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美非峰会最后一天谈安全

音频 06:05
作者: 肖曼
16 分钟

在贸易投资等经济议题的讨论后,美国非洲领导人高峰会今天8月6日最后一天的议题将是整个非洲的安全问题。如果说,非洲国家在经济上与中国等新兴国家合作更加积极的话,在反恐安全领域则却必须倚重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美非峰会前,法新社曾经在8月4日电稿报道,奥巴马首倡的美非历史性峰会面对严重的伊斯兰激进武装威胁,目前局势相当棘手。

广告

非洲大陆近年来受到恐怖主义威胁和武装暴力的困扰,范围远远超出少数几个国家。如果细数非洲国家的安全问题,将看到一个长长的名单,其中美国最为重视的主要有尼日利亚,索马里,中非共和国等国的恐怖威胁。恐怖主义组织博科圣地多次在尼日利亚发动攻击。青年党在索马里为非作歹,而中非共和国则面临武装团伙联盟的反叛。为了削弱“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或者索马里的名为“青年”(Shebad)的激进组织,美国已试图从西非或东非不同的途径入手,希望通过支持非洲多国部队并与具战斗力和效率的伙伴合 作,减少美国自身的干预程度与经费开支,实现保障该区域长期安全之目的。

非洲大陆国家都比较“年轻”,经济相对不发达,国力不强,既没有强大军队也没有足够警力。如果有几个国家同时受到恐怖威胁,美国等西方国家立即感到捉襟见肘。美国如何更有效地在安全领域帮助非洲国家?非洲政治的现实往往复杂得不如人意,这在人口最多的非洲国家尼日利亚体现的很清楚。

从2009年起不断在尼日利亚坐大的“博科圣地”组织,使数千 名尼日利亚人无辜受到波及。今年四月200多名该国女中学生遭“博科圣地”劫持,更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尼日利亚政府对于美国援助虽然表示欢迎,但对于实际解救人质行动的合作意愿却不高。尼日利亚政府对美方传达的信息是:“给我们物资,给我们支票”。但现任职于美国外交委员会、美国驻尼日利亚前大使坎贝尔认为,尼日利亚政府贪腐问题严重,光是金钱无补于事。他还说,关键在于人权纪录并不好的该国军队到底希不希望外来协防。

在非洲另一角东非索马里境内,“青年党”(Shebad)激进组织经常制造恐怖攻击,甚至对邻近国家展开渗透。美国因此开始与非盟部队进行合作,在军事经费、物资及情报等方面提供援助,以有效打击索马里伊斯兰激进团伙。这个干预合作模式虽然符合美国的标准,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据法新社介绍:来自乌干达的指挥官几乎掌控了非盟联军,在反恐任务之外,乌干达也趁机利用美国提供的资源对其国内的反叛政治力量展开打压。

非洲国家部族冲突也成为安全隐患,乌干达游击队“圣主抵抗军”(LRA)的首领约瑟夫•科尼(Joseph Kony)不仅在乌干达北部,也在刚果(金)、苏丹、南苏丹拥有群众基础。自1986 年叛乱以来,他们绑架强迫约66000名儿童加入战争,该国国内200万人流离失所。2005年,国际刑事法院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起诉潜逃到中非的科尼,成为美国与非盟尽力追捕的目标。

非洲令人担忧的安全问题在此次美非峰会最后一天得到讨论,也得到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关注。美国与欧洲在非洲安全领域的合作有大致的地理分工,但中东茉莉花革命后,北非国家的动荡局势对传统“黑非洲”国家的影响越来越大,穆斯林人口在“黑非洲”国家众多,成为伊斯兰极端势力染指区域,打击恐怖主义暴力斗争越来越“泛非化”,成为整个非洲国家共同任务。

就欧洲来说,今年上半年面临一个严峻的非洲难民和非法移民的浪潮。法国边境警察的统计显示:仅仅是通过意大利进入法国的非法移民,在今年1到6月间就升至61591人,而去年同期的数字只有7913人。在这6万多非法移民中,来自非洲之角地区和苏丹的难民占到百分之三十一,其中大部分人说自己是埃塞俄比亚的厄立特里亚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