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

德斯坦为何未被邀参加曼德拉追悼会?

音频 06:54
作者: 杨眉
21 分钟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葬礼刚刚结束,曼德拉此次追随甘地,马丁路德金等时代巨人走入历史的先贤祠。不过,同前两人不同的是,曼德拉的离去却给世人留下一个巨大的疑问?哪些曾经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合作的国家今天是否应该做出反思?究竟是哪些人最有资格参加曼德拉的追悼会与葬礼? 

广告

自从曼德拉去世之后,法国舆论连日来讨论的最热烈的议题就是西方国家在曼德拉被囚禁的时候都做了一些什么?

一向以直言不讳而赢得读者欣赏的绑鸭周报本周就在头版发表文章,标题是:曼德拉追悼会的那一天他们都在那儿。他们所指的是美国现总统奥巴马,前总统小布什以及克林顿总统夫妇,英国首相卡梅伦,以及法国现总统奥朗德与前总统萨科齐。绑鸭报评论说,小布什的父亲老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坚决支持南非普勒托利亚政权,将曼德拉视为是共产主义恐怖分子,而小布什执政以后,直到2008年,美国才将曼德拉的名字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黑名单上撤下。就英国而言,英国前首相保守党党魁撒切尔夫人曾经就种族隔离政策表示,这一政策的优势就在于可以避免黑人之间互相殴打。虽然英国现任首相卡梅伦在他担任首相之前就曾经在2006年,对英国保守党过去对南非的“错误”的言行表示道歉,但这是否就足以使卡梅伦有资格参加曼德拉的追悼会?

至于法国,联合国安理会与联合国大会1963年分别通过了两项制裁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决议,第一条是有关武器禁运的第181号决议,决议禁止任何国家向南非出售以及运送武器,第二条是有关石油禁运的第1899号决议,决议要求其所有成员国停止向南非输出石油。也就是说,从1963年开始,南非政权的种族隔离政策受到国际社会一致谴责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法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五大常任理事国表面上完全支持联合国的决议。然而,事实上,法国从戴高乐时代到德斯坦时代,多年来一直推行的是与南非政权合作的政策,甚至不惜违背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

法国的一个名叫新闻调查的网站INVESTIG’ACTION本月发表文章,标题是:法国曾经是南非种族隔离政权最有力的支持国之一http://www.michelcollon.info/La-France-etait-le-meilleur.html,文章具体介绍了法国在戴高乐与德斯坦时代与南非之间的合作,指出,在戴高乐时代,法国的逻辑很简单,为了发展军用以及民用核技术,为了从南非获得铀材料,法国可以无视人权,无视自己投票支持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而戴高乐后接任总统的德斯坦,在对待南非政策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法国大幅度提高对南非的武器销售,与此同时,南非出口到法国的铀材料的总数也翻了几倍。七十年代,全球受石油危机的冲击,德斯坦甚至与南非签署合同,向南非出售多家核电站,最后,在全球舆论的反对之下,法国才不得不有所放弃。

法国的八九大街网站更是专门就德斯坦未被邀请参加曼德拉追悼会撰文,标题是:德斯坦为何未被邀请参加追悼会?http://www.rue89.com/2013/12/11/pourquoi-giscard-na-ete-invite-funerailles-mandela-248247
文章介绍说,德斯坦对南非驻法国大使苦涩地表示,奥朗德总统并没有邀请他一同前往参加曼德拉追悼会。我们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邀请他的前任萨科齐同他一同前往南非,法国目前健在的前总统中,除了德斯坦之外,就是希拉克,希拉克目前身体状况不佳,而德斯坦虽然依然精神抖擞,却并没有被邀请。八九大街网站的文章评论说,奥朗德并没有忘记德斯坦,但是,邀请德斯坦参加曼德拉的葬礼这简直就是对历史的侮辱。德斯坦就任期间,虽然南非政权在国际舞台已经臭名昭著,虽然国际舆论对仍然被关在狱中的曼德拉声援声浪日益高涨。但是,巴黎不仅同普勒托利亚的经济合作紧密,而且还在地缘政治上与之共同携手遏制安哥拉境内的共产主义运动。即使是在曼德拉出狱之后,德斯坦也从未会见过曾经担任南非总统并且也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曼德拉。

八九大街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曾经是解放报驻京记者的皮埃尔•哈斯基,南非种族隔离政权执政期间,哈斯基作为法新社记者在约翰内斯堡工作。

他说,1976年6月16日,约翰内斯堡近郊苏维托市爆发学生抗议事件,数百名年轻人死于警方的枪弹之下,在随后的几个月内,示威抗议活动蔓延至南非全国。德斯坦政府委派特使前往南非了解情况,法国驻南非大使因担心受到南非政权批评委托哈斯基联系黑人反对派领袖与特使会面,哈斯基当时就联系了曼德拉的律师以及一名与曼德拉家族十分熟悉的南非医生在他自己的家中同法国政府的特使会面。而当时,美国在卡特总统的领导下,美国驻南非使馆不仅经常邀请黑人活动分子前往使馆,而且还任命黑人担任外交官。当然,卡特总统下台之后,接任的里根总统所推行的政策则与他的前任大相径庭。

哈斯基最后评论说,德斯坦执政期间,法国政府从未参与任何反对种族隔离政权的活动,当流亡在外的南非反政府领袖奥利维•丹波Oliver Tambo 和达波•姆贝基Thabo Mbeki途径巴黎时,巴黎几乎都不敢派外交官与他们会见,他们至多也只能会见当时名不经传的年轻外交官多梅内克•德维尔潘。

一直要等到1981年,密特朗当选之后,法国对南非的政策才出现了关键性的转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