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台北一周

国民党前高干遭限制出境真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音频 06:19
国民党现任主席吴敦义  2017年5月20日台北
国民党现任主席吴敦义 2017年5月20日台北 图片:路透社/Reuters
17 分钟

8月3日,台北地检署传讯中广董事长赵少康等人,就沉寂多时的中广案再度展开调查。讯问后,证人赵少康被请回,被告国民党行管会前主委张哲琛、国民党中央投资公司前总经理汪海清则被限制出境、出海。赵少康透露,马英九也是本案的被告,明显看出,民进党再度针对政敌国民党发动新一波的猛烈攻击!

广告

民进党执政之后,透过党产会,对国民党展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本周最新发展是,中广案再度被地检署调查,检方甚至不排除约谈马英九。听众好奇的是,绿营或是民进党政府到底在怀疑什么?

国民党在2006年把中国广播公司卖给赵少康后,绿营就一直质疑,国民党可能是透过赵少康借名登记,或采用信托契约等密约的方式交易,名义上让中广脱离国民党,实际仍由国民党掌控。

特别是,赵少康旗下的「播音员」及「悦悦」等二家公司,从2006年至2012年,分别汇款三亿与两亿元到国民党指定的账户。绿营高度怀疑,这两笔巨款是不是赵少康利用中广的盈余,来支付当初向国民党买中广的交易款?认为国民党和赵少康一定是串通好的,实际上是个假买卖,怀疑中广仍由国民党控制。

我们知道,赵少康早年有「政治金童」的绰号,因为看不惯李登辉的黑金政治,和国民党决裂,退出国民党,另组「新国民党联机」,但后来离开政坛,专心经营媒体。他对于绿营这样的指控,有什么解释呢?

赵少康说,这件事以讹传讹很久了,他也希望说清楚。国民党当时要卖中广,他是出价最高的。现在绿营质疑他是「两亿买五十七亿」,其实他是「两亿买十亿的媒体」。

综合各方说法,当初国民党出售中广,总价是五十七亿,但赵少康对中广的房地产没有兴趣,只要经营广播,只想购买频道和播音器材等广播媒体设备,双方同意,这部分的价格是十亿元。

因此,赵少康说,两亿元是订金,其余八亿,之后分五年还清。他批评,说他做无本生意的人,根本是「脑筋坏了」。

他举例说,一位出租车司机向车行融资,买了一辆出租车,每天辛苦地开,赚钱去支付当初的融资;再比如一般人买房子也多半是付一成到两成订金,然后再辛苦工 作,赚钱支付贷款。他不满地说,这怎么能叫「无本生意」,根本莫名其妙。

外界传闻,中广的交易案虽然已经超过十年,但交易竟然到现在还无法完成,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的确是很令人意外的一个发展。中广这发布的新闻指出,赵少康要购买中广时,当时中广已经由国民党卖给中时集团,而赵少康只要买广播事业,因此中广就分割为「广播事业」和「非广播事业」,非广播事业就是指房地产,然后买卖双方约定,向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申请分割,等将来房地产处分后,再把「中广资产管理公司」也就是房地产的股权还给卖方。但因为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一直拒绝许可中广的分割案,所以这个交易到现在还无法完全结束。

●据说,台北地检署未来侦办过程,不排除约谈当时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这个案件可能会往上发展吗?

绝对有可能,民进党早就把马英九视为眼中钉,在马英九总统任内就不断提出告诉,目的是要让马英九卸任后天天跑法院,事实上,目前也几乎是这样。

总统府前秘书长罗智强在脸书贴文中表示,把一个签结多年的案子重启,并不断放风声导引到马英九身上。北检舞剑,志在英九。就是这么一回事。

他强调,他对马英九的清白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但对北检甘为爪牙充当民进党御用打手的无节,也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他还说,把一个台湾最清廉的前总统斗进监狱,最后要付出代价的,是这个无良的政府。

另外,马英九办公室发言人徐巧芯表示,包括中广案在内的「三中案」,经过特侦组多年详细侦查,2014年8月4日以查无不法事证签结;行政院党产委员会将已签结多年的「三中案」移送北检重新侦办,无论是时机点或政治动机,都让人高度怀疑,就是要斗倒国民党和前总统马英九。

马英九办公室也指出,马英九担任国民党主席时,处理党产,立场清楚坦荡,公开授权,公正无私,个人廉洁更可接受最严格的检验。

可以预见,这个案子,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受到关心台湾民主发展的全球华人共同关切,听众朋友不妨拭目以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