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政治

遭通缉罗冠聪“我的罪名是太爱香港”黄台仰伦敦被跟踪

6月3日,民主人士罗冠聪(左)与黄之峰(右)在香港就北京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对媒体发表讲话。
6月3日,民主人士罗冠聪(左)与黄之峰(右)在香港就北京强行推出港版国安法对媒体发表讲话。 REUTERS - TYRONE SIU

香港国安法从6月30日晚上11时正式生效1个月后,警方为此法而成立的国安处终于“开门营业”,先在7月29日上门拘捕4名所谓“港独分子”的学生,然后在30日正式通缉6名流亡海外的香港民主运动人士。名列通缉榜的罗冠聪说“我的罪名是太爱香港”,而流亡德国的黄台仰则表示,他到伦敦探访另一被通缉的前英国驻港领事馆职员郑文杰时,声称疑被神秘人跟踪。

广告

根据中联办旗下的大公报报道,国安处发出的通缉令,前“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本土民主前线”召集人黄台仰,以及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四人,同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被通缉;另“学生动源”前成员兼“香港效益主义”主席刘康,以及“占中”发起人朱耀明的儿子朱牧民两人,同以涉嫌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被通缉。据了解,朱牧民在美国已30年,是美国的“香港民主委员会”执行总监。

流亡英国的罗冠聪在社交网站发文,表示从新闻媒体始得知他与其他5位身处海外的香港人,以国安法被通缉,“我完全不知道我的‘罪名’是什么,亦觉得已无关重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或者最终的答案,只是因为太爱香港。”

罗表示,其社交媒体仍然会继续运作,呼吁大家同样对抗白色恐怖,“不要自我设限,不要马上弃守仍可守护着”。他重申,其所有在海外的倡议工作,都是以个人身份而行,“没有与任何人有政治联系,也没有受薪或收受任何利益做我的倡议工作。我离港后已没有联络我的亲人,在此亦正式与他们断绝关系,不再往来。”

他在文末写道:“我亦会在能力范围内保障自己的安全,希望各位不用担心。前路茫茫,总有曙光。”

目前流亡德国的黄台仰,根据苹果日报报道,他近日于伦敦准备与郑文杰会面时发现被人跟踪,又怀疑其Telegram账号正受到攻击或被入侵,但仍相信德国政府可确保其安全。他质疑警方今次通缉的真正原因并非想拘捕他,而是想恫吓港人,但认为港人只要继续坚持下去,距离胜利并不遥远。

报道引述黄台仰表示,如果说不担心人身安全“那是假的”,因近日于英国伦敦准备与郑文杰会面时,发现自己被跟踪,“我到站准备下车时,看到有1个中国人先下车落,然后站在车门旁边往我方向看,当我下车后,他就跟住我”。

他说当时已故意“绕个大圈”,并在拍卡出闸后故意停步,该名跟踪他的中国人收步不及,“两秒之后他先走,但之后回头看着我同Simon(郑文杰)”,两人发现该名中国人转弯后,仍站在附近没有离去。

黄表示,除被人跟踪,其Telegram近日也有异常,怀疑账户正受到攻击或被入侵,但估计自己暂时仍算安全,亦相信德国政府可确保其人身安全。

在国安法实施前宣布已离港的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回覆苹果日报的查询时说,相信警方以国安法通缉他的原因,与日前拘捕学生动源等人相近,指香港独立的主张从来是中共重点对付的对象。他说,以前“独派”在游行时经常使用港独、台独、西藏及东突厥斯坦旗帜,“这些也是中共想在国际上灭声的讯息”。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曾说国安法“既往不咎”,为何他早在国安法实施前离港,仍被以国安法通缉?陈家驹说,港府现时是听从中共指示执行国安法,而林郑的行政非常混乱,由DQ参选人翌日就押后选举,可见林郑已完全失去香港的行政主权,听从中共指示作决策,“所以林郑月娥自打嘴巴亦显示她不认识中共最终的想法和决定,就此,香港人亦不足为奇”。

陈家驹指,中美关系已到冷战状态,中共为了反击美国制裁,残害原本作为人质的香港人作为反制手段,由学生动源被《国安法》拘捕开始,中共已决定撕破面具,以震慑威吓港人,所以即使中共无法拘捕海外人士,甚至只是刚申请政治庇护的刘康也全列入通缉名单,恐吓现时仍然在港的港人不要接触政治,以及不要逃离香港。

被问到会否担心人身安全,他说自己一切安好,更担心港人情况,预计不久将来支持民主人士会被限制出境及其他权利。他强调不会因被通缉而噤声,“我相信离开的香港人也是怀着回来的心情,我们这群流亡的人就是为了在外国,向政要讲出在境内不能说的说题”。

刘康在面书上载一张自拍照片,背后为英国阳光明媚风景,并说“香港政府通辑(缉)我?太阳如常升起,英国阳光都如此的灿烂”。身在德国的黄台仰也在面书上载一张中联办前主任张晓明说“太阳照常升起”的图片,回应事件。

刘康回覆苹果日报的查询时说,警方是基于其政治立场而通缉他,“只因为我支持自由、民主、独立,以及支持外国制裁香港政府同中国政府”,形容警方通缉是相当荒谬。

刘指,香港正面对一个非常严重的人道灾难,港府及中共任意践踏香港人的言论自由。不过,他指英国政府与国会议员非常支持香港的民主抗争者,因此认为现时“太阳照常升起”,“如果香港政府同中国政府够胆在英国将我送去‘洗头艇’,他们一定会迅速受到各国制裁”。

所谓“洗头艇”是指港人当年前往大陆伶仃岛的交通工具,由于岛上开了很多按摩洗头剪发的色情场所,加上该处又是个“山高皇帝远”的荒凉芜秽小岛,港人不用通关就可搭乘所谓的“洗头艇”暗渡陈仓寻春找乐子。铜锣湾书店李波当年神秘失踪后来离奇现身大陆,有一名亲共立法会议员就公开指李波或许搭乘“洗头艇”返回大陆,所以香港政府没有他离境记录。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