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国际齐赞佩雷斯 阿拉伯世界静悄悄

佩雷斯与阿拉法特2001年西班牙出席欧洲-地中海国家峰会时握手。
佩雷斯与阿拉法特2001年西班牙出席欧洲-地中海国家峰会时握手。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12 分钟

西蒙.佩雷斯逝世,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内的多国国家首脑,准备周五亲自到耶路撒冷参加他的国葬。但有一个鲜明的对比,如果说国际社会赞颂佩雷斯生前为推动巴以和谈所付出的巨大努力,阿拉伯世界对佩雷斯逝世则几乎无声。

广告

佩雷斯是最后一个逝世的以色列建国之父之一,以色列人毫无疑问对此心存感激。对于国际社会,佩雷斯生前的最大贡献,就是参与推动巴以和谈,亲自签署了奥斯陆协定。为此,他,作为当时的以色列外长,拉宾,作为当时的以色列总理,阿拉法特,作为巴勒斯坦主席,三位曾经不共戴天的仇敌同获199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三人此前一年与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一起握手言和的照片,至今深刻地留在世人的印象中。

故此,佩雷斯逝世的消息传出后,美国总统奥巴马首先致敬,称其为以色列国缔造者之一,一个为寻求巴以和平坚韧不拔努力充满乐观精神的伟大的政治家。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称赞佩雷斯是“一个国际偶像”,强调他的人道品质,“一个极其聪明、幽默、富有魅力、敢于承担的人”。法国总统奥朗德认为佩雷斯逝世使“以色列失掉一位捍卫和平的斗士,法国失去了一位朋友”。意大利总理伦齐则认为“这是一个经历了残酷战争,所以决心建设和平的人”。罗马教皇方剂各希望佩雷斯为和平付出的努力能够得到遵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于1993年在白宫主持奥斯陆和平协议签字仪式,他赞赏佩雷斯是“一位有良心的天才”,“一位为和解力辩的律师”。克林顿说:“我忘不了23年前,在白宫草坪签署奥斯陆协议,开辟巴以和平希望新纪元的时候,佩雷斯是多么地激动”。俄罗斯总统普京则称赞佩雷斯为实现和平所具备的“勇气、爱国主义、智慧和远见”。

但是,诸多的颂扬与阿拉伯世界官方的失语形成强烈反差,以埃及为代表。埃及是第一个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国家。埃及官方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在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主席阿巴斯在沉默了数小时后,说佩雷斯是“一个勇敢的合作者”。不过,阿巴斯和其他阿拉伯国家领袖是否出席佩雷斯的葬礼,仍然是一个未知数。况且,控制加沙走廊的哈马斯态度截然不同,一名哈马斯发言人称:“巴勒斯坦人民对罪犯之死感到高兴”。

如何理解这一反差,也许与巴以和平至今看不到实现的影子有关,也与佩雷斯持久多重的政治生涯有关。

佩雷斯逝世,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从另外的角度赞颂这位前政敌:“他是捍卫以色列的冠军,他以各种方式强化了以色列国”。的确,佩雷斯25岁参与缔造以色列国,也是促成以色列拥有核武器的重要人物,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两度出任以色列总理,2007至2014担任以色列总统,50年的政治生涯,先后担任国防部长、外长、财长等等。政治上,他曾经是一个鹰派。

尽管佩雷斯参与签署了奥斯陆协定,在巴勒斯坦人心目中他的形象仍然很灰暗。认为是他批准在巴勒斯坦领地建立了第一个犹太移民点;是他,当以色列军机1996年轰炸黎巴嫩村庄,炸死106位平民的时候,他是以色列的总理。

奥斯陆协定签署之后,巴以情势曾经出现巨大转机,流亡的阿拉法特重返加沙,克林顿全力以赴推动和谈,但是,留在记忆中的可能更多的是苦涩。两年之后的1995年,奥斯陆协定的另一位签署者、以色列总理拉宾遭到一名仇视巴以和谈的极右翼犹太人暗杀。和平希望渐渐远离,2000年,巴勒斯坦人发起极其恐怖的“第二次投石运动”,2007年,加沙走廊被激进的哈马斯控制,从此,以色列的左右翼都认为和平已无希望。

在巴勒斯坦一方,他们列举了一系列以色列背弃的承诺,奥斯陆协定制定了一个巴勒斯坦建国前的路线图,但是今天,以色列当局在约旦河西岸强制安插了40万犹太移民,以色列几乎控制了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领土的三分之二。

佩雷斯虽然政治上左翼,但曾经是一位鹰派人物,他的相当一部分生涯在军旅度过,在以色列获取核武技术上,佩雷斯出了大力。但是,佩雷斯后来渐渐相信,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可以作为两个独立的国家和平共存。

佩雷斯是在巴勒斯坦1987至1991年第一次投石运动时期,几乎与拉宾同期,获得了这一信仰:他认为不能剥夺巴勒斯坦人拥有建国的权利,否则历史会变成永无终结不断反复的悲剧。最后这几年,尽管悲观情绪笼罩着整个以色列社会,佩雷斯不断在各种场合表示,巴以和平仍然是可能的,条件是要有意志和勇气。

大约,这就是佩雷斯死后仍然获得很多称赞的原因。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