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欧洲难民移民是谁?来自哪里?

音频 12:47
2015年9月7号抵达德国慕尼黑火车站
2015年9月7号抵达德国慕尼黑火车站 REUTERS/Michaela Rehle
作者: 艾米
40 分钟

近几周,欧洲爆发了二战以来欧洲前所未有的难民和移民危机,匈牙利边境,布达佩斯火车东站,通往奥地利的告诉公路旁的人流的图像让全世界震惊,三岁叙利亚儿童阿兰土幼小的尸体在土耳其海滩上的照片也似乎在一夜间唤醒了所有人对难民问题的意识,欧洲人大都在理解,同情和对大批难民,尤其是来自穆斯林国家难民的恐惧之间纠结。

广告

据统计,2014年非法进入欧洲的人数(包括难民和移民) 为28万, 而2015年的前八个月人数就达到36万5千,而人数急剧增加的原因主要是叙利亚的内战, 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人数占总人数的28%,和另外两个长期陷入战乱的国家,厄立特里亚和阿富汗构成了欧洲难民潮的主要人员。

“难民”和“移民”的定义

大体上说,战争和经济原因,也就是逃离战火和贫困寻找更好生活的人构成抵达欧洲的移民或难民大潮。但是如何区别难民和移民并不是简单的事。

实际上,难民和移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难民身分由国际法定义并受到保护。难民是受暴力或迫害威胁而逃离的人。他们通常面临险恶而且缺乏人道的处境,迫使他们穿越边境至他国寻求庇护,成为国际法认定的“难民”,这些人可从政府机 构、联合国难民署、及其他组织获得协助。被定义为“难民”代表他们返回家乡并不安全,需要在其他国家寻求庇护。如果他们不受到庇护,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1951年《难 民地位公约 》明确定义难民身分及政府机构应提供基本人权保障。其中於国际法中确立的最重要原则之一,是确保难民不会被驱逐出境或遣返到他们生命及自由受到威胁的地 方。

对难民提供的保护也是多方面的,包括不被遣返回他们所逃离的危险环境;公平且有效率的庇护申请程序;於寻求长远解决方法期间提供人权保障,让他们有尊严及安全地生活。大部分的保护责任由各国政府提供,而联合国难民署会和各政府紧密合作,提供意见及支援。

而“移民”大部分是因寻找工作改善生活而迁移,一些是因教育、家庭重聚等因素,而非受直接迫害或人身安全威胁。有别於难民无法安全回到家乡,移民可选择返回家乡并继续续受到其政府保护。

对各国政府而言,两者之间的区别至为重要。各国处理移民时使用自订之移民法令及程序,但处理难民及庇护时须同时遵循国家法律及国际法。各国对该国境内及边境寻求庇护的人均负有特定责任。而联合国难民署会协助各国政府履行保护寻求庇护人士及难民的职责。

那么自去年起经水路大量湧入希腊、意大利、及欧洲其他地区的,是难民亦或移民?

联合国国际难民署认为,两者皆是。今年内抵达意大利与希腊的绝大多数,是来自深陷战争又或被视为“产生难民”的国家,他们是需要国际社会保护的难民。另有小部分来自其他地区,则应被视为“移民”。

难民移民来自哪里?

具体说,2015年,进入欧洲的难民中就有30%是叙利亚人,达8万七千人。其他的难民或移民主要的来源是东非的厄立特里亚,亚洲的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

对这些国家产生难民或移民的根源,可以分析如下:

首先是叙利亚,内战已造成24万死亡,人道和经济状况严重恶化,陷入危机。在看不到任何改善前景的情况下,叙利亚的 2千3百万人口中,已经有一半离开了家园,联合国难民署根据叙利亚的情况,已经规定,不分族群,宗教和政见,任何逃离叙利亚的人都应该自动获得“难民”的身份。

厄立特里亚是鲜为人知的东非国家,经济水平低,在世界220个国家地区中,国民生产总值位居第168位,但经济原因实际上可能并不是让该国人逃离的唯一原因,因为厄立特里亚政府为被誉为是非洲最残忍的独裁政府,外号叫“非洲的朝鲜”,对其国民的言论和其他自由实施铁腕控制。而有胆量逃走厄立特里亚人经历要越过重重关卡,首先要应付的是自己国家的警察,因为警察有击毙偷渡者的权利,同时,偷渡者家人也会受到严历的制裁。

在阿富汗,战争旷日持久,北约组织的大部分部队都已经在2013和2014年撤离,但这并不意味着阿富汗的安全局势有所好转,联合国公布的数据显示,阿富汗叛军和政府军之间的战斗更加激烈,恐怖主义活动也更加猖獗,平民死伤人数不断上升,其中妇女和儿童人数大增。联合国在阿富汗人权任务负责人认为,这可能是2013年以来寻求到欧洲避难的阿富汗难民人数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

同样,在伊拉克,美军的撤离并不意味着情况好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认为,伊拉克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展开的血腥内战已经让这个国家濒临“人道灾难”的边缘。随着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的势力范围扩大,第二大城市摩苏尔的沦陷,伊拉克已经被一分为二,伊斯兰国组织在他们控制的地区实施严格的伊斯兰法。2014年1万5千伊拉克人死于战乱和恐怖暴力袭击。比2013年增加了一倍。

利比亚,利比亚前独裁者卡扎菲被击毙后,这个非洲国家陷入无政府或多个政府控制的混乱状态,国际社会认可的议会与2014年夏天被迫流亡到图卜鲁格,首都由伊斯兰民兵控制,再加上伊斯兰国组织的势力,黑社会等,利比亚的混乱局势不仅让其国民纷纷逃离,而且,已经让利比亚成为非洲移民通往欧洲的一个中转站。

再来看看欧洲的主要“移民”来源国科索沃,科索沃位于巴尔干半岛,2008年从塞尔维亚独立出后,政治和社会局势极其不稳定。政府腐败严重,黑社会势力强大,失业率达30%,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科三成科索沃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些都是促使科索沃人离开家园,到欧洲其他国家寻扎更好生活方式的原因/30%,2015年头三个月,离开科索沃到其他欧洲国家的人数达到13万人,占国家总人数的8%。科索沃已经不属于“产生难民”的国家名单,进入德国或欧洲其他国家的科索沃人是移民,按规定应该被遣返。

难民移民的几个肖像

令人震惊的难民潮和庞大的数据后实际上是一个个活生生游学有肉的人,他们究竟是谁,如何来到欧洲?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本台法语部的记者斯特凡尼,舒乐在德国难民收容所采访到了两个难民。

17岁的迪布拉易穆我来自阿富汗,他说战争逼迫他离开国家。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是对在路上的遭遇记忆犹新,他走了二三天,到达土耳其,走了五天抵达保加利亚,再走1天抵达塞尔维亚,然后从塞尔维亚到匈牙利走了整整一个晚上。他说自己非常累。他想留在德国,希望过没有任何问题,没有战争的,安全的生活。

一个名叫阿拉叙利亚年轻母亲也走的是同一条路线:她说:“非常非常难,我带着孩子走了很多很多路。我们不想死。我想有安全的生活,我想工作,我想成为一个人。”

和Rfi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FMM)的法国24台《观察家》栏目采访到几个成功抵达欧洲的叙利亚难民,他们属于不同的族群和地区,有些人曾经富有,有些贫穷,逃离叙利亚的原因大同小异。

35岁的叙利亚人,匿名为伊卜拉易穆现在已经在德国Trèves安置下来。他说自己来自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职业是室内设计师,曾在大马士革有自己的办公室,生意也不错,他曾住在大马士革一个安静的小区,但是由于内战,街上不断有恐怖汽车爆炸袭击,炸弹随时会从天上落下,早上出门的时候,很难知道自己晚上还能不能回到家。他不希望自己家人和两个孩子过没有任何安全感和稳定的生活,他三年前决定独自离开,但他不想带着孩子登上穿过地中海的死亡之船,妻子带着孩子们留在叙利亚住在岳父岳母家,现在他自己在德国安顿下来后,正在申请家庭团聚。但这个程序可能要持续六个月的时间。

今年50岁的妇女乌姆,来自叙利亚的霍姆市,现在在德国的安顿下来,在叙利亚,她的职业是理发师,丈夫经营一个餐馆。内战爆发后,他的丈夫一度还在餐厅里收留过逃离炮火的居民,在战火越发激烈之后,他们2012年就决定带着12岁的女儿离开。所有行囊就是一只箱子,里面装着首饰和钱,后来邻居告诉她,他们一家离开后,房子被洗劫一空。他们首先到达埃及首都开罗,但是没有找到工作,生活费太贵,于是,六个月前决定带着女儿,乘船偷渡到了意大利。

现在社保部门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小住所,可以得到350欧元的补助,但她觉得以前在叙利亚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

另一位来自叙利亚大马士革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嘉贝尔(匿名)和他的女朋友今年七月份乘船抵达希腊莱斯博斯岛,他是大学生,专业是建筑师,家境很好,母亲是老师,父亲是科学家。不久前,叙利亚国家安全局要求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成立与叛军作战的队伍,他被要求在自己居住的地区建立一支小分队,但是他知道,一旦同意就将不得不去服兵役,但他害怕战争,想成为建筑师,这就是他离开叙利亚的原因。

他说自己很幸运,因为有钱所以得以离开难民营,到了欧洲后,目前住在一个难民收容所,但他希望可以自由到一个酒店去住。

欧洲各国面对移民潮的分歧

面对难民和移民大潮,欧洲各个国家接待难民的态度也不尽相同,目前欧洲接待难民最慷慨的国家德国和瑞典,而这两个国家也似乎是难民的首选地。德国总理默克尔亲自到难民收容站与难民微笑自拍,政府启动60亿欧元的紧急接待难民资金,各地政府积极动员起来接待难民的到来,德国估计今年将收到80万难民申请。不管是出于政治考量,是为了缓解日益严重的人口老化压力,还是要扭转德国政府在解决希腊借贷危机时的强硬立场给世人造成的缺乏人道精神的形象,但这次默克尔政府对难民友好,慷慨还是得到世人的赞赏,相比时下,包括美国,英国,法国这些西方大国则显得不够大方和慷慨。

欧洲议会10日以压倒性多数通过欧盟主席容克提出的紧急难民安置计划。将16万难民分摊到22个欧盟国家,法国将接受2万4千人,但不少欧洲国家,尤其是东欧国家拒绝配额难民制。在对待难民问题上饱受争议的匈牙利政府官员10日表示,由于难民为数众多,匈牙利内政部基于上周通过的法案,提议在15日宣布进入危机状态。新法案规定,穿越兴建中的边境围篱将视为犯罪,此举使当局得以在边境迅速审核庇护申请。据称,匈牙利将在10月初完成南部与塞尔维亚交界高3.5公尺的围篱兴建工程,以阻止难民及移民涌入。

与此同时,涌入欧洲的难民潮还在持续扩散。自9月9日开始,又有5000难民抵达塞尔维亚及匈牙利边境;而在法国,10日上午,70名新的难民从德国到达巴黎近郊的Cergy-Pontoise, 而中欧国家外长于11日在布拉格会晤德国及卢森堡外长,就难民事务进行磋商。

目前看,各国已经纷纷行动起来,开始采取积极接待难民的立场,但是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难民问题,让战争结束,让独裁者下台,摆脱贫穷可能是领导世界的领袖们应该致力解决的问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