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无国界记者年度报告:2014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有所后退

音频 05:00
作者: 流芳
16 分钟

今天(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在世界进入全球化的今天,新闻自由,这一民主诉求,仍然常常遭到践踏和扼杀。在有些国家,从事新闻工作的记者以及一些媒体的安全受到威胁;在另外一些国度,当权者对媒体施加的压力与它们所承受的直接威胁一样沉重。

广告

 就在无国界记者组织创立30周年之际,这一捍卫新闻自由的民间组织公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年度报告却很难令人感到欣慰:2014年,全球的新闻自由指数急剧下降。发生在法国的查理周刊遇袭事件刚刚过去四个月的时间,无国界记者的年度报告再次强调了全球新闻自由度下降的残酷现实。

在2015年的榜单上,北欧国家依旧位居榜首:芬兰连续第五年排行第一,挪威和丹麦则紧随其后。在榜单另一头出现的国家则分别为:中国、叙利亚、土库曼斯坦、朝鲜和厄立特里亚。这些国家继续成为最大的信息黑洞,再次占据了榜尾的位置。在这些国家中,新闻自由受到绝对的控制,报告提供的相关指数显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此一趋势将得到改善。根据无国界记者在二十个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展开的调查,其中“十五个国家2014年的情况更糟”。

与最差的国家相比,新闻自由度较高的国家的情况也并不尽如人意。排行榜上共有180个国家,其中三分之二的国家与此前一年的情况相比出现退步。2015年,作为衡量国家年度侵害新闻和信息自由的年度指标的整体水平略有上涨。从全球角度看,这一指标今年已升至3719点,与2013年相比,增加了八个百分点。

无国界记者研究部门负责人露西莫里永(Lucie Morillon)表示:今年以来,一些包括民主国家在内的国家,在新闻自由方面的排名下挫,必须归咎于对国家安全保障过于宽泛和倾向于滥用的阐释。这一指数也反映了军事冲突对信息传播及其参与者的自由带来的负面影响。目前,世界上对记者来说最危险国家是叙利亚,在世界参与排名的180个国家中,叙利亚排名第177位、位居最差的三个国家。在2011年3月到2013年12月的两年多中,在叙利亚,约有130位职业记者和公民记者被杀。他们成为阿萨德政府和极端主义反叛民兵的双重目标,叙利亚危机在整个中东地区引发巨大反响。

无国界记者报告显示,在新闻自由的侵害程度问题上,亚太地区基本未变。与去年相比,中国下跌了一位,列位于第175位。中国经历着令人感到惊讶、充满活力并日益活跃的网络现实。这一古老的国家继续着严格的媒体监控并将反对之声打入牢房。这个新兴国家利用它在经济上的作用,向香港、澳门和台湾媒体施加影响并质疑独立事业。

另外一个亚洲大国-印度也下跌了一个位置,在本次排行中列为第140。印度对媒体人发起前所未有的暴力浪潮。2013年,八名职业记者遭到杀害。

非洲在新闻自由的侵害程度问题上却有所增加。其中情况最差的当属刚果-布(拉柴维尔)。马里的排名继续下降,目前排名第122位 。虽然该国北部冲突的进展已经停滞,媒体状态却没有得到丝毫改善。排名第109位的中非共和国在今次排行中后退了43位。埃及在榜单上位列第 159位  ,总统穆尔西被军方废黜下台后,释放了那些在穆斯林兄弟会掌权期间抓捕的记者,却又开始了对另外那些涉嫌支持兄弟会的记者的追捕和迫害。

报告注意到,在远离冲突的法治国家,则普遍存在以国家安全为理由,限制新闻和信息自由的现象。太容易以国家安全为由、蚕食来之不易的民主权利。报告指出:面对真正或虚拟的威胁,一些民主国家政府创立了一整套立法机制以遏制独立之声。这一现象在专治国家和民主国家均有存在。

一些法治国家并没有以身作则,以美国判处向维基解密泄露伊拉克空袭机密文件的前陆军情报分析员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或追剿披露“棱镜”监控计划的前中央情报局雇员斯诺登为例,希望以此来警告那些试图满足公众对这一世界大国信息需要的人们。美国在本次排行榜中下跌了13位,位居第46。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