十五日移交台湾各地地方法院;关在军事监狱里的人犯250人也已经移转到全台各地的一般监狱,这样快速地扭转行之数十年的制度会不会有后遗症,有待未来观察。

但民间有评论批评指出,军事审判制度的目的就是在速审速决、在明军纪、贯彻军令,以利作战目的的达成,连号称自由民主美国都有军事审判制度,台湾凭什么抛弃战时以外的军事审判制度?难道台湾面对的敌人比较弱?还是认为,经过六十多年的承平时期,台湾不会再面临战争呢?

不过台湾司法部门也有不同看法,他们认为,军法本来就封闭,全面移转司法审理,可以赋予军方新的想法,目前并没有实证研究显示军人触法交由司法体系审理会影响军纪,像英国、德国,法国等国家都没有军法审理,也没有军纪涣散的问题。无论如何,台湾已经走上这一步,未来发展值得观察,但至少交由一般司法体系审理,人权会比较受到保障,司法体系的司法官也远比军法官来得独立自主,这会让冤假错案相对减少,是非黑白更加清楚。

另外,台湾因为这件军中命案,政府还打算清查军方所有冤案,影响的层面就更广了,台湾打算怎么做呢?

台湾政府在行政院底下设置了一个「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由行政院政务委员担任召集人,这几天就会挂牌,正式展开运作。这个委员会将处理设立以前二十年的军事冤案,凡是现役军人在服役期间死亡或是失踪,他的家属可以提出要求,展开调查。委员会共有十五位委员,三分之二是民间代表,独立性和公正性可以期待,一方面受理申诉,另方面也将主动过滤以前国防部曾经受理陈情的军事冤案。但为了避免影响部队运作,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将不会受理芝麻小案。

总的来说,洪仲丘命案发展至今,影响层面之广,是当初难以想象的,这一位台湾义务役下士,虽然在临退伍之前不幸死于非命,但促成了重大的体制改革,防止错误再度发生,他的死可以说很有价值,但这也是因为台湾的民主体制,让政府面对排山倒海的民意时,怀抱着谦卑的心态;也让舆论可以对政府的政策形成实质影响力,这样的体制才是最可贵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