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美国/社会/政治

特朗普富豪传说被起底遭受重击 华邮、纽时党同伐异 吃相难看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 © 网络照片
作者: 弗林
20 分钟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距今仅剩不到36天的时间,两党候选人之间第一场的辩论较量也将于周二晚,在以往大选最为重要的摇摆州之一,中西部的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举行。此前,被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在辩论方面略占优势的特朗普总统却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内,接连遭到了其口中“人民公敌”领军代表的突然打击;前有《华盛顿邮报》再次向世人揭示其家族恩怨,《纽约时报》则更是独家爆料指,依照该报获得过去近20年来特朗普及其下属数百家公司的纳税申报文件来看,这名一直以来到处自夸身价亿万的美国总统事实上或并不那么成功,也不那么有钱,至少他是如此告诉美国政府中令人惹不起的国税局的(IRS)。

广告

现已公开支持拜登出任下任美国总统的《华盛顿邮报》27日报导指,1990年因投资不慎而面对财务危机的特朗普如何被指在老夫年事已高之际,“连哄带骗”地使他修改了遗嘱,将本应分给其兄弟姐妹的巨额遗产纳入囊中,以此来填补经济窟窿。报道还包括了多则特朗普侄女玛丽(Mary Trump)对她的姑姑、退休联邦法官玛丽安·特朗普·巴里(Maryanne Trump Barry)的采访录音。在多段去年1月的录音中,巴里指当时他们的父亲已经患有老年失智症,弟弟特朗普则在这种情况下让其改变了遗嘱获得了成功地产商父亲名下的大部分财产。事实上,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活跃于美国媒体的特朗普,一直以他是一名来自纽约的地产巨富的形象示人。

特朗普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因为投资大西洋城泰姬陵赌场等项目上投资管理不慎,造成其几度濒临破产,这些故事也被美国人熟知。其爱女伊万卡早年也一度在采访中公开讲述过,特朗普在事业低谷时一度告诉年仅9、10岁的她,一个坐在第五大道特朗普大厦门口的乞丐都比他多有着80亿美元的故事。但随着2004年电视真人秀《学徒》节目的播出,特朗普时来运转,并再次开始以商界偶像和地产巨鳄的形象回到了美国民众的眼前。正因如此,作为近乎政治素人的他在2016年参见美国总统大选时,可以肆无忌惮地攻击对手希拉里是华盛顿“污水式”建制派腐败的典范。特朗普面对选民不断强调自己是巨富,坚持是其本人自我资助参选。那么事实上,特朗普真的如他自我推销的那样,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吗?显然,如果依照纽时的报导来看,答案近乎可以说是否定的。

长期以来,特朗普本人都拒绝公开其个人的纳税信息,屡次以正在接受国税局审查为由拒绝公开他的个人经济情况。这也使他成为了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第一位拒绝公开个人基本财务情况的美国总统。纽时报导称,截至2017财年的过去18个年头中,特朗普有11年没有缴纳过纳联邦个人所得税,除此之外,他在当选总统的2016年和上任总统的第一年,每年仅缴纳了750美元的税款。这一消息也立即引来了其对手拜登竞选团队的注意和攻击。拜登团队周一凌晨就登出了一则短视频,并指不用说是亿万富翁或百万富翁,一名普通的教师在美国一年就要缴税约7239美元,一名消防队员要缴5283美元,一名护士要缴税10216美元。而特朗普在担任总统后的头年却仅缴了750美元的联邦个人所得税。

与此同时,特朗普和他的公司2017年在其他国家则缴纳了更多的税,包括在巴拿马缴纳了约1.56万美元,在印度缴纳了约14.5万美元,在菲律宾缴纳了约15.7万美元。不过,这些税款的总数目与特朗普的收入相比依然微不足道。在2000年至2017年间,他的联邦所得税总额仅为每年平均140万美元,与其收入不成比例。在调查特朗普集团的税务记录后,该报分析称,特朗普的商业活动中有“一个奇怪的模式”:2010年至2018年间,特朗普在他几乎所有项目的业务支出中,把大约2600万美元的“咨询费”勾销了,而这些费用通常占他收入的五分之一。这则是因为在美国,雇主可以将咨询费作为业务费用扣除,这也可以避免与工资相关的预扣税。

但依照美国国税局的规定,这种咨询安排必须是企业经营中“正常且必要的”部分,费用还要合理,并基于市场标准,不过,接受这些费用的人仍然需要缴纳所得税。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没有迹象表明国税局对特朗普扣除数百万美元咨询费的做法提出了质疑。但这被指是他将资产转移给子女的一种方式,因为通过这种方式无需缴纳赠予税。除咨询费外,他还被指“通过可疑的措施”减少了自己上交的税款,其中一项操作是高达7290万美元的退税。不过,美国国税局正在为这笔巨额退税和特朗普进行司法斗争。该报分析称,特朗普“每年缴纳的所得税总额比超级富豪的平均税额少了大约4亿美元”。报道还提到,特朗普的商业帝国从报税来看基本上处于亏损状态,其主要经营项目那么每年亏损数百万美元,有时更是亏损数千万美元一年。资料显示,特朗普的收入长期以来一直靠参加《学徒》节目的所得支撑。

不过,随着节目地不断播出,《学徒》节目所得以及其他来自特许协议的收入在近年来日益减少,而一笔笔贷款却即将到期,使得特朗普的“财务状况越来越紧张”。据悉,他个人承担了至少总计4.21亿美元的贷款和债务,其中大部分将在四年内到期。其中,大部分债务来自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一家高尔夫度假村和一家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酒店。而在当天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则否认了纽时的这一报道,称之为“完全的假新闻”。特朗普还坚称,过去缴纳了“很多”的联邦和州一级的所得税,但拒绝回答具体税款数目。

对此,美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领袖佩洛西28日在接受微软全国广播公司节目(MSNBC)时评价指,有关特朗普债务的报道引发她对美国国家安全问题的顾虑。她认为,放开美国总统候选人不谈,如若是被任命的联邦官员如有巨额债务这些把柄被人攥在手上,其将很难得到提名。像特朗普在报道中出现的个人巨额债务问题,她指出美国公众应该知道特朗普到底是欠谁人的钱。她说,“债主是谁?来自什么国家?他们握有他的什么把柄?”佩洛西强调,在她看来这是一个涉及到美国国家安全的问题。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特朗普因隐瞒个人税务情况而遭到攻击,在16年的大选中,希拉里在辩论时就批评他故意遮掩税单,常年不缴个税,当时特朗普则回答称,不缴个税是因为他聪明。不知今年尚未决定投票的美国选民,甚至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得知其当选后仍仅缴了750美金一年的联邦个税,再看看自己的税单会做何感想。此外,特朗普若真的是因为常年生意经营不善导致无需缴纳巨额个税,但如若他在相应的银行贷款中向银行提供的是与国税局不同的财务资料,其还可能会面对银行欺诈的指控。正如上文所提到,特朗普在过去4年多来与加速左转的美国主流媒体之间糟糕的关系,也使他现今在如此关键时刻个人形象受到重击。

像《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这样追着特朗普不放的新闻调查其本身固然无可厚非,但主动且公开进行政党候选人站队和编辑定调的选择性及针对性同样令人质疑,例如在拜登儿子亨特·拜登与中国和乌克兰的相关商业不当指控问题上的不作为,同样令人质疑这些自由媒体的典范是否在个人恩怨和利益集团的驱动下,自愿成为了美国政治中某一个党的专属打手,而不再是试图坐中调查和平衡的第四公权力。如此情形若继续下去,对美国的民主结构和媒体本身的价值也会造成重大和难以化解的麻烦。不过,尽管情况如此不利,特朗普是否能在接下来与拜登的辩论中为自己扳回一城,纽时威胁的系列报道内容还有怎样的猛料都令人拭目以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