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欧盟为何要英国尽早启动脱欧进程

欧盟创始国六国外长6月25日在柏林开会协商对策
欧盟创始国六国外长6月25日在柏林开会协商对策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17 分钟

英国脱欧风暴来临前,欧盟人人提心吊胆,风暴过后,欧盟希望尽快让这件事成为历史。英国人既已决定离开欧盟,欧盟催促英国尽快办理离异手续。欧盟领袖认为,英国拖得越久对重新推动欧盟建设越不利。不过,在一片施压声中,默克尔显得谨慎温和。

广告

“英国不要把欧洲大陆当人质”

欧盟创始国外长周六在柏林召开紧急会议,会上达成要求英国尽早启动脱欧程序共识。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在其他外长陪伴下向外界声明:“为了不至于使大家陷入泥潭,我们要求英国越早启动脱欧程序越好”,“这样我们才有可能看清欧盟的前程”。语气严厉,几无妥协余地。做出这番表态的背景是一些欧盟国家指责英国既已公决脱欧,还在拖延时间,实质在损害欧盟利益。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和欧洲议会主席舒勒兹的表态更坦白,他们对英国首相卡梅伦预计在十月初让位给继承者,再由这位继承者来同欧盟谈判分离的做法提出严厉批评。容克说:“我们并非协议离婚,我不明白英国政府为什么需要等到十月份才做出是否向欧盟发出离异与否的公文”。舒勒兹甚至指责卡梅伦这样做等于把整个欧洲大陆当作了人质。“令人气愤”。

法国外长埃洛认为情况紧急,卡梅伦应尽快让位。荷兰外长认为“应尽快翻过旧的一页”,至于卢森堡外长,则担心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因为欧盟不能强迫执行第五十条款。

德国总理默克尔要温和得多,“只要英国没有正式通告欧盟,只要伦敦和欧盟没有达成协议,英国仍然是欧盟的一个享有全权的成员国”。

根据欧盟里斯本公约第五十条款,成员国单方面自愿决定退出欧盟,必须正式通知欧盟,第五十条款随即启动,双方开始为时或达两年的告别谈判,从而确定新的双边关系。然而,作为支持英国留在欧盟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却认为并非由他来启动这一程序。

英国分裂严重

时不我待,英国脱欧公决既已通过,一切速度加快。不仅仅是英国要跟欧盟谈判离异,英国内部的分歧也在加大。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周六宣布,苏格兰政府准备提出允许苏格兰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的法案,并希望与欧盟就苏格兰在欧盟的地位尽快展开协商。

斯特金同时是为苏格兰独立奋斗的苏格兰民族党党魁。她表示,在高达百分之六十二的苏格兰人投票反对英国脱欧之后,她的职责就是让苏格兰人民放心,他们的前途在欧盟。这位有铁娘子之称的苏格兰一号人物表示:“我们毫不犹豫地行动,为苏格兰全境团结和统一奋斗”。她告诉媒体:“有关就苏格兰独立举行第二次公投的选项很明确,我们将采取措施,使相关必须的法律程序获得通过”。苏格兰将尽快成立独立公投协商委员会,与此同时,苏格兰希望与欧盟协商,使其在欧盟的地位不致因英国脱欧而受到损害。

对苏格兰首席大臣的表态,欧盟官员谨慎应对。欧盟提醒,根据英国宪法,苏格兰属于英国。2014年苏格兰曾经举行独立公投,但高达百分之五十五的选民投票反对苏格兰独立。苏格兰领导人现在认为,英国脱欧为苏格兰二次公投提供了充足的理由。斯特金解释说,上次失败的原因是苏格兰留在英国是保证苏格兰能保持欧盟属性的重大原因,现在,苏格兰不能因为英国脱欧,而剥夺其作为欧盟成员的地位,苏格兰必须寻求替代办法。

欧盟不少外交官认为,苏格兰独立公投困难不少,首先,欧盟现在全力以赴要处理的是与英国的离异;其次,不少成员国拥有一票否决权,比如西班牙就可能因担心苏格兰脱英会导致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而行使否决权。

在英国首都伦敦,支持留欧的选民占多数。一些人不满脱欧结果,要求举行伦敦独立公投,尽管他们自己相信这并不可能。在社交网络,亲欧盟的年轻人发泄对父辈的愤怒,有位年轻人写到:“这场公决投票不能代表我们年轻一代”。

反欧派还陶醉在胜利中。反欧领袖,英国独立党党魁奈杰尔·法拉奇提议把6月23日变成国庆节,一位避暑胜地工作的57岁的商店老板觉得从今以后一切大有希望,“英国会有更多的工作岗位,移民也将终止”。

法德双火车头进入历史?

法国和德国一直是推动欧盟建设的火车头,从欧盟建设进程开启至今,凡遇重大问题,两国都能最终协商,达成共识,带动其他成员国闯过一道道难关。英国脱欧公决举行前,有种舆论认为一旦英国脱欧,“法德火车头”会再次全方位启动,从而使得27国从容不迫地走出伦敦带来的危机。

从法德领导人的反应来看,问题并不那么简单。周五,只需几个小时,就发现在法国总统奥朗德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之间的隔阂正在扩大。致使法国『世界报』文章质疑,法德到底是同盟还是对手?

英国既已表决脱欧,如何“善后”?采取什么样的节奏?法国总统奥朗德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意见明显有区别。奥朗德认为应采取坚决的立场,迫使英国尽快启动脱欧程序,从而避免英国为得到更多欧盟的优惠而拖延谈判,影响欧盟建设进程。但是默克尔则显得谨慎,表示不打算加快英国脱欧程序,希望谈判能有余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明显的不和谐。

第一个不和谐音:对于欧盟27国的前途,两位领袖的观点并不一致。奥朗德认为:“欧盟不能像从前那样运转,欧盟应该集中应对最本质的东西”,他提出的行动路线图是:“欧盟应为经济增长和增加就业岗位投资”“实现税收和社会政策方面的协调和统一”“强化欧元区,强化民主管理”。

与此同时,默克尔在接待欧盟六个创始国外长后表示,她不希望听到提出一些“快速而简单的解决办法,这只能使欧洲更加分裂”,这意味着奥朗德所说的“强化欧元区”已经出局。默克尔担心这样做会导致其他一些成员国脱离欧盟。同现任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一样,默克尔对强化欧盟融合进程持保留态度。

第二个不和谐音,三国对话,周三晚间,奥朗德宣布下周前往柏林,但不只是他一个,还有一位意大利总理也将出席会谈。可能的原因是,默克尔觉得奥朗德政治上虚弱,只凭两国在未来带动27国影响力不够。默克尔周二还在柏林接待了法国前总统萨科齐,虽然默克尔并没有被萨科齐提出的尽快通过一项新的欧盟公约说服,但她懂得,如果萨科齐当选,他会采取不同于奥朗德的政策,因此,从柏林来看,此时,在处理英国危机方面不能特别指望巴黎。

第三个不和谐音,是左右之争,德国15个月之后举行选举,社民党领袖、政府副总理加布里尔已投入竞选,与另外一位社民党成员,欧洲议会主席舒勒兹共同署名发表文章主张“重新塑造欧盟”。文章批评紧缩政策,实际上是影射默克尔的决策。奥朗德一方面希望与欧洲的左派网络搞好关系,一方面也不想在默克尔面前失去信誉。因此,两位领袖有点“若即若离”。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