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兄弟恐怖分子布鲁塞尔下地狱之路

音频 05:00
布鲁塞尔机场电视监视系统出现的三人,中间是伊哈姆.巴克拉伊,左边是纳吉姆.拉赫查维,第三人正在查寻。
布鲁塞尔机场电视监视系统出现的三人,中间是伊哈姆.巴克拉伊,左边是纳吉姆.拉赫查维,第三人正在查寻。 法新社
作者: 安德烈
21 分钟

布鲁塞尔三名自杀式袭击份子,警方查明,全与巴黎11月13日发生的恐袭事件有关,其中两人是兄弟:伊哈姆与哈利德.巴克拉伊。第三人是纳吉姆.拉赫查维,他的基因和指纹在巴黎恐袭小分队租用的多间房子以及11月13日恐袭中使用过的爆炸物中找到。第四人,也就是在布鲁塞尔机场闭路电视中与其他两人一起正在推行李车的那位,尚未查明。

广告

从小偷、持戒抢劫,坐牢到最后以圣战名义在比利时播撒死亡,巴克拉伊兄弟俩在布鲁塞尔郊区从流氓团伙小头头变成了怙恶不悛的凶犯。 然而,伊哈姆的”遗嘱“却给人留下一种狗急跳墙的感觉。

“遗嘱”

伊哈姆.巴克拉伊,29岁,他的弟弟哈利德,27岁,周二早晨,前者在布鲁塞尔机场爆炸,炸死10余人;后者在位于欧盟总部中心的一节地铁车厢爆炸,炸死20余人。

同日,警方在布鲁塞尔一个名叫Schaerbeek的小区大楼底部的一个垃圾桶里扔掉的电脑找到一份“遗嘱”,由伊哈姆.巴克拉伊起草。他们就是从这里叫了一辆出租车,一大清早出发,驶向机场,携带着三只装满炸药的黑箱子。这家出租公司事后在其网站“最后一刻”引述当事人称:幸好他们弄错了,派去的车辆比预定的小,避免了一场更大的屠杀。恐怖分子原本预定的是一辆卡车,但公司派去的是一辆卧车。当前者看清楚是一辆卧车时,扔掉了其中一只大箱子。出租司机事后打电话给警方,警方在三人居住的房间找到另外一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导火索和炸药。

自杀攻击份子伊哈姆.巴克拉伊2010年行劫被发现,强行冲过警方设置的障碍时向警方开枪,随后被判刑。比利时检察官表示,他在“遗嘱”中称“自己在匆忙地行动”,“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正在被四处追捕”,“已没有任何安全感”。

尽管伊斯兰国组织随后宣称组织了布鲁塞尔恐袭,但伊哈姆.巴克拉伊留下的信息没有任何有关伊斯兰国的参照,只是叙述了逃跑四个月的巴黎恐袭主角之一萨拉赫被活捉的经过。伊哈姆.巴克拉伊称,如果他们继续这样呆下去,他们终究会像萨拉赫一样被抓进监狱。比利时检察官也表示,两兄弟有重大前科,但没有跟恐怖主义有联系。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周三表示一名恐袭份子去年六月份在土叙边界被捕,随即被驱逐回比利时,并向比利时发出此人是一名危险的恐怖分子的警告。一名土耳其高官随后表示此人就是伊哈姆.巴克拉伊。土耳其的说法肯定再会招致“布鲁塞尔是恐怖分子的天堂”的恶意嘲讽。

躲在暗处的小流氓如何走上了“圣战”前台

经过对布鲁塞尔恐袭现场提取的指纹验证,伊哈姆.巴克拉伊与哈利德.巴克拉伊的身份已经查明。但是,伊哈姆.巴克拉伊周二上午公然在另外两人陪伴下出现在机场录像监视系统的巨型荧屏,让布鲁塞尔的防暴专家迷惑不解。

警方知道伊哈姆.巴克拉伊的所有细节,2010年10月,他在布鲁塞尔撬开一处兑换外汇的营业所,遭到警方追捕,他因向警察开枪被判处九年徒刑。他的弟弟哈利德则于2011年2月因使用暴力偷盗汽车被判处五年徒刑。

从躲在暗处的小流氓,两兄弟上周突然出现在大众媒体前台。这是因为比利时警方在布鲁塞尔FOREST小区搜查一处房屋时,突然爆发枪战。一人被打死,两人出逃,其中一人是萨拉赫。警方随后验证,这处房屋有萨拉赫的指纹。追捕“头号公敌”萨拉赫的行动突然加速后,兄弟俩的名字被媒体披露了出来。

萨拉赫从这里逃出后,向他的另一位朋友求救。也就是他的这位朋友,向警方揭发了他的最后的藏身之所。从目前阶段的信息看,萨拉赫被活捉后,兄弟俩预感穷途末路,加速走上通向地狱之路。

接着,位于里昂的国际刑警总部把哈利德.巴克拉伊的名字列入恐怖分子黑名单,国际刑警怀疑他以假名租下这座房屋,警方并把这处房屋与南方CHARLEROI另一处用假身份证租下的房子联系起来。哈利德,27岁,他也经过“监狱关”。2011年,他因暴力抢劫汽车被判处五年徒刑。

经查,巴黎恐袭小分队部分成员就是在去年11月13日前夕从这座城市赶往巴黎,其中两人是在巴黎10区扫射露天阳台酒店客人的凶犯,一人叫阿库赫,已自我爆炸,一人叫阿巴伍德,被视为是巴黎恐袭的主要策划者之一,在巴黎恐袭发生几日后,他藏匿在巴黎近郊圣德尼省的踪迹暴露,被警方击毙。

兄弟恐怖分子还有一个同伙,现已查明身份,他就是在布鲁塞尔机场爆炸的两位恐怖分子中的一位,名叫纳吉姆.拉赫查维。拉赫查维出身在摩洛哥,从已验证的指纹看,他参与制造了巴黎恐袭小分队使用的炸药带。他与俩兄弟的经历差不多,也在大布鲁塞尔地区长大。唯一不同的是,整整六年时间,他在布鲁塞尔一所天主教中学读书,中学校长声明:“他那时候很正常”。2013年,他成为首批欧洲投入叙利亚的圣战分子,与伊斯兰国组织武装人员并肩作战,化名阿布.伊得利斯。去年9月份,他以假身份重新在欧洲出现,坐在一辆萨拉赫驾驶的奔驰车里面。

老欧洲的漏洞在哪里

星期二,布鲁塞尔机场恐袭之后不久,警方播出三人进机场的录像,在录像上,穿着黑毛衣,左手带着一只手套,手套里估计藏着导火索的是伊哈姆.巴克拉伊。他夹在另两位恐袭者中间,其中一人拉响炸药后自我爆炸,他就是纳吉姆.拉赫查维。而穿着浅色衣服、带着帽子的第三人,在机场候机大厅丢弃装满炸药的行李后失踪,目前正在被警方“全力搜寻”。

布鲁塞尔恐袭发生后,欧美不少政治人物批评比利时防范不周。法国财政萨班批评比利时“幼稚”,“掉以轻心”,他的言论立即遭到法国总理瓦尔斯的弹压。远在大洋彼岸的希拉里.克林顿则批评欧盟情报工作不周到,她呼吁老欧洲遵守建立欧洲统一边界及统一海防的承诺。

恐怖分子没有底线,蔑视生命,以炸毁自己去炸毁无辜,这大约是最难防卫之处。欧洲领导人清醒地意识到,防恐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正如六十年代极左的“红色旅”,在欧洲肆虐整整10年,才销声匿迹。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