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日本3-11特大灾难创伤未愈 核电安全争议不休

音频 04:30
作者: 瑞迪
15 分钟

今天是日本东部特大地震海啸灾难四周年的日子。四年前的今天,当地时间14点46分,强烈地震引发巨大海啸,并重创位于东北部地区的福岛核电站。数小时之内,三重特大灾难接踵而来。地震与海啸夺走1万8千五百人的生命,而福岛核电站受损泄漏导致的环境灾难至今仍然让不少灾区居民无法安居,也让世人面对核电开发心有余悸。

广告

从人员伤亡来说,在1万8千500位死难者中,尚有近两千六百人尸首未能找到,让幸存的家人难以释怀,而对于不少得以生还者来说,高达数十米的海浪扑面而来的恐怖场景在四年之后仍然历历在目。周三,众多幸存者与遇难者家属来到东北部海岸哀悼亡灵。即使在首都东京,也有不少人在当年地震发生的时刻,在街头驻足默哀。一名女性向法新社记者表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很难过的一天。

在1万8千500万死难者中,有超过三千人死于灾难过后灾区严重困难的生活环境。而海啸灾难的摧毁与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也迫使数以万计的当地居民不得不离开家园。四年之后,仍有23万人在远离其住宅的临时房屋、或者在亲朋好友家中生活。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永远都不能重返旧时的住地。

就经济层面讲,东北地区三大重灾区:岩手、宫城、福岛如今仍然无法恢复往日的活力,灾后重建因为核辐射问题而推进困难,而四年来反复不断的余震也让人们对灾难重来心存恐惧。政府虽然承诺为生活困难者重建3万新居,但四年之后,所承诺新居只有一半动工建设,完成建设的住宅只有不足6000。核电站附近核辐射污染地区的去污工作进展也未如预期。核辐射的危险让不少救援人员望而却步。

而核电站本身,三座在地震海啸灾难中受损的核反应堆的冷却工程仍在继续。核电站废水处理工程也远未完成。

这场巨大的灾难在人员伤亡与物质损失之外,也对核电开发留下了无法量化的影响。福岛核事故让世人切实感受到了一场核电事故可以引发的灾难性后果。世界各地反核运动由此获得了新的动力。核电开发曾给环境治理压力下的能源开发带来希望,但福岛的核灾难也让不少人核电作为清洁能源的优势大打折扣。四年后的今天,福岛附近一座城市决定撤出市内各处可见的赞扬核电之好处的标语。人们可以在这些标语牌上看到:核能,充满未来的能源;或者“核能,为了祖国的发展,为了繁荣的未来。不过,市府官员在解释拆除这些标语牌的理由是只说是因为他们已经过于陈旧,而没有说是否是因为避免刺激尚没有摆脱核电灾难痛苦记忆的居民。

日本地震海啸灾难四周年的日子,一向积极支持环保活动的电影制片人Jean-Paul Jaud祚推出纪录片《自由》。影片中可以看到灾难之后,福岛附近凋敝的景象和那些从此无法再让人进入的地区,以及一所空无一人的学校。福岛核电站附近儿童讲述灾难如何改变了他们生活,影片将他们的证词,与法国某地核电站附近的儿童仍然无忧无虑的生活对照,提醒人们核电站可能带来的巨大灾难,呼吁国际社会放弃核能。

在台湾,自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就出现的反核游行活动的队伍逐年壮大。在福岛核电灾难的效应下,更在2013年达到数十万人。周三,在野党民进党主席呼吁党内官员和支持者全力参与本周六的三一四废核大游行,喊出民进党要在2025年将台湾建成非核家园的口号。

不过,福岛核电灾难并没有终结围绕核电前途的争议。法国议会两院至今未能就政府关于能源转型问题的法律草案达成共识。右翼党派占多数的参议院拒绝制定核能减产的时间表,左翼党派占多数的国民议会则赞同在2025年时将核电在法国电能中所占比例下降到50%。反对减产核电的一方认为,过早的减产核电必然增加国民的电费负担,而且也会因为电力生产重新转向其他能源而增加二氧化碳气体等温室效应气体排放。

世人也许从日本特大地震海啸灾难中意识到了核电潜在的危险,但尚没有找到既可以保证电力需求又避免环境污染的理想办法。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