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政治

法国社会党初选为奥朗德总统量身定做?

奥朗德本届任期最后一次出席纪念戴高乐将军伦敦呼吁76周年
奥朗德本届任期最后一次出席纪念戴高乐将军伦敦呼吁76周年

法国左翼社会党第一书记出其不意宣布,将于明年元月22日至29日组织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那么,作为现任总统、并明显准备竞选下任总统的奥朗德到底参加不参加这场初选?如果参加,为什么民意十分低落的奥朗德总统甘愿冒此风险?也有分析认为社会党这场初选其实就是为奥朗德量身定做,这是伸向左派阵营的奥朗德陷阱,这种说法能否成立?无论如何,第五共和国总统参加党内初选从来没有发生过。

广告

法国社会党第一书记冈巴德利斯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周五晚间骤然宣布,社会党将在未来数月组织总统候选人初选,建立“美好同盟”。所谓“美好同盟”应包括社会党、激进左翼党以及民主与环保联盟,从绿党分裂而出的亲社会党政府的环保党人。共同目标指向2017年总统大选。冈巴德利斯的建议次日便得到社会党大会全体通过。

拥护奥朗德的“美好同盟”

社会党第一书记的建议让所有人吃惊,因为左翼总统候选人初选前景似乎已越来越远。法国世界报分析,事实上,冈巴德利斯无非是进行了一个策略谋划,他提出的初选程序完全是为现任总统奥朗德再度选举量身定做。因为,社会党领导层清楚,激进左翼领袖梅兰顺已经出发竞选下届总统,梅兰顺希望把所有反奥朗德的左派力量集结起来;而法共和绿党拒绝参加奥朗德参加的左翼初选,因为参加初选的条件是,如果奥朗德被指定代表左翼参选,他们必须联合支持奥朗德。所以,冈巴德利斯决定走在前面,把这场所谓的初选缩小到他所说的“美好同盟”。世界报把这场初选形容为“奥朗德陷阱”。

因为初选时间跟奥朗德的政治时间相符。具体而言,初选定于一月22至29,应于12月1日至15日递交初选申请。冈巴德利斯对记者称:“奥朗德参不参加初选,这是他自己的决定,我希望共和国总统参加初选“。其实,根据世界报掌握的消息,社会党决定组织初选绝非空穴来风,已由社会党领导层跟总统奥朗德内定。奥朗德为什么要“降低身份”冒此风险?因为他被几乎所有民调认定将在第一轮总统选举时淘汰出局,原来,奥朗德希望利用初选使得自己在自家内部--左翼阵营重新合法化。

奥朗德冒险跳入竞技场?

数月以来,社会党及左翼内部要求进行初选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且有不少声音奉劝奥朗德为了拯救左派不要再度竞选总统。社会党高层与奥朗德决定进行初选,大约有这样几个好处:如果他参加初选,将给他提供一个盘点五年政绩的机会,与党内走传统路线的保守政治对手相反,他将明确表示自己是左翼的改革派、革新派。奥朗德这样做并非完全没有风险,但是,他希望到了明年元月份,连续几个月出现的不错的经济成绩,不断下降的失业率,民调将会重新变得对他有利,而且到那时,跟一月前右翼初选选定的总统候选人对比,民众会可能对他的形象有新的看法。这种评估不是完全没有理由,根据最新一项民调,尽管奥朗德声望低落,但仍然得到部分社会党拥护者的坚定支持,支持率大约是百分之二十一,领先现任总理瓦尔斯以及经济部长马克洪。另外一个参加初选的好处是,把前工业部长蒙特布以及现在的经济部长马克洪两位潜在的挑战者逼到墙角。前者不断要求举行党内初选,与奥朗德直接挑战,奥朗德一旦参加初选,蒙特布将被迫求助于党外的左翼选票,被迫面对别的左翼候选人的竞争;至于马克洪,如果参加党内初选,就必须要辞去部长职务,并且获得“叛徒”的名声,从而使他的组织“前进”失去所有信誉。一位奥朗德身边的亲信分析,如此一来,马克洪被置于两难境地:假如奥朗德参加初选,瓦尔斯总理注定支持,如果奥朗德放弃,瓦尔斯将取代奥朗德,同时不会招来背叛的指责。社会党内激进的“好斗派”懂得,他们正在被奥朗德陷阱包围,他们表示拒绝参与所谓的美丽同盟的推销活动。

马克洪要么当叛徒要么归顺

不过,有的分析认为,奥朗德跳进“竞技场”,风险仍然不小。有人认为这是奥朗德为“重新合法化”最后一搏,有人认为奥朗德这样做等于承认自己虚弱:证明了“好斗派”的预言:社会党没有当然的总统候选人。右翼共和党议员索莱尔挖苦说,这有点像向棺材上钉上最后一颗钉子,强迫届满任期的总统必须经由初选再连选。

在左翼,即使在主张进行党内初选的一派,反应也对比分明,尤其激进社会党人担心落入计算,被排斥出局。蒙特布上次初选的发言人卡尔芬认为,我们希望是如同2011年那样的党内初选,有一万个投票场,并有一套严格筛选候选人的办法。

就目前而言,社会党推出的初选进程除了报名和投票时间,其它仍然模糊。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