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台北一周

台湾总统阁揆总长为泄密案出庭应讯

音频 07:07

●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关说司法案,已经演变成监听案和泄密案,令人目不暇给,星期四的晚上,连台湾总统马英九都被检察官传讯,必须出庭作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

广告

不得不说,民进党和绿营的泥巴仗果然很厉害,查出国会议长关说弊案的检察总长不但没有功劳,还几乎被绿营万箭穿心,每天不断找他的办案瑕疵加以攻击,比如监听的程序、向马英九报告的时机等等。现在衍生的所谓泄密案,就是绿营指控特侦组查到王金平和柯建铭关说司法之后,检察总长跑去向总统马英九报告,是一件泄密的行为。绿营的说法是,马英九总统曾说过,检察总长黄世铭是在8月31日晚上到官邸向他报告这个关说案,但特侦组的新闻稿却曾提到,8月31日当天晚上,特侦组还在侦讯与关说案有关的检察官。既然还在侦讯,就应该遵守侦查不公开原则,跑去向总统报告就是泄密。

●既然指控检察总长泄密,为什么台北地检署的检察官还要传讯总统和行政院长呢出庭作证呢?

因为马英九公开说过,在黄世铭向他报告国会议长涉入司法关说案之后,他立即约了行政院长江宜桦和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研商对策,以便做周延的处理。所以地检署检察官就约谈马英九、江宜桦、罗智强,以便确认检察总长到底是几点和马英九见面?见面的时候特侦组是不是还在约谈相关人员,藉以彻底厘清,到底有没有泄密的问题。所以在这次史无前例的传讯中,检察总长是被告,马英九、行政院长江宜桦则是证人。即使这样,而且地检署也是以「他字案」来传讯,说明这只是初步收集资料,了解情况,但马英九大概万万没想到,检察总长向他报告案情,竟然会被政治对手控告泄密,他自己和行政院长还得出庭作证。

●对于绿营「泄密」的指控,成为被告的检察总长有什么回应?总统马英九在出庭作证时又说了些什么?

台湾这位检察总长黄世铭素有「铁汉」的称号,风评和社会形象一向很好,他常说,没有什么案子他不敢办。他在地检署应讯时说,他之所以必须向总统报告,一方面是这个司法关说案牵涉到立法院长王金平和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层级很高,而他的上级长官法务部长曾勇夫也牵涉在内,所以必须向总统报告。

另外,8月31日当天晚上已经初步厘清案情,关说案没有金钱对价关系,不是刑事案件,而属于「行政不法」,所以向总统报告。他强调,他向总统报告这件事符合宪法第44条的意旨,并没有泄密。

至于马英九,他在出庭作证时向检察官表示,8月31日当天晚上,检察总长求见,安排在九点多会面,总长带来一份书面报告,内容就是整个关说案的处理过程,他就不明白的地方向总长询问,但没有做任何指示,总长离开之后,他认为事关重大,所以找来行政院长江宜桦和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一起讨论。

据了解,由于牵涉到总统的维安和尊严,所以台北地检署这次对总统的约谈安排在总统府后面的国防部大楼,马英九总统从总统府穿过一条地下通道就可以到达,避开了媒体的围堵。

另外,检察总长黄世铭为国家做事,查出重大案件,却被当作被告传讯,显然很呕,他在出庭应讯之后,向媒体发表简短声明说,他问心无愧,没有对不起国家人民,也没有亏欠检察总长这个职责,他强调,他只是把司法最黑暗最丑陋的一面给掀出来。

●马英九要撤销王金平党籍,却因为法院的假处分,无法落实,现在又因为泄密案,还要出庭作证,台湾的舆论怎样看待这这个发展?民进党又有什么说法?

台北中国时报的分析认为,台北地检署大动作传讯总统、阁揆、总长,代表司法关说案整场攻防的局势大逆转,国民党和马英九在这场和王金平的对抗中已经输到一败涂地,经过这样的变化,马英九将成为跛脚总统,党内外危机将会加深,未来可能出现「令不出府院」的治理困境。

民进党则强调,马英九总统威信扫地,对内难以推动政务,对外又如何代表国家,因此呼吁马英九慎重思考下台的可能性。

不过一篇媒体社论说的中肯,认为民进党掀起的舆论战和法律战,很快就会船过水无痕,但如今王金平变成实质的无党籍立法院长,却将影响台湾接下来的政局。到底这件司法官说案演变成的蓝绿政治大对抗会有什么发展,值得我们持续关切。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