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特朗普富豪傳說被起底遭受重擊 華郵、紐時黨同伐異 吃相難看

音頻 06:03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26 分鐘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距今僅剩不到36天的時間,兩黨候選人之間第一場的辯論較量也將於周二晚,在以往大選最為重要的搖擺州之一,中西部的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舉行。此前,被不少分析人士認為,在辯論方面略佔優勢的特朗普總統卻在剛剛過去的周末內,接連遭到了其口中“人民公敵”領軍代表的突然打擊;前有《華盛頓郵報》再次向世人揭示其家族恩怨,《紐約時報》則更是獨家爆料指,依照該報獲得過去近20年來特朗普及其下屬數百家公司的納稅申報文件來看,這名一直以來到處自誇身價億萬的美國總統事實上或並不那麼成功,也不那麼有錢,至少他是如此告訴美國政府中令人惹不起的國稅局的(IRS)。

廣告

現已公開支持拜登出任下任美國總統的《華盛頓郵報》27日報導指,1990年因投資不慎而面對財務危機的特朗普如何被指在老夫年事已高之際,“連哄帶騙”地使他修改了遺囑,將本應分給其兄弟姐妹的巨額遺產納入囊中,以此來填補經濟窟窿。報道還包括了多則特朗普侄女瑪麗(Mary Trump)對她的姑姑、退休聯邦法官瑪麗安·特朗普·巴里(Maryanne Trump Barry)的採訪錄音。在多段去年1月的錄音中,巴里指當時他們的父親已經患有老年失智症,弟弟特朗普則在這種情況下讓其改變了遺囑獲得了成功地產商父親名下的大部分財產。事實上,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活躍於美國媒體的特朗普,一直以他是一名來自紐約的地產巨富的形象示人。

特朗普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因為投資大西洋城泰姬陵賭場等項目上投資管理不慎,造成其幾度瀕臨破產,這些故事也被美國人熟知。其愛女伊萬卡早年也一度在採訪中公開講述過,特朗普在事業低谷時一度告訴年僅9、10歲的她,一個坐在第五大道特朗普大廈門口的乞丐都比他多有着80億美元的故事。但隨着2004年電視真人秀《學徒》節目的播出,特朗普時來運轉,並再次開始以商界偶像和地產巨鱷的形象回到了美國民眾的眼前。正因如此,作為近乎政治素人的他在2016年參見美國總統大選時,可以肆無忌憚地攻擊對手希拉里是華盛頓“污水式”建制派腐敗的典範。特朗普面對選民不斷強調自己是巨富,堅持是其本人自我資助參選。那麼事實上,特朗普真的如他自我推銷的那樣,是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嗎?顯然,如果依照紐時的報導來看,答案近乎可以說是否定的。

長期以來,特朗普本人都拒絕公開其個人的納稅信息,屢次以正在接受國稅局審查為由拒絕公開他的個人經濟情況。這也使他成為了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第一位拒絕公開個人基本財務情況的美國總統。紐時報導稱,截至2017財年的過去18個年頭中,特朗普有11年沒有繳納過納聯邦個人所得稅,除此之外,他在當選總統的2016年和上任總統的第一年,每年僅繳納了750美元的稅款。這一消息也立即引來了其對手拜登競選團隊的注意和攻擊。拜登團隊周一凌晨就登出了一則短視頻,並指不用說是億萬富翁或百萬富翁,一名普通的教師在美國一年就要繳稅約7239美元,一名消防隊員要繳5283美元,一名護士要繳稅10216美元。而特朗普在擔任總統後的頭年卻僅繳了750美元的聯邦個人所得稅。

與此同時,特朗普和他的公司2017年在其他國家則繳納了更多的稅,包括在巴拿馬繳納了約1.56萬美元,在印度繳納了約14.5萬美元,在菲律賓繳納了約15.7萬美元。不過,這些稅款的總數目與特朗普的收入相比依然微不足道。在2000年至2017年間,他的聯邦所得稅總額僅為每年平均140萬美元,與其收入不成比例。在調查特朗普集團的稅務記錄後,該報分析稱,特朗普的商業活動中有“一個奇怪的模式”:2010年至2018年間,特朗普在他幾乎所有項目的業務支出中,把大約2600萬美元的“諮詢費”勾銷了,而這些費用通常占他收入的五分之一。這則是因為在美國,僱主可以將諮詢費作為業務費用扣除,這也可以避免與工資相關的預扣稅。

但依照美國國稅局的規定,這種諮詢安排必須是企業經營中“正常且必要的”部分,費用還要合理,並基於市場標準,不過,接受這些費用的人仍然需要繳納所得稅。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沒有跡象表明國稅局對特朗普扣除數百萬美元諮詢費的做法提出了質疑。但這被指是他將資產轉移給子女的一種方式,因為通過這種方式無需繳納贈予稅。除諮詢費外,他還被指“通過可疑的措施”減少了自己上交的稅款,其中一項操作是高達7290萬美元的退稅。不過,美國國稅局正在為這筆巨額退稅和特朗普進行司法鬥爭。該報分析稱,特朗普“每年繳納的所得稅總額比超級富豪的平均稅額少了大約4億美元”。報道還提到,特朗普的商業帝國從報稅來看基本上處於虧損狀態,其主要經營項目那麼每年虧損數百萬美元,有時更是虧損數千萬美元一年。資料顯示,特朗普的收入長期以來一直靠參加《學徒》節目的所得支撐。

不過,隨着節目地不斷播出,《學徒》節目所得以及其他來自特許協議的收入在近年來日益減少,而一筆筆貸款卻即將到期,使得特朗普的“財務狀況越來越緊張”。據悉,他個人承擔了至少總計4.21億美元的貸款和債務,其中大部分將在四年內到期。其中,大部分債務來自位於佛羅里達州的一家高爾夫度假村和一家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酒店。而在當天的白宮記者會上,特朗普則否認了紐時的這一報道,稱之為“完全的假新聞”。特朗普還堅稱,過去繳納了“很多”的聯邦和州一級的所得稅,但拒絕回答具體稅款數目。

對此,美國會眾議院議長,民主黨領袖佩洛西28日在接受微軟全國廣播公司節目(MSNBC)時評價指,有關特朗普債務的報道引發她對美國國家安全問題的顧慮。她認為,放開美國總統候選人不談,如若是被任命的聯邦官員如有巨額債務這些把柄被人攥在手上,其將很難得到提名。像特朗普在報道中出現的個人巨額債務問題,她指出美國公眾應該知道特朗普到底是欠誰人的錢。她說,“債主是誰?來自什麼國家?他們握有他的什麼把柄?”佩洛西強調,在她看來這是一個涉及到美國國家安全的問題。

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特朗普因隱瞞個人稅務情況而遭到攻擊,在16年的大選中,希拉里在辯論時就批評他故意遮掩稅單,常年不繳個稅,當時特朗普則回答稱,不繳個稅是因為他聰明。不知今年尚未決定投票的美國選民,甚至特朗普的支持者在得知其當選後仍僅繳了750美金一年的聯邦個稅,再看看自己的稅單會做何感想。此外,特朗普若真的是因為常年生意經營不善導致無需繳納巨額個稅,但如若他在相應的銀行貸款中向銀行提供的是與國稅局不同的財務資料,其還可能會面對銀行欺詐的指控。正如上文所提到,特朗普在過去4年多來與加速左轉的美國主流媒體之間糟糕的關係,也使他現今在如此關鍵時刻個人形象受到重擊。

像《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這樣追着特朗普不放的新聞調查其本身固然無可厚非,但主動且公開進行政黨候選人站隊和編輯定調的選擇性及針對性同樣令人質疑,例如在拜登兒子亨特·拜登與中國和烏克蘭的相關商業不當指控問題上的不作為,同樣令人質疑這些自由媒體的典範是否在個人恩怨和利益集團的驅動下,自願成為了美國政治中某一個黨的專屬打手,而不再是試圖坐中調查和平衡的第四公權力。如此情形若繼續下去,對美國的民主結構和媒體本身的價值也會造成重大和難以化解的麻煩。不過,儘管情況如此不利,特朗普是否能在接下來與拜登的辯論中為自己扳回一城,紐時威脅的系列報道內容還有怎樣的猛料都令人拭目以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