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对科西嘉“特殊性”开放修宪但对独立倾向说“不”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2018年2月8日在科西嘉议会讲话。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2018年2月8日在科西嘉议会讲话。 AFP

法国总统马克龙2月7日结束他就任后的首个科西嘉之行。面对当地要求“自治”甚至“独立”的不同民族主义流派诉求,此行被认为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而受到法国全国各界的关注。

广告

就任总统不到一年的马克龙选择在纪念前科西嘉省长埃利纳克被刺杀20周年纪念日的时候访问该岛,被视为是向科西嘉人显示法兰西共和国精神一体性和凝聚力,因为在地处地中海的科西嘉岛上,20多年前曾经出现以种种恐怖主义形式的暴力暗杀破坏活动来挑战中央的独立势力。
 

这种活动的最高峰是1998年2月6日科西嘉省省长克洛德•埃里尼亚克在首府阿雅克肖的大街上被人开枪打死的事件。这起案件曾在法国引起极大的震动,不少科西嘉岛居民也从此与恐怖暴力拉开距离,使得一些科西嘉“民族主义”组织宣布放弃暴力,选择在共和国宪法框架内争取更多权力。在科西嘉首府阿雅克肖,20年前埃里尼亚克省长1998年遇害的地方被开辟为一个纪念他的广场,马克龙总统专程为这个广场举行揭幕式。

自2014年以来,独立派在科岛的各类选举中不断获胜,两大民族主义政党从2015年12月的地方选举开始,便成为科西嘉地方政府的主要力量。去年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兴起自然也大大鼓舞了法国科西嘉岛民族主义组织的士气,使他们在去年12月投票率很低的地方议会选举中胜出,获得了45%以上的选票。自治主义者西梅奥尼(Gilles Simeoni)成为科西嘉议会主席,而他当年曾经是为杀害埃里尼亚克省长的主要凶手克隆那进行辩护的律师。

从争取科西嘉岛更大自治权入手,不断提出新的要求,让科西嘉获得一系列“特殊性”,从而走向独立的不归之路。这是科西嘉独立份子的战略,不久前,科西嘉议会主席西梅奥尼称:“目前并不是在讨论独立问题”。“我们要的是自治的地位。”但他也表示:“如果大部分科西嘉人想要在10到15年内谋求独立,那么谁都无法反对。” 他期待“开展真正对话,通过政治途径和平而长久地解决科西嘉问题”。具体来说,科西嘉民族主义的联盟党将向巴黎施压,在3年内拿出“真正自治”的计划,并在未来10年内付诸实践。

人口约33万,经济产值占法国整体不到0.5%的科西嘉,只有旅游业,许多工业产品消费品来自法国本土,同时享受从拿破仑一世三世给予的税收优惠。但在享受一系列财政优惠的同时,科西嘉民族主义者希望在财政上更加独立于中央政府。科西嘉民族主义者的诉求还包括:要求政府豁免那些因参加支持独立运动而入狱的科西嘉人,把那些被判刑的科西嘉“政治犯”送回到岛内的监狱,以方便家属探视。文化上,让科西嘉地方语言获得与法语并列的官方语言地位。他们要求为科西嘉岛人确立一种本地人的身份,而那些来科西嘉不到5年的外地人不能在当地购买房产。

在马克龙总统出访前,科西嘉民族主义发动了一场示威活动试图给马克龙总统施加压力。示威组织称有超过2万人上街游行,警方估计只有几千人。马克龙总统到达后,首先在街头参加了纪念被害省长20周年的活动,在讲话中,马克龙一字一句坚定地表示:我们不会忘记那次无耻的暗杀,不会赦免那些罪犯,他们的罪行无法得到解释。参加活动的科西嘉议会主席西梅奥尼阴沉着脸没有鼓掌。

法国总统马克龙本周三面对科西嘉议会发表了长达一小时的讲话,对该地系列问题作了答复。除了对将科西嘉特殊性写入宪法这一点表示开放性以外,科西嘉民族主义者的其他诉求都没有得到马克龙总统的支持。

马克龙回应称,自己支持科西嘉入宪,因为“这将是承认科西嘉身份的一种方式,并将这种承认的态度刻进共和国体制。”他邀请科西嘉议员在几个月内起草文件,春天时在宪法修正框架下进行讨论。

有关科西嘉税收,马克龙表示,如果发展地区税系,那么科西嘉就要做好准备每年拿更少的拨款:“没有魔术般的财政。怎么能一边要求税系独立,一边又要求国家给拨团结经费?如果要搞地区税系,就要做好拨款减少的心理准备。”他表示:“自治,就意味着承担自己的选择。”

针对科西嘉语在科西嘉地区与法语作为并列官方语言,马克龙表示拒绝。他解释道:“双语不意味着双官方语。共和国只有一个官方语言,那就是法语。”

法国总统还提出一系列有利于科西嘉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建议,涉及医疗卫生条件的改善,扩大手机覆盖面积等多方面,。原则是推动科西嘉的地方全面发展,但要在共和国精神的体制之下。科西嘉地区议会主席等独立头面人物已经表示对马克龙总统讲话不满,因为他拒绝了他们的大部分要求。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