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大选二轮

法国大选难得一幕:马克龙与愤怒草根对话

2017年4月26日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到亚眠附近惠而浦(Whirlpool)公司工厂与工人对话。
2017年4月26日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到亚眠附近惠而浦(Whirlpool)公司工厂与工人对话。 Reuters/路透社
作者: 肖曼
14 分钟

在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二轮投票的最后两周前,面对法国北部索姆省的一间预计2018年6月份关闭工厂的工人,立志竞争下届法国总统的马克龙像一个斗士进入了角斗场,尽管周围愤怒工人的叫喊嘘声常常淹没了他的男高音。4月26日下午的这一幕,在法国选举的历史上难得一见。

广告

马克龙在16岁以前,一直生活在法国北部城市亚眠(Amiens),他常常骄傲地认为他是一个靠自己努力学习,通过共和国的教育体系而得以成长的例子。不到40岁就可能成为下届法国总统的马克龙,当然是一个可以给年轻人励志的成功典型,但就在亚眠市和法国北部的老工业地区,由于受到来自欧洲其他国家更廉价劳动力的竞争,十几年来有许多工厂破产关闭,工人失业。主要生产家电的美商惠而浦(Whirlpool)公司在亚眠的分厂就是一个当下的典型。这家工厂常年亏损,也准备迁移至波兰的中部城市罗兹,2018年6月,约300名工人面临失业。

由于竞选总统的马克龙也是亚眠人,这家工厂的工人就给他写信求救,但马克龙在一轮投票前却一直没有前往这个工厂,也许是因为距离该工厂关闭还有一年多,对马克龙来说并不算紧迫问题?直到一轮投票后,马克龙才决定在4月26日周三的上午,到亚眠市工商局总部和工厂派去的工会代表会面。马克龙表示:他不希望利用惠而浦工厂关闭的问题,来为自己竞选造势服务。

众所周知,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时,候选人奥朗德曾经到一个要关闭的大型钢铁厂,登上一辆卡车向工人表示支持,并承诺当选后解决这个工厂的问题。可是他当选总统后,并没有能够挽回该工厂大部分工人失业的命运。由于奥朗德当年在卡车上对工人许诺的场景一直留在法国人的记忆中,马克龙就特别不想重复奥朗德当年的失误,因此有意避免在竞选期间进行过分的许诺。他认为:要真的找到解决该厂问题的办法,是和该工厂的工会代表们面对面进行实际的讨论,而不是到工厂和罢工工人们握手。

就在马克龙和工会代表开会讨论而不是与罢工工人握手的时候,另一个法国总统候选人玛丽琳-勒庞却出其不意地降临了。她突然决定改变原定的日程,到该厂表示对罢工工人的支持。她到达后在该工厂厂外和工人握手拥抱亲吻拍照,并许诺说:如果她当选总统的话,将把这家工厂收回国有。听到这个消息,面临失业的工人们把玛丽琳-勒庞当成了大救星。安排这一活动的勒庞团队人马更是在现场做足了竞选活动,使得马克龙相形见拙。法国媒体也纷纷评论:处于劣势的玛丽琳-勒庞赢得了这次公关战。

马克龙在与工会代表开会后即举行记者会,解释他为什么要和工会代表开会,而不是去和工人们握手。但也宣布将在下午前往工厂见工人。之后,马克龙和工人见面的活动场面异常的困难和混乱,也充分显示马克龙知难而进和底层工人交流的勇气。当时现场有不少玛丽琳-勒庞和极左梅郎雄的支持者喊口号,有罢工工人愤怒叫喊,嘘声不断,工人们抱怨马克龙来的太晚了,还有烧轮胎的滚滚黑烟。现场还有大量记者,使得马克龙被团团围困,说话声音被淹没。最后,马克龙终于来到一个有铁栏的空地上,把记者隔开,让工人进来,用扩音喇叭回答问题。一个多小时之间,马克龙不厌其烦地解释自己的观点立场,工人们的情绪也慢慢降温。

最后的一幕是:曾因拍摄反映全球化造成法国工人失业纪录片的记者François Ruffin也在现场,他拍的电影名为“谢谢老板”,并获得嘎纳电影奖。这位记者也是亚眠人,并是法国极左“不屈法国”党派下次立法选举的候选人。马克龙曾经与他在电视中辩论而认识他,看到他要说话,就主动把手中的扩音器递过去。该记者先称赞马克龙有勇气来到愤怒工人之中,又说,这里气氛紧张也是因为马克龙过去没有对该厂工人公开表示支持。他本人也并不认同马克龙的观点,马克龙该知道自己现在就处在一群被全球化击垮的受害者当中,这些即将失业的工人对全球化无法产生任何积极的感受。

马克龙解释说:禁止企业股东分红,禁止企业关闭一家分厂,这是不现实的要求。法国总归还是要有开办企业的自由,有拥有财产的自由。如果我不这样做,明天就没有人来法国投资了。但马克龙也承诺:如果当选总统,将对老板施加压力,避免企业为了追求更大利润而把工厂迁出法国。

马克龙和愤怒的失业工人交流,成为法国大选难得一幕。他充满自信精力旺盛,一人舌战群雄,不回避任何一个质疑,也没许下任何令工人满意但做不到的诺言。虽然很艰难,工人们也未必被说服,但马克龙终于可以昂着头离去了。一些发誓绝不和马克龙握手的工人,也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有观点认为:马克龙和勒庞代表了两个不同的法国,一个代表精英和全球化的受益者,另一个代表草根和全球化的受害者。老勒庞2002年进入了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但被“人人喊打”,因为勒庞党一直被很多法国人认为是极右和种族歧视的政党,希拉克根本就不与他辩论却高票当选。2017年,老勒庞的女儿玛丽琳-勒庞再次进入二轮,却没有激起澜漪,在被舆论默认的同时,勒庞还获得法国更多下层草根选民的拥护。

这15年间发生了什么?难道不正是全球化大发展的时期吗?全球化,欧盟,是好还是不好?可能永远不会有一致的答案。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