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2020大选是“新” “旧”美国之争?

音频 13:24
Donald Trump e Joe Biden se enfrentam cara a cara no primeiro dos três debates presidenciais programados até as eleições de 3 de novembro.
Donald Trump e Joe Biden se enfrentam cara a cara no primeiro dos três debates presidenciais programados até as eleições de 3 de novembro. AP

2020美国总统竞选高潮迭起,在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时,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10月2号通过社交网张推特公布了自己和夫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爆炸性新闻,被称为选举年的首个个“十月惊奇”,这个消息一出立刻打乱了大选最后的冲刺节奏,让选举结果更加扑簌迷离。除了总统副总统外,今年美国选民还要通过选票更换所有的435众议员和33名参议员,不言而喻,共和民主两党都卯足了劲争取,使出各种招数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双方的基本盘外,中间摇摆选民的作用越发重要。今年的美国大选决定着今后至少四年的政治和社会基本走向,也关系到全世界的地缘政治前途。

广告

在本次节目中,请到的嘉宾是李向阳先生,他旅居美国超过三十年,目前居住在加州,职业是电脑工程师,长期对特殊的美国大选制度进行关注研究。

法广:特朗普在大选前一个月因染疫入院治疗,这种突发情况历史上是否有先例 ?

李向阳:据我所知没有,因为现在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么近的时间发生候选人生病入院治疗的事情好像还没有。大选前半年前或一年候选人有些小病的情况倒有过。比如上次2016年的大选前,希拉里的例子可能跟这次有些接近,但新冠肺炎可能还是比希拉里的普通肺炎严重些,所以这可能是一个史无前例的突发事件。

法广:这算是第一个“十月惊奇”吧?

李向阳:是的,我感觉今年的选举发展非常快。十天前还在追特朗普的税收问题,大家都已经感觉非常惊讶,而现在又爆发出他感染新冠病毒这么大的事情!好像一切都在加速中。

法广:特朗普已入院治疗,他的竞选活动也似乎被迫终止了,而他的对手拜登继续为选举造势。如果特朗普不能继续竞选的话,宪法是否有B方案?

李向阳:宪法上不会写这么细,如果我们从法律字面意义上看的话,现在一切都不能变了,总统和副总统的提名已经板上钉钉。(共和党)就是特朗普和彭斯。有些州的选票已经寄出,甚至邮寄投票程序都开始了。所以候选人不能再改变了。但是,如果特朗普不幸出了事,11月3号以后产生出来的选举人就可以把总统票投给彭斯。

法广:美国总统选举是一人一票,但同时又是间接选举,最后要由各州选举人团决定,得到超过半数选举人票(即获得270票)的总统候选人获胜,这也会导致上次选举中希拉里的总选票数大超特朗普却败选的现象。请介绍一些美国这种特殊的选举人制。

李向阳:这是美国宪法规定的制度。美国宪法是18世纪末,1789年通过的。选举团的概念是延续了神圣罗马帝国选举皇帝时采用的选举团的概念。具体到美国,就是每个州要推举选举人,当时美国有十三个州,每个州要推选的选举人数是该州的联邦众议员人数加二,二代表每个州都有两名联邦参议员,联邦众议员的人数是按照人口比例而定。开始是由州议会推举,普通选民并不参与总统选举,后来经过一百多年的演变,每个州都 变成由选民来投票给选举人。具体方式是,如果选民投票给某个总统首选人,就在这个人的名字下打勾,州议会会根据选票多少来分配选举人,如果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在这个州是超过支持拜登的,那么这个州的州议会会分配给特朗普,有48个州都采取赢者通吃,只要支持特朗普的选票比支持拜登的多一票,那么所有选举人票都归特朗普。如果拜登在加州获得的选票更多,那么加州55张选举人票都归拜登。另外还有两个小的州,不采取赢者通吃的方式,但它们只有4、5票。

(编者注:在选举举行后, 选举人团会在2020年12月14日正式投票并确定选举结果。)

法广:我们知道美国今年选举除了选出总统副总统外,也要改选所有的435席众议院议员和33名(三分之一)参议院议员来产生117届美国国会。这些选举都是同时进行的吗?

李向阳:是的,是同时进行,在同一张选票上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选项,有总统的,众议院,参议院,还有每个州级,地区的选举,甚至每个城市的市长选举等等都在同一张选票上。

法广:各种参选人都在做自己的造势竞选活动吗?

李向阳:我自己比较关心总统选举,而我的确没有看到其他级别的竞选造势活动。我居住的加州今年没有参议院的选举,因为我们知道参议院任期六年,所以每次都只有三分之一的席次面临换届选举。但我也没有看到我们这个选区的联邦众议员的选举造势活动。反而看到有关市级的选举,有些家庭会在院子里插些他们希望选出的市长的广告牌等,我看到的只是这些情况。

法广:今年的选举战中,两党因为邮寄选票的问题产生了诸多攻防争议。邮寄投票也是美国很特别的选举方式,有些州的选民可以在选举造势活动尚未结束前就能通过邮寄投票,而有些地区则是在11月3号这天投票,为什么?

李向阳:这就和美国的联邦制有关了,因为美国州的选举方式各不相同,有些州,比如加州,犹他州等很多州都允许邮寄投票,而有些州不允许。允许邮寄投票的州的选民可以提前把选票基寄出,但开票就一定要等到11月3号。

就我个人来讲,我已经习惯这种方式,过去四次总统大选的投票都是通过邮寄来进行的。

法广:最后一个月的选举竞争非常激烈,还有三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一次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两方也都通过各种竞选造势活动来吸引选民,尤其是摇摆州的选民。这些活动对那些已经提前寄出选票的选民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

李向阳:根据一些报道和民调来看,今年这次选举到现在这个时候,中间选民已经很少了,大概5%左右,大部分人都已经决定了要选谁了。

法广:我们也看到今年民主党党内初选非常激烈,而共和党内的特朗普和彭斯的候选人资格几乎没有其他人进行挑战,这种现象正常吗?

李向阳:这是常态,也就是说寻求连任的一方——现任总统一般不会受到党内的挑战,如果受到挑战,连任就会岌岌可危。历史上也有寻求连任的总统:包括福特,卡特,老布什在寻求连任时都曾受到党内的严重挑战,因此都未能成功连任。而不占据白宫的这一方的党内初选是开放式的,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机会,很多人都想来试试。比如,2016年的时候,共和党候选人就有很多,这和今年的民主党情势很相似。也就是说,已经占据白宫的这个党一般会让现任总统继续干下去。

法广:美国宪法规定三权分立,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制约制衡,美国总统权力很大,但受到两院制约,可是同时总统又能提名司法机构的法官和司法部长,副总统同时也是参议院的议长,这是一种相互制约但同时又有各种连接的复杂关系?

李向阳:美国总统权利非常大,他是三军统帅,也是美国联邦机关首脑,他有权提名很多机构的领导人,包括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内阁成员,联储局主席等人都要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质询通过。如果参众两院都在反对党手里,对总统的权利有所制约。目前的情况是,参议院在执政党共和党手里,众议院在在野党民主党手里,很多总统的提名只需要经过参议院,所以现在总统提名任命大法官和政府机关首脑的权力就很大,因为参议院多数是支持他的。

法广:就您对美国30年来的总统大选趋势看,美国社会和政治发生了哪些变化?

李向阳:我认为引起变化的重要因素是人口构成。也就是说,人口构成变化导致了美国社会的变化。 美国人经常说,一个国家人口构成走向会导致国家的走向。我到美国后30年间,看到的是美国从之前的那个非常明确由白人主导的社会,到现在这种主导性已经逐渐褪色,正在进入多族裔融合来主导社会的关键点上。所以,美国最近两次大选隐藏的真正主题,我认为是族裔问题。特朗普代表的是“旧”美国,也就是白人主导的美国,另外一方接受多元,接受不再由一个族裔主导的美国。简单讲,就是“新”美国和“旧”美国之间的争斗。

另外一个角度就是经济全球化,这对美国的影响也很大,造成了很多“赢家”和“输家”。“失败者”就是因为美国的产业链都转移到第三世界国家后,而造成一批蓝领工人的失落感,他们比较倾向于支持共和党。在全球化过程中收益的是从事高科技,软件设计等领域的人士,这些人更倾向于支持民主党。从年纪层面上看,越年轻的人就越倾向于民主党。

从特朗普对决拜登的局势看,特朗普代表的是“旧”美国,这一点并不奇怪。

为什么为何会推出拜登?实际上在民主党初选的前期,其他的几位候选人实际上更有政治能量,但到了南卡罗莱纳州的时候,那里的非洲裔选民发声说,他们只要拜登,因为他是奥巴马的战友,因此是他们信得过的人。实际上,拜登代表的是奥巴马时代的回归,而特朗普代表的回归到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美国的辉煌时期。

我认为拜登之后会有一批人涌现出来,拜登只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过渡性人物。

法广:如果11月3号点票结果出来后有争议,将如何处理?

李向阳:那要看是什么争议。最近一次争议发生在2000年,在佛洛里达州双方的差距在千分之一以下,因此就如何重新计票产生争议,双方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裁定不需要重新计票,还是按第一次计票结果,就是把这个州的选票全部给了小布什,因此小布什当选。今年的投票后会产生什么争议很难预测。但如果拜登以很大优势胜出,就不会有争议,如果优势比较小,双方比较接近可能就会有争议。

感谢李向阳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