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悲剧和欧盟危机的迷思

音频 12:01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 Alexis Tsipras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 Alexis Tsipras REUTERS/Michalis Karagiannis

近年来,凡是触及到欧盟危机的话题常常就与希腊发生关系,这时候,不少分析家都会不由自主地哀叹一声:“这真是一出希腊悲剧啊”。不过,希腊悲剧和欧盟危机间的关系可说是一个迷思,存在着理性可比成分,也是某种感性的比喻。

广告

“现代希腊悲剧”具体是说:希腊是给欧盟带来欧元区和申根区双重危机的根源,而欧元区和申根区正好是欧盟的两大支柱。爱后悔的人说:如果当初欧盟没有接纳本身经济状况尚不符合条件的希腊,或者让希腊留在欧元区以外的话,欧元区就不会在2015年希腊发生严重债务危机时受到如此巨大的负面影响。其次,如果希腊不是欧盟的申根区协议国家,难民潮可能也就不会从爱琴海的土耳其一岸冲入对面大大小小的希腊岛屿,并深入到欧洲大陆。

由于希腊文明曾经是欧洲文明的基石之一,没有希腊的欧盟将是不完整的,所以没有一个欧盟成员国会拒绝希腊加入,这就种下了欧盟两次重大危机的种子,使得欧元区和申根区的两大危机都与希腊相关,尽管各有不同的主观和客观因素,需要加以具体分析。

希腊悲剧如果是命中注定,欧盟的悲剧亦然。从债务危机到难民潮危机,希腊都不幸地成为欧洲的那张第一个倒下的骨牌。

希腊债务危机动摇了欧元区信心
2015年的前9个月,整个欧元区焦急的眼神都聚集在希腊这个小国的身上。希腊在债务危机中所作所为动摇了欧元区经济的信心,身在悲剧之中的欧元区国家只有在暗中叫苦不迭。

2015年1月25日上台的38岁年轻总理齐普拉斯及其左翼激进政府,先是以造反者的派头向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的债主们挑战,向德国总理默克尔示威,向希腊选民许诺:要与国际债主们重新谈判还债计划和改革方案。之后,希腊悲剧的现代版好戏连连,让观者目瞪口呆,先是去年7月5日全民公投支持总理挑战欧元区,获得选民认可的总理却又公然食言,在欧元区的压力下接受了债主们的改革要求。

以齐普拉斯为首的希腊左翼激进政府上台已经一年,点评这一年的希腊状况,人们看到的是:该国对国际债主承诺进行的退休,税收和公务员制度几大改革尚未画出多少眉目,议会通过的少数改革案也未得到实施。特别是退休改革迟迟不能到位,使得希腊的退休体系面临着5年后可能破产的前景。与此同时,希腊经济萎缩前景暗淡,2015年的国民生产毛值下降百分之七。希腊老百姓的忍耐力又到了极限,他们决定将在2月4日举行第三次全国总罢工。伴随总罢工的是一系列社会风潮,希腊农民好几周来阻塞了该国的一些主要道路,医生药剂师律师公证人也走上雅典的街头,左翼的希腊政府在风雨中飘摇。

当今世界各国的总理中,只有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有胆一人说两种语言,他一方面以欧盟的名义把改革案强加给议会进行讨论,另一方面又毫不在乎地声称他自己并不同意这些改革方案。敢与国际债主叫板的齐普拉斯并未成功,更加让自己失去人心的是该政府曾经表示要保持廉洁公正,一定让人看到激进左翼政府与过去一届届浑身污点的希腊政府不同,但就连这一点也没有做到。在一个重要金矿投资案中,齐普拉斯政府消除了电脑资料库存档一事,使得该政府受到涉贪的怀疑。

难民潮冲击希腊和欧盟支柱《申根公约》
2015年上半年刚刚经历债务危机的希腊,下半年又马上成为难民潮的桥头堡。有人哀叹:如果希腊不是申根区国家,中东难民就不会冲击希腊,现在希腊倒霉了,申根区国家也在倒霉。

的确,希腊海岸线绵长、岛屿林立,难以阻截难民小艇从土耳其抵岸。虽然地中海冬季的天气不稳定,但相对暖和的气候,使得近期每日仍有逾2000人,从海路抵达希腊,比2015年同期上升了20倍。2016年初的难民潮汹涌不断,大有冲垮欧盟另一支柱  “申根”的趋势。几个月前对曾经难民潮缺乏认识的欧盟高级领导人,这次终于有了警觉:如果在冬季难民潮都不减的话,两三个月后,春季的情况会更加糟糕。1月19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讲话时发出严重警告:欧盟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来解决正在吞噬28个成员国的难民危机,否则,确保欧盟人员自由流通原则的“申根”体系将面临崩溃。众所周知,申根区与欧元一样,都是欧盟的两大支柱。如果停止申根区内人员物资自由流动的原则,欧洲经济将大受打击。

长期以来习惯于欧盟最高领袖息事宁人态度的欧洲人终于看到图斯克如此“急眼”,而这次并不是夸张的表演。身在悲剧之中的欧洲民众也有目共睹:欧盟成员国在难民问题上已经四分五裂,“申根”已被“肢解”。于是,情急之下要把希腊“踢出”申根区的呼声甚嚣之上。

欧盟各国内政部长1月25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召开会议,希腊又成为众矢之的,因为80多万难民都是从希腊进入欧盟,希腊答应建立5个登记难民的检查站,但至今只建立了一个。会前,奥地利等国就要求“前线 国家”希腊更积极地阻截难民,接受欧盟协助,增拨资源改善边境管制,否则申根区边界将由希腊移至中欧。瑞典内政大臣于耶曼要求希腊和意大利设立难民甄别中心,分辨出恐怖分子及经济难民,否则可能被逐出申根区。

1月25日的部长级会议并无资格做出暂时吊销希腊申根成员国地位的决定,但法国德国再次敦促希腊加强边境检查。这次会议也给希腊一次抱怨的机会,希腊内政部长指出:希腊也希望加强海岸防卫,但欧盟没提供足够人手及船只加强海防,希腊要求28艘海岸防卫队巡逻船,但欧盟仅能提供6艘。他强调希腊已尽力,外界所指不愿保护边境的说法是谎言,希腊由于人道主义原因,不想开枪射击难民船,不想造成死亡事件。如果希腊政府在难民抵达后才驱逐他们,则可能违反国际法。

希腊虽然并不是全无道理,但一些欧盟国家仍然认为希腊为自己辩护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因为希腊完全可以将运送难民的船只扣住并遣返回出发地。更严重的是,有欧洲专家从希腊方面的声明中解读出了如下信息:只有欧盟免除其债务,希腊才会去保护边境。

这就又回到难民潮冲击欧洲的责任在谁的问题上,难道因为希腊意大利是第一线国家,就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吗?这明显不够公平。实际上,是布鲁塞尔的欧盟机构从一开始就无力决定统一的欧洲行动,迫使各成员国纷纷采取自己的措施,其中包括严格边境防护措施。一些欧盟国家指责意大利和希腊放入过多难民,而这两个国家也不示弱,批评是德国最初的“开门迎客”政策导致了现在的困境。无法否认的是:在默克尔总理的招呼下,才出现了这股战后最大的难民潮,作为难民的主要目的地国家,德国不得不为此负责埋单。

难民潮使得欧盟国家间不断相互指责、推卸责任,匈牙利在初期自己建立铁丝网边境阻挡难民,曾经受到欧盟和法国德国等方面的臭骂,现在希腊又因为地理位置因素而首当其冲地承受边境防护不利的批评。一种离心离德的毒素正在渗入欧盟国家的关系之中,欧盟的理想在从心儿里腐烂着,欧盟大厦岌岌可危。古希腊悲剧正在欧洲的大地上重演。

听众朋友,以上是国际纵横专栏节目,题目是:希腊悲剧和欧盟危机的迷思,由肖曼编播。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