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政治

面對北京怎麼辦?美民主黨人推出全面對華戰略性法案

美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和參議院外委會副主席梅嫩德斯
美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和參議院外委會副主席梅嫩德斯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18 分鐘

美國國會參議院民主黨人9月17日推出了到目前為止最為全面的對華政策戰略性法案,既《美國領導法案》(The America LEADS Act ),以面對來自中國的挑戰和競爭。該法案包括將在十年內投資超過3500億美元,以建設美國的工業能力來應對北京的挑戰等一系列內容。

廣告

這一法案由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 Chuck Schumer)和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副主席梅嫩德斯(Bob Menendez)領銜,其得到了包括他們2人在內的11名民主黨重要參議員支持。據悉,《美國領導法案》由四個指導性支柱是:(1)投資於美國的競爭力;(2)支持美國的聯盟和合作夥伴;(3)恢復和推進以價值觀為中心的外交政策;(4)確保中國為掠奪行為付出代價。

《美國領導法案》事實上是領導一詞(Leads)所包含五個不同詞語和政策方向的縮寫。其每個字母分別代表英語中勞工、經濟競爭力,聯盟、民主與安全的詞彙。因此該法案的全稱也是《美國勞工、經濟競爭力、聯盟、民主與安全法案》合稱《美國領導法案》。其是參議院民主黨人提出的新的美中政策方案。

參議員民主黨人通過聲明表示,“作為迄今為止最為全面的中國法案,《美國領導法案》旨在認識到只有在國內經濟蓬勃發展的情況下,我們才能真正地與中國在海外競爭。”其目的是力圖增強美國的製造業和基礎設施能力,以使美方脫離對中國經濟的依賴,並提高美國公司的競爭力。

聲明寫道,“這項法案為重建美國經濟提供了重大的新投資,並為我們的工人、企業家、研究人員和製造商提供了與中國競爭並在二十一世紀取得成功所需要的技能和支持。該法案包括超過3500億美元的新投資,以用於同步和動員美國國家力量的各個方面。”聲明指,“這一方法的基礎是使更廣泛的印太戰略(能得到)‘正確’的實施,以我們的聯盟和夥伴關係為中心,受美國長期以來價值觀的鼓舞,並在特朗普總統將近四年地摧毀之後,在路線調整的需求下進行。”

舒默稱,“必須採取大膽的積極行動,以應對中國目前對我們的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構成的明顯威脅。”他表示,“美國不能繼續對我們的工人、製造社區、科學、技術研發和貿易執行上投資不足,或者讓出我們在國際社會中的領導地位,並期望以此來面對這一威脅。”他續稱,“《美國領導法案》抵抗中國共產黨的掠奪性貿易做法和侵略性軍事行為,重振我們的(外交)聯盟,並通過對我們的工人、企業家和製造商進行必要的投資來扭轉局面。”

據悉,民主黨參議員們在當天的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所舉行的,“在印太和其他地區推進美國參與和抵制中國”聽證會之際宣布了這一法案。這項法案着重於加強美國在科學和技術方面的研究與開發,並計畫在四年內為此撥款3000億美元。與此同時,該計畫還提出在美國半導體產業中再投資約160億美元,以幫助美方在這一領域保持相較於北京的優勢。其內容還包括要求總統向國會提交一項計畫,以使用《國防生產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來提高對半導體器件的美國生產能力,並要求在國內採購這些產品。

該法案還旨在打破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上的束縛,並要求美國國防部從國內和“友好國家”來置辦一些產品,而不是從中國。《紐約時報》的報導指,民主黨人試圖將他們提出的對華戰略描繪成一種對固有的支持工人政策的繼承。法案特別提到獲得來自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的認可。這些民主黨參議員們力圖將該法案塑造成,與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形成鮮明對比。

梅嫩德斯表示,“我們委員會中的很多人擔心,特朗普政府應對新的中國戰略和政策仍遠遠不能回應這一挑戰的嚴峻性。”他說,“中國在政治、外交、軍事、經濟,甚至文化等各個方面都對我們構成挑戰,並為全球治理提供了一種具有替代性且令人深感不安的模型。”梅嫩德斯續指,“特朗普總統的政策不但沒有解決這些挑戰,反而為北京在重塑國際機構和建立傳播其威權制度影響力的全球規則和規範的努力鋪開了紅地毯。”

梅嫩德斯提出,“鑒於特朗普對中國採取的完全是咆哮和戰術,缺乏戰略的方式所帶來的缺點,我很榮幸能與我的同事一起介紹這項重要的法案,以提供另一種前進的道路。”他說,“ 《美國領導法案》將作為一個起點,幫助我們的國家擺脫這一歷史的黑暗篇章,真正應對中國對國家和經濟安全構成的挑戰,並再次從一個強大和崇敬我們最高價值的位置領導下去”。

報導指,民主黨人提出的這一法案將在4年內為印太地區提供1.25億美元的軍事開支。此前,美國軍方曾於今年4月呼籲國會批准在2021至2026年之間再撥款201億美元,以增強對北京的威懾力。這則表明軍方人士預計緊張局勢將會加劇。 一位民主黨議員助手稱,擬議的1.25億美元旨在確保會有額外的資金來加強印太地區的聯盟、夥伴關係和態勢。

當天出席聽證會並參加作證的,美國國務院負責歐洲與歐亞事務的代理助理國務卿里克(Philip Reeker)還表示,“中國並不一定要在歐洲尋找新的盟友,他們更喜歡附庸國而不是夥伴。但是,中方確實想在美國和我們的歐洲盟友之間打下一個楔子。”此外,該法案尋求懲罰北京對維吾爾等穆斯林少數民族進行的侵犯人權行為。

報導指,相關的立場也得到了兩黨議員的支持,以敦促特朗普就這一問題進一步採取措施。參院民主黨人提出的這一法案還要求總統、商務部長和財政部長提交報告,以鑒別在明知的情況下於中國從事或協助強迫勞動的個人,並對他們實施制裁,以藉此打擊對新疆地區維吾爾人的迫害。法案亦提出授予維吾爾和其他在新疆受到迫害的穆斯林少數民族,以及受到迫害威脅的香港居民美國難民身份。

報導稱,該法案概述的多項措施反映了已經獲得參議院內兩黨支持的努力。例如,參眾兩院的兩黨議員曾於今年夏天共同對在未來五到十年內向美國半導體產業投資數百億美元的法案表示支持。另一個同期受到兩黨和兩院支持的提議提出給予受迫害的香港人難民身份。不過,民主黨人推出的這一最新法案還凸顯了與使用美國軟實力有關的新穎舉措。其中包括為國務院的一項計畫提供資金支持,以“支持和培訓新聞工作者掌握必要的調查技巧,來確保中國在海外的影響力運動負起公眾責任。”

另一邊,共和黨人也正在重新思考他們數十年來所主張的反對美國政府直接干預經濟和貿易發展的主張。以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為例,他就認為,市場產生的效率有時並不一定有利於美國。過去一年來,他一直堅稱,為了應對中國威脅,美國需要確定未來二、三十年對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產業,並刺激對它們的投資。他將其稱之為“21世紀支持美國產業政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