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

警方反毒组宣布逮捕15人涉嫌炒卖壹传媒股票

香港壹传媒
香港壹传媒 © 网络

香港人炒卖股票无日无之,但原来炒卖被北京视为反中乱港媒体的壹传媒股票,也属违法,更奇怪的是出手抓人和高调召开记者会的不是证监会或警方相关部门,而是毒品调查科,尽管这个部门下也有一个财富调查组。

广告

警方上月出动200人浩浩荡荡进入苹果日报母公司壹传媒大楼,进行高调搜查并带走部分高层,同日又在不同地点拘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和他的儿子。但事后壹传媒股价不跌反升,苹果日报在翌日更告售罄,之后多日广告版面“爆满”,反映不少人以行动支持备受打压的壹传媒。

但根据警方的说法,壹传媒的股价一度急升,原来是因为有人刻意炒作所致。

警方毒品调查科10日召开记者会宣布,15人涉及炒卖壹传媒股票而被拘捕,他们分别被控“串谋诈骗”及“处理已知道或相信为代表从可公诉罪行的得益的财产”(俗称“洗黑钱”)。不过苹果日报引述有“廉署克星”之称的律师林炳昌表示,警方的行为相信是出于政治考虑,目的是威吓有意购入壹传媒股票的投资者;立场属于民主派的任建峰律师亦怀疑警方的动机,因初步调查阶段便高调公布,或阻碍查案进度。

毒品调查科总警司钟咏敏在记者会上表示,8月10日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多名高层被捕后,壹传媒股票交投极不寻常,警方调查后发现,有14名男子及一名女子以手机WhatsApp作沟通工具,涉操控股价共获利3870万元(港币,下同)。行动共捡获14部电脑、19部手提电话及一批银行文件,并冻结相关股票及银行户口约3300万元。被捕人士中,最年轻仅22岁,最年长为53岁。

毒品调查科财富调查组警司邹祥有表示,警方基于多个怀疑展开行动,指被捕者互相认识及有联系,股票组合近乎一样,共通点是同一时间以同样价位,买入或沽出壹传媒股票,成交量介乎十几万至数百万股不等,形容他们在股价低位时作出“高频交易”,三日间总共执行1.32万次交易,牵涉近16.9亿股,占期内交投量23.8%,以营造该股交投活跃及股价不断上升现象,然后派货,令接货的投资者蒙受损失,又认为涉案人士资金与他们的职业不匹配。邹指调查仍在较早阶段,涉案人士背后或有操纵者,故会继续调查资金来源去向,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警方并声称,有一名长者蚀过百万元向警方作出投诉,因而展开调查。

多名记者追问事件,尤其证监会有何角色成为关注。钟咏敏初时指与不同监管机构互不干预,“不会知道大家做的事”,不知道证监会有没有就事件展开调查。惟后来苹果日报记者指财富调查组有与证监会签订协议设沟通机制,追问警方采取行动前有否与证监会作沟通,钟改口称财富调查组与证监会的内部通讯或联络,“这方面我不方便讲”,并声称外界觉得事件针对壹传媒,但警方并非针对壹传媒,而是针对利用壹传媒去骗人、令股民有损失的人。

然而,警方的行动引起多个界别不同质疑。律师林炳昌告诉苹果日报,按警察通例,警方有权以串谋诈骗及洗黑钱名义拘捕他们怀疑的人士,但港府设立不同执法机构,原意就是各司其职,证监会在证券相关的调查权力能覆盖较多范围,如需警方协助会展开联合行动。林续指,今次警方单方面出手是合法,但不合理及不合规则,与以前河水不犯井水有别,认为行动明显和政治有关。

警方不按常理代证监会调查涉嫌造市,另一律师任建峰则质疑警方今次调查策略,因调查初期便高调公布案件,或阻碍查案进度,而且若由证监会调查或更合适,“被捕者有权利保持缄默同请律师,但证监系有权叫任何人会面,所有被会面者都没有权保持缄默要答问题”。虽然被会面者可有权请将有关口供不作呈堂证供,但至少证监可交由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作民事索偿,或再交由警方作进一步调查。他续称,“但现在已经通天,打草惊蛇,答你问题都会审慎回答。”

香港程式交易研究中心董事欧阳一心指出,正常投资者不具备进行高频交易的条件,因一般仅大型投行有足够资源,租借邻近港交所的地点置放伺服器等,及购买网速以纳秒衡量的网络服务,而家用的网络只达微秒。投资者学会主席谭绍兴认为,操纵股价案件中,要证明涉事人士买卖动机是是为了造市非常困难,一班人在WhatsApp群组约定频密买入,其动机可能是为了抢货,而不是为了制造交投活跃假象。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