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苹果日报》被围记与香港新闻自由面对的严峻形势

音频 14:27
2014年10月13日,約500名壹传媒员工在地下大堂举起因围堵而未能运出发行的《苹果》头版及集团刊物,宣示无惧欺压的決心。
2014年10月13日,約500名壹传媒员工在地下大堂举起因围堵而未能运出发行的《苹果》头版及集团刊物,宣示无惧欺压的決心。 苹果日报/刘耀辉攝
作者: 瑞迪
40 分钟

香港争民主公民抗命运动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人预想到这场运动会发展到如此规模,持续如此长的时间。围绕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办法的争议急速撕裂了香港社会,香港原本引以为荣的新闻自由也在这种撕裂中面对严峻的挑战。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因为被认为是立场倾向亲民主派占领运动而成为反占领运动攻击的目标。10月中旬,报社一度连续数日被反占领人士包围,记者遭匿名电话频繁骚扰,网站不断受到攻击。壹传媒工会主席李家聪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广告

吊车翻墙运送报纸突围

法广:反占中人士来围攻报馆的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家聪:他们不是占中(开始)第一天就来围堵我们报社。我记得是在(10月)11日、12日前后。第一天很突然,我们没有预料到报馆会被围攻,大家还像每天一样去工作,大概(晚上)10点、11点时,保安来报告说门外有一两百人包围,喊着要占领《苹果(日报)》等等,他们坐在门口,出入口都围堵住。那一天我们很苦,因为没有办法把报纸送到门外的货车上。工会和管理层沟通后,广播呼吁公司所有同工一起到楼下帮手。那时候管理层还没有想好怎样才能把报纸送出。我们最后的策略就是一部分同事在大门外与示威人士理论,另一些同事从后门,用吊车从报馆里面,将报纸吊出围墙,从另外一条小路把报纸送走。所以,最初的两天(围攻)对报社影响很大,因为我们一般在凌晨12点、1点以前,报纸就能送到市区里面,但那几天就做不到,有一天我们的报纸到早上才送到市区。

法广:这种情况持续了有多长时间呢?

李家聪:严重的情况应该(持续了)不到两个星期,第一个星期(对我们)影响最严重。几天后,由于那些来示威的人每天来得很准时,所以报社管理层就决定把我们平常的截稿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大概三、四天以后,我们的报纸就可以很安全地提早运到市区,(对我们的)影响就没有那么大了。

法广:作为《苹果日报》的员工,你们能不能理解为什么这次围攻行动针对性这么强?

李家聪:在香港媒体中,《苹果日报》是最大力报道占中运动的报纸,内容也比较倾向(参加)占领的市民,其实我们也是报道事实,但是在外界看来,可能我们的立场比较偏向民主派人士,所以就有人说:《苹果日报》对占领运动推波助澜,每天都赞同占领活动,那我们现在就来占领《苹果》 这都是那些示威者在《苹果》门外讲的话。

警方的反应么……都还好吧……,如果你们留意占中新闻,会知道有示威人士被警方打、有警方执法不公平的报道,相比之下,在《苹果日报》被占领的时候,警察的表现还算是公平。他们尽量把抗议人士推到不太影响同事出入的通道。

至于为什么他们专门围攻《苹果》,《苹果》是香港最敢发声的媒体,我们的老板也是个什么都不怕的人,所以他们就来围攻我们的大楼。

“自己报馆自己救”

法广:您提到警方还是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在最初的几天,好像是报社记者们自己去门外,和包围的人士去谈判、去说理、去维护报社的安全,是这样么?

李家聪:对对对。因为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对警察的期待已经很低。我们没有要求警方把示威者驱离。就我个人来讲(这也是我们工会的想法),既然我们认同公民抗命,很多同事也支持占中运动,那些反对《苹果》的人也有权公民抗命反对《苹果》,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理由要求警方将他们立即赶走。我们提出了一个口号:“自己报馆自己救!”截稿时间提前以后,同事们其实可以在(晚上)10点的时候离开,但很多同事都不走,留下来保护所有报纸都安全送出才离开。这期间有很多令人感动的故事。

占领《苹果》与占领中环不同

法广:《苹果日报》报社被包围本身关系新闻自由问题,是否有读者来报社声援呢?

李家聪:刚才我说“自己报馆自己救”。任何人都有反对《苹果》的自由,但是,来包围《苹果》、占领《苹果》报社的道路,这和去占领中环有很大的不同,不是因为我们特别强,而是因为我们的身份是媒体。包围一个媒体,也就是阻碍新闻的自由流通。他们没有留意到,今天他们可以妨碍《苹果》(发行),第二天、第三天,也可以去包围全香港的其他媒体的道路。所以,我们不是反对他们反对《苹果》,对于他们反对《苹果》我们没有什么不满,但我们不满意、而且也不明白的是他们在妨碍香港的新闻自由,这是我们比较注重的一点。

至于读者声援,我们每天都会收到一些读者的电邮,对我们表示支持,最近这两周,我们还不断收到读者送来的水果、饼干、巧克力等等,还有人发来card( 明信片)支持我们,有一些很感人的事:大概是在(《苹果》被围困的)第四、第五天吧,有些普通的读者特意坐出租车来,要协助我们保护报馆;还有,第一天当然事发突然,但第二天就有在其他媒体工作的记者赶来,帮助我们保护报纸运送:他们不是来采访,是来帮助我们保护《苹果》。这很让我们感动,在这种大是大非的时候,香港的新闻同道还是比较团结的。

法广:新闻自由不是个别媒体的问题,它关系着整个社会。在这次占中运动中,不仅有《苹果日报》报社被包围、网站受攻击,还有其他媒体记者在采访现场遇到袭击,那么香港政府是否在保护媒体报道自由方面做些努力?

李家聪:没有。自从占中开始以后,政府每天(下午)四点都会就占领事件召开联合部门记者会,但每天都在骂占领人士做了那些错事、如何阻碍了其他市民使用道路等等。警察署也有记者会,我们自己的记者和其他媒体的朋友每次也都会(就《苹果》报社被包围事件)提问,但警方的答复永远都是在敷衍,是套话,他们没有要求示威者离开报社,也没有说警方会怎样做,以便帮助我们能顺利地出版。相反,他们对于比如在闹区的占领活动,会骂那些占领的人阻碍了他人使用道路的权利……这很不公平。因为那些包围者不只是阻碍《苹果》出版,他们也在阻碍新闻自由地流通。所以,我们公司在(被包围的)第二天就马上去法庭申请了禁制令。从法律角度讲,我们必须亲手交给他们,禁制令才可以生效,但是,我们把禁制令交到他们(示威者)手里的时候,他们竟然把禁制令撕毁了,表示不理睬。警察也对他们说,他们有权接,也有权不接(禁制令),我们感觉好像警察在帮助他们逃避法律条令……

法广:就是说警方并没有监督执行法律命令……

李家聪:对。他们就是在告诉示威者可以不理睬、不接我们递来的禁制令。我们对此很有些不满。

可以不认同媒体立场,但新闻自由要珍惜

法广:在包围事件最紧张的时候,《苹果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们是记者,也是保安”,讲述报社同仁如何共同保护报纸发行。这篇文章中提到了中国内地的媒体面对的新闻自由困境。您觉得香港目前面对的这种形势,与内地的媒体人面对的困难有相似之处么?

李家聪:以我个人和工会来讲,如果比较的话,香港的情况当然比大陆要好,因为中共还是一个集权政权,对媒体的控制非常严。香港不能这样与内地相比。但是,很清楚的一点是,香港自主权回归以后,媒体的空间每一天都在收缩,问题当然很大程度上在于(香港)政府,但其实不只是香港政府,中共是这背后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很多人在成为政协、人大委员后,还去买些报馆,当媒体老板,因为,对于北京来说,在香港拥有媒体的人可能话语权就比较大,有些媒体的老板就被归编。同时,媒体这一行过往也不是很团结,所以,真正敢说话的媒体就越来越少,就形成了今天这样的结果。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不能说是政府在打压,但是,政府会用很多很多不同的方法,比如,大陆方面会对那些大公司施加压力,让他们不在《苹果》或反中反共的媒体做广告,这对媒体影响很大。

我想说,在一个先进的社会,新闻自由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新闻自由不应当只有记者自己去保护,而是香港每一个人都应该关注的问题,每一个人都应该站出来去保护。如果你觉得今天《苹果》日报被包围、被攻击与自己无关,明天,这样的事就可能发生在其他媒体。然后,有一天打开电视的时候,可能就只能看到新闻联播了。这一天可能就在50年后出现,50年的时间其实很快。我们希望香港人一定要好好珍惜:你可以不认同任何一家媒体的立场,但是新闻自由一定要好好保护。

《苹果日报》被围困的情况目前已经缓解,偶尔还会有人来报馆门前喊口号,但壹传媒香港网站遭受的网络攻击始终没有停止,网站无法登陆。该集团技术部门表示,这是自该报创刊以来最严重的网络袭击。

《苹果日报》被围记凸现出香港新闻自由面对的严峻形势。根据香港记者协会《2014年言论自由年报》,香港新闻自由已经陷入“数十年来最黑暗”的局面。12年间,香港在全球新闻自由排行榜上的排名从2002年时的第18位跌落到2014年的第61位!

延伸阅读:

守护《苹果》 我们是记者 也是保安

我可以做一辈子新闻记者(报社记者陈沛敏见证:)

《苹果日报》(台湾)总编辑马维敏:叹息 为香港 更为两岸

围困纪实综合报道
http://news.boxun.com/news/gb/taiwan/2014/10/201410151029.shtml#.VFn05VdSPdU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