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宪法权威解读弹劾证据:特朗普乌克兰丑闻等待新阶段

音频 05:08
12月4日的特朗普
12月4日的特朗普 路透社Kevin Lamarque-Reuters摄影
作者: 呢喃
16 分钟

特朗普通乌门报告进入国会司法委员会审议阶段,宪法权威将解读是否既有事实足够对其进行弹劾。

广告

12月4日星期三,美总统特朗普的乌克兰政治丑闻案进入了国会司法委员会审议阶段,四名宪法权威(由两党人士组成,来自哈佛,斯坦福等法学院)将公开给出解读,判定特朗普遭到指控的相关罪责的严重程度。民主党强烈要求因“施压要求乌克兰给民主派选举对手泼脏水的滥权行为”而把特朗普移除出白宫。在亚当-希夫领导的情报委员会终版报告中写着:“总统把其个人政治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利益之上,寻求破坏美国总统选举过程完整性,危及美国国家安全...特朗普总统和其高级官员也许不认为使用公权给外国施压来帮助其胜选有什么问题,但美国之父们已给那些把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权利执行者拟好了药方:弹劾”。

调查进展显示,特朗普不仅涉嫌要求乌克兰总统公开调查拜登父子,而且有可能要求泽连斯基调查一个“阴谋”--根据这一“阴谋”,介入2016年美国大选,试图让民主党获利的是乌克兰,而俄罗斯并未干预那场美国大选。

夏天,一通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特朗普之间的电话交谈并未立即引爆舆论,甚至可以说这通电话打得悄无声息,几个月后却酿成国家丑闻,成为特朗普头上悬挂的弹劾之剑。

回顾特朗普的乌克兰丑闻,事件的开头还要追溯到今年1月,特朗普的个人律师鲁迪-古里亚尼和一名乌克兰高层谈到了针对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并无证据支撑的腐败指控。拜登的儿子亨特因其乌克兰天然气集团布利斯马的董事会成员身份而同时进入古里亚尼与乌方的谈话。同年春天,特朗普要求古里亚尼劝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要他宣布开启尤其是针对布利斯马集团的反腐败性质调查。7月10日,美国派驻欧盟大使戈登-颂德蓝向多名到访华盛顿的乌克兰高层表示,特朗普将在白宫接见泽连斯基,而前提则是基辅方面公开宣布开始调查拜登父子两人。两名同时参加了这场交谈的相关人员分别向他们的主管告知此事,表示这一要求“不合适”。7月末,特朗普在冻结了原本致力于帮助乌克兰军事领域的4亿美元援助款项之后(这笔款项直到9月11日才被发放),与泽连斯基通了电话,在通话中,特朗普要求泽连斯基帮他做一件事:重点盯住拜登父子有关布利斯马的腐败案调查当中的嫌疑阴影。一名对这通电话知情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随后向司法部门表示了电话会谈当中,涉及“不合适”内容,这一起电话会谈也和往常不同,内容被转移到一个安全管理的服务器当中保存。

8月12日,丑闻持续发酵,情报检察总长迈克尔-阿特金森收到消息,当中提请他注意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和特朗普的往来内容“有问题”,阿特金森决定直接知会国会,发布预警。8月28日,基辅方面受到来自白宫的军事援助款项冻结事件在媒体报道后被广泛关注。同月24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开启特朗普弹劾案件调查的程序。紧接着的第二天,特朗普和泽连斯基的通话内容被白宫公开,华盛顿方面宣布当中“并未对乌克兰方面施加任何压力”,但随后则有更多特朗普要求乌克兰在2020年大选中助其一臂之力的指控细节曝光。11月中下旬,调查委员会开启了特朗普通乌门系列听证,颂德蓝大使在这期间承认曾经按照特朗普的指令,向乌克兰方面提出一个方案:邀请泽连斯基造访白宫,同时乌克兰方面宣布调查拜登父子腐败问题。12月3日,调查方宣布确认,已经掌握了“令人发指”的证据,当中显示特朗普有过“不合适的行为”:造访白宫的邀请函,援助乌克兰的军事款项,成为了换取美国大选助力的条件,同时特朗普方面也出现过阻挠调查的现象。至此,历经两个月的抽丝剥茧,权威宪法泰斗是否认为调查方掌握了足够具体的特朗普“叛国,行贿,藐视国会,阻挠调查”等的指控证据?如果民主党顺利在圣诞节之前把特朗普送上弹劾程序轨道,在一个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若无意外他将得到赦免。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