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香港國安法風聲鶴唳 新加坡民主選舉活力四射 給華人世界帶來啟示

音頻 06:52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 中央社
作者: 肖曼
17 分鐘

曾經在亞洲經濟發展最快的“四小龍”中,香港,台灣,新加坡三隻小龍都來自華人世界。這三隻小龍的經濟發展與民主政治同步並進,曾經給世界各地的華人帶來榮譽和希望。但如今,隨着香港國安法的出籠,‘一國一制’讓香港被迫與中國大陸政治並軌,但台灣和新加坡的民主政治仍然充滿活力,7月10日即將舉行的新加坡國會大選則為華人世界提供了觀察機會。

廣告

新加坡這屆國會大選由11個政黨192名候選人競逐包括單選區與集選區共93席,符合投票資格選民265萬3942人,畫設14個單選區、6個4人集選區、11個5人集選區。

據中央社報道介紹:新加坡原本採取「單選區」制,1988年起增設獨創的「集選區」,與「單選區」並列。單選區制使用簡單多數決定輸,得票數最多者,即宣告當選,無須取得過半數的絕對多數選票。而集選區的候選人,必須由來自同一政黨或政治聯盟的數人組成一個團隊,其中一人必須是非華人的少數族裔,競選時,以團隊對團隊的方式競爭,選民投票時是投給團隊,而非個人;得票數較高團隊得以全數進入國會。

這個周末是新加坡國會大選前最後的拜票機會,朝野政黨候選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和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都利用週末假日深入鄰里社區與庶民美食中心拜票。新加坡面積狹小,不同陣營人馬常會不期而遇,記者注意到,不同黨派的候選人遇到時,均展現君子風度、互祝好運,或繞道而行避免同框。不同陣營的基層義工也會相互點頭致意。

在新加坡國會大選前,總理李顯龍的胞弟李顯揚正式加入了在野黨新加坡前進黨,這讓這次選舉更加吸引眾人眼球。李顯龍與李顯揚兄弟由於在如何處理父親李光耀故居意見分歧而發生家庭矛盾。加入反對黨的李顯揚會不會參加選舉,挑戰李顯龍領導的執政黨人民行動黨?引發外界關注。

李顯揚6月30日透過臉書發文表示:「我已選擇不爭取政治職務,因為我相信新加坡不需要另一個李家人。」出身政治家庭的李顯揚說,「我對政治有興趣」,並透過發聲、支持所信任的候選人及政黨來參與,也貢獻時間、想法和資源到所支持的理念,但他「不尋求政治職位的權力、名聲及財務獎賞,而希望成為改變的催化劑」。前人民行動黨國會議員、新加坡前進黨創黨黨魁陳清木受訪時表示,李顯揚不希望選民認為家族糾紛是他從政的動機。

現年62歲、從商多年的李顯揚表示:「對我來說,從政將會是最自然的一件事,但新加坡的政治領導需要超越一個家族或個人。」李顯揚坦承新加坡不需要另一個李家人來領導,雖然這可能是有其他政治考量的漂亮話,但顯然這仍然是新加坡民主政治大環境的體現。

自新加坡1965年獨立以來,人民行動黨一直執政,每次選舉的得票率都不曾低於60%。工人黨則是唯一擁有國會席次的反對黨。作為李光耀的兒子,李顯揚不僅沒有追求在執政黨內的一席之地,還參加了尚無人當選議員的新的反對黨,而且願意貢獻時間精力給他支持的理念,而不是立即競選。

在當下的中國,有多少政治領袖人物和當權者的後代,會想到“中國需要不需要紅二代紅三代或官二代官三代的領導”?他們會僅僅貢獻時間、想法和資源給所支持的理念,而不謀求政治職務的權力、名聲及財務獎賞嗎?

香港回歸本是中國大陸通過一國兩制的實踐學習民主運作的契機,但23年來,大陸一直無視香港民眾對自由權利的珍視,對專制獨裁的排斥。23年後,通過強推香港國安法,葬送了一國兩制。

和中國相比,新加坡雖然體量小到無法相比,但在華人世界中,新加坡的民主體制不斷與時俱進。華人世界的民主夢並不會因大陸的倒行逆施和香港的悲劇而泯滅,除台灣之外,新加坡也在民主理念和實踐中獲得進步而令世人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